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米yamibuy

汤姆·索亚历险记 世界名著典藏 名家全译本 外国文学畅销书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6.80 送积分 : 0
已售完
 收藏商品
提醒我

想要第一时间知道到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 2015-04-01 品牌属地 : 中国 出版社 : 中央编译出版社 ISBN : 9787511726308 译者 : 姚锦镕 版次 : 1 印刷时间 : 2015-04-01 包装 : 平装 著者 : [美]马克·吐温 用纸 : 胶版纸
编辑推荐

本书看点

少年儿童成长必读书。马克吐温受欢迎的代表作,史上经典的历险记之一,一部教你勇敢、聪明、机智、坚持不懈的儿童文学巨著。


名家名译

浙江大学教授、著名翻译家姚锦镕经典译本。


经典完美呈现

本书用纸高端、印刷环保、装帧精美、版式疏朗字号大,全书搭配国际大师珍贵原版插图,以完美的制作呈现经典,相信会给你带来非常好的阅读体验。

名社打造
中央编译出版社是全国百佳出版社,是一家中央级专业翻译出版社。

名家推荐

本套世界文学名著,选用名家的全译本,并配有精美的国际大师插图,在内容和形式上,将营造很好的阅读体验。这在国内的名著出版工作中,是非常难得的。

——国际翻译界大奖“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得主 许渊冲


内容简介

《世界名著典藏:汤姆·索亚历险记》是美国小说家马克·吐温1876年发表的代表作品,小说的故事发生在19世纪上半世纪美国密西西比河畔的一个普通小镇上。主人公汤姆·索亚天真活泼、敢于探险、追求自由,不堪忍受束缚个性、枯燥乏味的生活,幻想干一番英雄事业。小说通过主人公的冒险经历,对美国虚伪庸俗的社会习俗、伪善的宗教仪式和刻板陈腐的学校教育进行了讽刺和批判,以欢快的笔调描写了少年儿童自由活泼的心灵。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马克·吐温(1835—1910),美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世界著名的短篇小说大师。他一生创作了大量作品,体裁包括小说、剧本、散文、诗歌等。幽默和讽刺是他的主要写作特点。代表作有《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汤姆·索亚历险记》《百万英镑》等。


译者简介:

姚锦镕,任教于浙江大学,并从事英、俄语文学翻译工作。主要翻译作品有托尔金的《魔戒》第二部《双塔奇兵》,狄更斯的《巴纳比·拉奇》《远大前程》,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屠格涅夫、普希金等作家的中短篇作品等。

精彩书评

★(马克·吐温)成了幽默家,是为了生活,而在幽默中又含着哀怨,含着讽刺,则是不甘于这样的生活的缘故了。

——鲁迅

★我喜欢马克·吐温,谁会不喜欢他呢?即使是上帝,亦会钟爱他,赋予其智慧,并于其心灵里绘画出一道爱与信仰的彩虹。

——海伦·凯勒

★他是一位真正的美国作家,我们都是继承他而来。

——威廉·福克纳(美国作家,194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汤姆·索亚历险记》是美国历史上里程碑式的32本书之一。

——(美)柯恩

★一个人通常于十至十二岁左右时就熟知这本书——《汤姆·索亚历险记》。

——(美)鲁滨斯

目录

作者序
第一章 贪玩淘气的小汤姆
第二章 刷栅栏挣外快
第三章 天上掉下了位小天使
第四章 主日学校里大出风头
第五章 铁钳甲虫大闹祈祷会
第六章 汤姆“病”得不轻
第七章 不欢而散的幽会
第八章 好个威风的“罗宾汉”
第九章 坟地凶杀案
第十章 野狗冲谁而吠
第十一章 良心受谴责
第十二章 良药风波
第十三章 孤岛历险
第十四章 军心不稳
第十五章 夜探姨妈
第十六章 小伙伴们想家了
第十七章 雷雨之夜
第十八章 参加自己的葬礼
第十九章 好灵验的梦
第二十章 姨妈的心软了
第二十一章 英雄救美
第二十二章 考试闹剧
第二十三章 难熬的假期
第二十四章 出手相救冤屈人
第二十五章 心有余悸
第二十六章 挖宝记
第二十七章 金币落到了强盗手里
第二十八章 跟踪追迹
第二十九章 夜遇印第安人乔
第三十章 哈克救寡妇
第三十一章 汤姆和贝基失踪了
第三十二章 山洞历险
第三十三章 印第安人乔在山洞里
第三十四章 天网恢恢
第三十五章 “哈克有钱了!”
第三十六章 大富翁加入强盗帮
尾 声

精彩书摘

第一章 贪玩淘气的小汤姆

“汤姆!”

没人答应。

“汤姆!”

没人答应。

“怪哩,这孩子倒是怎么啦?汤姆,你在哪儿呀?”

