名著名译·外国文学经典:在人间
  • 名著名译·外国文学经典:在人间
  • 名著名译·外国文学经典:在人间
  • 名著名译·外国文学经典:在人间

名著名译·外国文学经典:在人间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9.60 送积分 : 0
 加入购物车
 收藏商品

送至: 91789 有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 2016-06-01 品牌属地 : 中国 出版社 : 河南文艺出版社 ISBN : 9787555903383 译者 : 李辉凡 版次 : 1 印刷时间 : 2016-06-01 包装 : 平装 著者 : [苏]高尔基 用纸 : 轻型纸
编辑推荐

●i主编:著名的外国文学学者柳鸣九先生主持

●著名的译者:如几个主要语种的翻译者——罗新璋“傅译传人”法语著名翻译家;杨武能“文学翻译家中的思想者”对德国大文豪歌德的译介和研究贡献特别突出;高勤慧“日本文学研究会掌门”川端康成、芥川龙之介等作家出色的译者与研究者;全套书汇集中国翻译家。

●一流的版本:国内首套全新译本修订,高端品质,带给您**的阅读体验。

●精致的设计:“用设计思考书”,蝉联三届“中国zui美图书设计奖”的设计师刘运来亲自操刀,精美的装帧设计,典丽大气,气度不凡。

●《在人间》是高尔基自传体小说三部曲中的第二部。通过一个渐渐长大的孩子的眼光来观察和了解他周围的世界,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倔强、富有同情心和不断追求理想的青少年在成长期所遇到的种种问题、所经受的各种心理考验,对于读者来说无比亲切感人,是一部不可错过的成长必读书。

内容简介

《在人间》是高尔基自传体小说三部曲中的第二部。这部世界著名的自传体小说,通过一个渐渐长大的孩子的眼光来观察和了解他周围的世界,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倔强、富有同情心和不断追求理想的青少年在成长期所遇到的种种问题、所经受的各种心理考验,对于读者来说无比亲切感人,是一部不可错过的成长必读书。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高尔基(1868—1936)苏联作家。1899年起先后写出长篇小说《福玛高尔杰耶夫》《三人》,剧本《小市民》等,刻画资产阶级、小市民和城市贫民的形象。还写有自传体三部曲《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反映资产阶级家庭三代历史的长篇小说《阿尔达莫诺夫家的事业》等。


译者简介

李辉凡,1933年生,广东兴宁人。哈尔滨外国语学院研究生毕业,在苏联科学院进修多年,历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研究室主任、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著作有《苏联文学史》《20世纪俄罗斯文学史》《20世纪初俄苏文学思潮》《文学人学》《俄国“白银时代”文学概观》等。主要译著有托尔斯泰的《复活》,冈察洛夫的《奥勃洛莫夫》,契诃夫的《契诃夫短篇小说选》,高尔基的《童年》,巴赫金的《文艺学中的形式主义》等。

精彩书摘

我来到人间,在城里大街上一家“时尚鞋店”做学徒。

我的老板是一个小胖子,他有一张棕褐色的粗糙的脸,一口绿色的牙齿,一双污浊的水泡眼睛。我觉得他是个瞎子。为了证实这一点,我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别做怪相。”他小声而严厉地说。

那双污浊的眼睛看着我,我感到很难受。我不相信他的眼睛能看见,也许老板只是猜想我在做鬼脸吧。

“我说过了,你别做怪相。”他再次小声地说,厚厚的嘴唇几乎没有动一动。

“你别挠手。”他小声地干巴巴地对我说,“你是在城里主街上第一流的店铺里做事,要记住这一点。学徒工就应当像雕像那样站在门口……”

我不知道什么是雕像,而且也没法不挠手,因为我的两只手直到胳膊肘都长满了红斑和疥疮,疥虫咬得我实在难受。

“你在家里是干什么的?”老板看着我的双手问道。

我告诉了他。他摇晃着长满白发的圆脑袋,令人难堪地说:

“捡破烂儿,还不如去要饭,比偷窃还坏。”

我却不无骄傲地说:

“是啊,东西我也偷过。”

这时他把猫爪子似的手搁在柜台上,一双盲人似的眼睛吃惊地盯着我的脸,低声地说:

“什——么?你还偷过东西?”