还是没人答应。

老太太把眼镜往下拉了拉,目光从镜架上打量一番房间,再把眼镜向上推了推,又从镜架下看了看外面。像小孩这样的小东西,她很少,或压根儿不用眼镜去找;她戴眼镜完全是为了“派头”,起着装饰作用,你看这眼镜多有气魄,让她内心感到无限自豪——她的眼力是一流的,眼睛上哪怕架上的是火炉盖,东西照样能看得一清二楚。此时她显得有点儿不知所措,说起话来倒算不上严厉,但嗓门很高,高得连家具也能听清楚:“没错,要是你让我逮住,看我准……”

她没把话说完,只是弯着腰用扫把一个劲儿往床底捅,边捅边喘粗气,可除了惊扰了一只猫,她一无所获。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孩子!”

她来到敞开着的门前,站在门里,目光朝院子里番茄茎和曼陀罗草丛扫视。汤姆不在那里。她便把嗓门提得高高的,这下大老远就能听到她的喊声了:“汤姆,我说的是你!”

她的身后响起轻轻的响声,她急忙转过身,一把抓住一个小孩紧身短上衣的衣角,这下对方休想逃走了。

“嗨!我该想到房间衣柜里才是。你躲在那儿干吗?”

“没干吗。”

“没干吗?瞧瞧你这双手,再瞧瞧你那张嘴。满嘴角沾的倒是什么玩意儿?”

“姨妈,我说不上。”

“我可知道。不是果酱是什么?我给你说过不下四十遍了,要是再动那果酱,看我不剥你的皮。去把鞭子给我拿来。”

鞭子被举得老高,眼看大祸就要临头。

“哟!瞧你背后,姨妈!”

老太太以为有什么险情,慌忙转过身,撩起裙子,小家伙借机拔腿就跑,纵身跳过高高的栅栏,眨眼间不见了踪影。波莉姨妈目瞪口呆地站了好一会儿,这才轻声地笑将起来。

“该死的小家伙,我怎么就没汲取教训呢?瞧他老来这一套,这次我怎么没提防又被耍了呢?不是吗,人老硬是学不了乖,真是应了老话:老狗学不了新把戏。天知道,他的鬼花样天天翻新,谁知道接下去他还会使出什么新花招。他可懂得火候哩,知道怎么不玩过了头,免得惹我生气,怎么逗我开心,让我消气,这下又来这一套,知道我不会揍他。说实在的,还是怪我没尽到管教的职责。《圣经》说得好,孩子不打不成器,这才是大道理。我知道自己这是在作孽,害得彼此都受罪。他都成了小流氓了,全怪我。他是我那死去姐姐的孩子,可怜的小家伙,我又不忍心揍他。可每次放过他,我的良心又感到不安;打他吧,我这颗老迈的心疼得不行,下不了手。得了,得了,人都是女人生的,命本就不长,苦难却不少,《圣经》就是这么说的,这话说到家了。要是今儿下午他敢逃课,明儿就让他干活,好好教训他一顿。要是挨到星期六,别的孩子都在休息,那时再让他干活,万万办不到。他呀,最不愿做的事就是干活。我想好了,我要尽尽职,非让他干点儿活儿不可了,要不可就毁了这孩子了。”

这天汤姆果然逃学了,而且痛痛快快地玩了一阵子。回家正赶上帮助黑人小孩吉姆在晚饭前锯好第二天用的柴火,还劈好引火柴——至少他忘不了把自己的奇遇都告诉了吉姆,不过那活儿四分之三是吉姆干的。汤姆的弟弟(确切地说,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锡德已干完分内的活(收拾碎柴片儿)。他是位文静的孩子,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儿,也不会惹是生非。吃晚饭的时候,一有机会汤姆就偷糖吃,波莉姨妈问他一些刁钻而深奥的问题,设法套出他又干了什么坏事来。像许多头脑简单的人一样,她自有很强的虚荣心,自以为天生别具一套能耐,一眼识破别人无法破解的奥秘。她问:“汤姆,学校里挺热的吧?”

“是挺热的,姨妈。”

“热得不行吧?”

“是热得不行,姨妈。”

“你没想到过去游泳吧,汤姆?”

汤姆只感到浑身一阵惊慌——既难受又疑虑。他仔细打量波莉姨妈的脸色,但看不出什么来,便说:

“没想过,姨妈——可不,不很想。”

老太太伸出手,摸了摸汤姆的衬衫,说:

“可你这会儿并不很热。”

她已发现那衬衫是干的,而别人却看不出她这么做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对此她感到十分得意。不料汤姆已看穿了她的用意,便来个先发制人:

“我们几个在水龙头下淋了淋脑袋——我的头发这会儿还湿着呢。看见没有?”

波莉姨妈一想到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把大好机会给错失掉了,顿时感到很是懊恼。不过她灵机一动,又想出新招来:

“汤姆,淋脑袋的时候,你没解下我给你缝的衬衫领子吧?把外衣解开!”