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

“得啦,这倒是小事。可是如果你在我这里偷鞋子或钱的话,我就把你送进牢房去,直到你长大成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我却吓坏了,从而也更加憎恶他了。

在这个店铺里站柜台的除了老板外,还有我的表兄萨沙?雅科夫和一位大伙计。大伙计脸色红润,是一个狡猾的、纠缠不休的人。萨沙穿一套红黄色的礼服,一件胸衣,系着领带,穿着散腿裤。他很自负,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外祖父领我去见老板时,也请萨沙帮帮我、教教我。萨沙神气十足地皱起眉头,警告说:

“那他就得听我的话!”

外祖父用手按着我的头,把我的脖子都压弯了。

“要听他的话,不论按年龄还是按职位他都比你大……”

萨沙则瞪着两只眼睛,训示式地说:

“你可要记住外公的话!”

于是从第一天起,他就极力地摆出其老资格的架势了。

“卡希林,别老瞪着眼珠子。”老板劝导他说。

“我——没有,老板。”萨沙低下头应了一声。但老板还是不依不饶地说:

“别老沉着脸,顾客会以为你是只山羊呢……”

大伙计赔着笑脸,老板难看地撇着嘴,萨沙满脸通红地躲到柜台后面去了。

我不喜欢听这些话,有许多话我听不懂,有时我觉得这些人好像在说外国话。

有女顾客进来时,老板便从衣兜里抽出一只手来,捋捋小胡子,脸上堆起甜蜜的笑容,可是满脸的皱纹却改变不了他的瞎子似的眼睛。大伙计则挺起身子,两只胳膊肘紧紧地贴着腰部,手掌毕恭毕敬地在空中摊开。萨沙胆怯地眨巴着眼睛,竭力掩盖住他那凸出的眼珠子。我站在门口,悄悄地挠着手,留心观察着他们做买卖的规矩。

大伙计跪在女顾客的面前,奇怪地叉开手指去量女顾客的脚的尺寸。他双手哆嗦着,小心翼翼地触了触女人的脚,好像怕碰坏了她的脚似的,其实这个女人的脚胖得很,就像一只倒放着的短脖颈瓶子。

有一回,一位太太抖动着一只脚,缩着身子喊道:

“哎哟,你弄得我好痒啊……”

“太太,这是我们应有的礼貌……”大伙计急忙而又热情地解释说。

他那谄媚女顾客的样子真是可笑。为了避免笑出声来,我把脸转到玻璃那边去,但我又忍不住想去看他们的买卖。大伙计的接待手法确实逗人发笑,同时我也觉得,我永远不会那么有礼貌地摊开双手、那么灵巧地给别人的脚穿鞋子。

老板常常离开店铺走进柜台后面一个小房间里去,并把萨沙也叫进去,留大伙计一人单独地接待顾客。有一次,他触摸了一下一个棕发女人的脚,然后把大拇指、中指和食指捏在一起,放在嘴上吻了吻。

“哎哟,”那女人惊叹了一声,“你真是个调皮鬼!”

他却鼓起腮帮子吃力地哼了一声:

“唔!”

我顿时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我笑得站立不住,便去扶门把,不料却把门推开了,脑袋撞在玻璃上,把玻璃打破了。大伙计直冲我跺脚,老板用戴着大金戒指的手敲我的脑袋,萨沙则要拧我的耳朵。傍晚回家的时候,他严厉地教训我说:

“你干出这种事,你会被开除的!这有啥可笑的呢?”

他还对我解释说,大伙计若是赢得太太的欢心,生意会做得更好。

“太太为了来看看招人喜欢的大伙计,即便不需要鞋子,也会跑来多买一双。可你——却不懂事!你真是让人操心……”

这话叫我生气。其实谁都没有替我操过心,更何况是他。

每天早晨,那个有病的爱生气的女厨娘叫醒我的时间,总是比萨沙起床的时间早一个小时。我要给老板一家人、大伙计和萨沙他们擦鞋、刷衣服、烧茶炊,为所有的炉子备好木柴,为午饭清洗餐具。来到店里便扫地、掸灰尘、准备茶水、给买主送货,然后回家送午饭。这一段时间,我站在店铺门口的职位就由萨沙代替。他认为这种工作降低了他的身份。

“你这又懒又笨的家伙!让别人替你干活……”

我感到难受、寂寞。我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以往从早到晚我都是在库纳维诺的沙土街上,在浑浊的奥卡河岸边,在旷野和森林里生活的,如今没有外祖母,没有小伙伴,也没有可以跟我谈话的人了。这种生活让我生气,它在我面前暴露了其丑陋和虚伪的内幕。

常有这样的事:女顾客什么也不买就走了。这时他们三个人便感到受了屈辱。老板把自己的微笑收敛起来,命令萨沙说:

“卡希林,把货物收起来!”

接着便骂道:

“呸,跑来一头母猪!这蠢货在家待得发闷了,到店里来闲逛。你要是我的老婆,我就叫你……”

他的老婆是个干瘪的黑眼睛的女人,长着一只大鼻子,常对他跺脚,大喊大叫,就像对仆人一样。

常常是这样:他们用虔敬的鞠躬和亲切的言辞把认识的女顾客送走之后,便寡廉鲜耻地用肮脏的语言议论这个女人。这时候,我真想跑到街上去追上这个女人,把他们背后议论她的话告诉她。

我当然知道,人们一般都喜欢在背后彼此说人家的坏话,但是这三个人谈论的一切却特别令人气愤,好像有人承认他们是最优秀的人,是被派来审判全世界的。他们嫉妒许多人,却从来没有夸奖过谁,而且他们知道每一个人的某种劣迹。

有一次,店里来了一位两颊绯红鲜艳、双目闪光的年轻女子,她穿着带有黑色毛皮的天鹅绒大氅,露在毛皮领子上面的小脸蛋,宛若一朵奇美的鲜花。她脱下大氅交给萨沙,变得更加漂亮了,淡灰色的丝绸衣裳紧紧地裹着她苗条的身材,耳朵上的钻石耳环闪闪发亮。她使我想起了大美人瓦西莉莎俄罗斯民间传说中的大美女。,我深信她就是省长夫人。他们特别恭敬地接待她,对她像拜火神一样哈腰弓背,不断地说各种奉承话。他们三个人像着了魔似的在店里跑来跑去,几个身影在橱窗玻璃上不断晃动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着火了,正在消失,马上就要变成另一个样子、另一种形状了。

当她迅速地选购了一双高贵的皮鞋离开后,老板咂了一下嘴,带着哨音说:

“一条母狗!……”

“一句话——是个戏子。”大伙计也轻蔑地说。

接着他们便开始相互谈论起这位太太的风流韵事及其奢侈的生活来了。

午饭后,老板在店铺后面的小房间里睡觉,我打开他的金表,在机器里放了一点儿醋。我非常愉快地看见,他醒来后手里拿着表走进店里来,张皇失措地说:

“真是怪事?表突然冒汗了!从来没有过这种事情!莫非要出什么坏事?”

尽管店铺里的事务很忙,家里的活也很多,我好像仍然摆不脱沉重的百无聊赖的感觉,因此我常在想:干一件什么样的事才能让他们把我从店里撵出去呢?

披满白雪的行人默默地从店门前走过——就像是出殡把某人送到墓地上去,由于误了时间,正忙着去追赶棺材似的;马车颠簸着,吃力地爬过一个个雪堆。店铺后面教堂的钟楼上,每天都鸣响着悲戚的钟声——斋戒日到了。钟声像是用枕头敲打着脑袋,虽然不痛,却让你感到麻木和耳朵变聋。

有一天,当时我正在店门口清理刚收到的货箱,钟楼的看守人来到我的跟前。他是一个歪肩膀的小老头,身体软得像一块布片,穿着一身破烂得像是被狗撕碎了的衣服。

“你是个好人,你就偷偷地给我一双套鞋好吗?”他竟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没有说话。他坐在一个空箱子上,打了个哈欠,在嘴边画个十字,又说:

“给我偷一双好吗?”

“不能偷!”我对他说。

“可是有人在偷。就看在老人的面上吧!”

他跟我生活中的一些人不一样,他有点儿招人喜欢。我觉得他完全相信我会帮他去偷。于是我答应了他从通风窗口里递给他一双套鞋。

“那好。”他平静地说,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样子,“你不是哄骗人吧?嗯,嗯,我看你也不是哄骗人……”

他默默地坐了一会儿,用鞋掌拭擦着肮脏的湿雪,然后抽起瓷制的烟斗来,突然吓唬我说:

“如果我骗你呢?我把这双套鞋交给老板,对他说,你把套鞋半个卢布卖给了我。这双鞋的价值超过两卢布,而你只卖半卢布!并说你进了饭馆。你会怎么样?”

我呆呆地望着他,好像他已经照他所说的那样做了似的。他却依然看着自己的皮鞋,吐着青烟,带着难听的鼻音小声地说:

“如果事情是这样,比方说,这是老板叫我做的:‘你去试探一下那小子——看他偷不偷?’那会怎么样呢?”

“我不给你套鞋了。”我生气地说。

“既然你已经答应了,你现在就不能不给了!”

他抓住我一只胳膊,把我拉到他身边,用冰凉的手指朝我的脑门戳了一下,懒洋洋地继续说:

“你怎么能这样无缘无故就说‘好,拿去吧’呢?”

“是你要求的。”

“我要求的多了!我要求你去抢劫教堂,那你也就去抢劫教堂吗?难道可以如此地相信人家吗?你呀,傻瓜蛋……”

接着他把我推开,站起来。

“我不要偷来的套鞋,我不是贵族老爷,不用穿套鞋。这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你很单纯,到复活节的时候,我放你到楼上去撞撞钟,看看城市景色……”

“我熟悉城市。”

“从钟楼上看,风景更美……”

他用鞋尖踩进雪堆里,慢慢地走到教堂拐角后面去了。我望着他的背影,沮丧而又惧怕地想:

“这老头子当真是开个玩笑,还是真的是老板叫他来试探我的呢?”我害怕进店里去。

萨沙跳到院子里,大声嚷道:

“你搞的什么鬼名堂!”

我马上火了,对准他挥起了钳子。

我知道他和大伙计常偷老板的东西:他们把皮鞋或者便鞋藏在炉灶的烟囱里,等到开店的时候,便把这些鞋放在大衣袖子里。我不喜欢这种事情,也有点儿害怕。因为我记得老板曾说过吓唬人的话。

“你偷东西?”我问萨沙。

“不是我,是大伙计。”他严肃地向我说明,“我只是帮帮他。他要我帮,我只好帮!不然他会加害于我的。老板自己也是伙计出身,他一切都知道。你就住嘴吧。”

他边说边照镜子,不自然地伸出手指整理领带,就像大伙计所做的那样。他老是在我面前摆老资格、耍权势,粗声训斥我。他向我发号施令时,总是向前伸出一只手,做出一种厌恶的姿势。我个儿比他高,也比他有劲,但身体比他瘦弱,动作笨拙,他却很结实、很柔软,全身油亮。他穿常礼服、喇叭裤,我觉得他很神气,很有派头,但却有一种令人讨厌的可笑的东西。他很憎恶厨娘。厨娘是个怪女人,搞不清楚她是好人还是坏人。

“世界上我最喜欢的是打架。”她睁大其火热的黑眼睛说,“不论是公鸡格斗,狗咬架,还是庄稼人打架,在我看来,都是一个样,我全都喜欢。”

要是碰见院子里的公鸡或鸽子打架,她就放下工作,眼睛盯着窗口看,不声不响,直到打斗结束为止。每天晚上她都对萨沙和我说:

“臭小子们,你们闲坐着多没劲,干一场架多好啊!”

萨沙生气地说:

“傻婆娘,我不是臭小子,我是二伙计!”

“是吗,我可不这样看。在我看来,没有娶老婆的人,都是毛孩子。”

“真是傻婆娘,笨脑袋……”

“魔鬼倒聪明,可是上帝不喜欢。”

她这句俗语,使萨沙特别恼怒。他也故意刺激她,但她轻蔑地斜视他一眼,说:

“唉,你这只蟑螂,让你降生,是上帝的错误。”

……

前言/序言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名著名译·外国文学经典:在人间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6AM - 1:30AM

美东时间: 9AM - 4:30A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