汤姆的脸上顿时没了焦虑的神色,他解开外衣。他衬衫领子还好好地缝在上面。

“得了!好吧,你去吧。我认定你一准逃了学游泳去了。不过这回我不计较,汤姆。我看你呀,就是一只人说的毛被烧焦的猫——外焦里不焦。至少这回是这样。”

她既为自己的招数没有奏效感到遗憾,同时又为汤姆这一回还算听话而感到快慰。

可锡德说:

“得了吧,我记得你给他缝领子的线是白的,可如今都成黑线了。”

“可不是,我那是用白线缝的,汤姆!”

可汤姆没有理会,拔腿就跑,到了门口,冲着锡德说:

“锡德,你这是欠揍。”

汤姆到了安全的地方,停下脚步,检查起插在外衣领子上的两枚粗针,针上还绕着线——一根是白线,另一根是黑线。他说:

“要不是被锡德说穿,她是不会看出破绽来的。讨厌!她一会儿用白线缝,一会儿用黑线,把人都搞糊涂了,要是单用一种颜色的线就好办了。我发誓,为这事非要教训锡德一顿不可。我说到做到。”

他算不上是村子里的乖孩子,可他对如何做个乖孩子心知肚明,而且对他们讨厌透顶。

不出两分钟,也许还不到两分钟,汤姆早已把那些个烦恼事丢到九霄云外去了。这倒不是他像大人那样,有了烦恼就会念念不忘,痛苦不堪,只是因为这会儿一件新鲜又有趣的事强烈地吸引了他,一时间把烦恼事丢到了脑后——凡人遇到新的兴奋事时往往会把痛苦忘掉的。这新鲜而有趣的事便是一种既新奇,又有趣的吹口哨法,是他刚从一位黑人那里学来的,他正急着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练它一练呢。这种口哨能吹出一种独特的鸟声,吹的时候把舌尖顶着上颚,就能发出断断续续流水般清脆的颤音——诸位读者都记得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有过这段经历的。汤姆拼命地练,专心地学,很快就掌握了诀窍。于是他在大街上迈开步子,嘴里发出悦耳的口哨声,心里洋溢着感恩之情。那高兴劲儿活像是天文学家发现了一颗新天体——毫无疑问,那兴奋劲儿比天文学家还要强烈,还要深沉,还要纯真。

夏天的黄昏很漫长。天还没有黑。这时汤姆猛地停止了吹口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位陌生人——身影比他要大的男孩子。在圣彼得斯堡可怜的小村子里,一旦来了一位陌生人,不论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小,都会引起大家强烈的好奇心。这位新来的男孩子衣着讲究——在周末,这样的打扮算是够讲究的了,不能不引得大家万分惊讶。他头上的帽子相当精致,蓝色上衣又新又漂亮,扣子扣得紧紧的,显得干净利落,裤子也不例外。脚上还穿着鞋子哩——今儿可是星期五呀。他甚至还打着领结,很漂亮的缎子领结。他那一股子城里人的气派让汤姆看得很不是滋味。他越瞧对方这身鲜亮的古怪打扮,鼻子翘得越高,越发感到自己的穿戴寒酸破烂。两个孩子谁也不吭声。一个挪一步,对方也挪一步,但只是朝身旁挪,彼此绕着圈子,面对面,眼对眼,盯着对方。最后还是汤姆开了口:

“我可要揍你!”

“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

“哼,我可要动手啦。”

“我看你不敢。”

“我敢。”

“不,你不敢。”

“我敢。”

“你不敢。”

“敢。”

“不敢!”

令人难堪地停顿了一会儿,汤姆问:

“你叫什么名字?”

“这兴许你管不着吧?”

“管得着,我偏要管。”

“行,管来看看。”

“你要是再说废话,我就要管了。”

“我就说,就说,就说。你动手吧!”

“哼,你以为自己了不起吧,是不是?要是我想,可以一只手绑在身后,一只手就能搞定你。”

“好哇,干吗不动手?你不是说敢吗?”

“行!要是你耍我,看我敢不敢。”

“像你这样空口说大话的人我见得多了。”

“好个自作聪明的家伙!你以为你是谁?哦,瞧那帽子多难看。”

“难看也得看。谅你也不敢摘下它。谁要是敢动它,我就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你吹牛。”

“你吹的牛也不赖。”

“你是只会动嘴不敢动手的吹牛家。”

“我说你给我滚到一边去。”

“给我听好了,要是再跟我说粗话,看我不拿石头砸你的脑瓜子。”

“你倒要试试。”

“我当然会试。”

“那你干吗不动手?干吗光动嘴巴就是不动手呢?我想你是怕了。”

“我才不怕哩。”

“你就是怕。”

“我不怕。”

“怕。”

又是片刻停顿,彼此再次大眼儿瞪小眼儿,兜着圈子。然后肩对肩顶了起来。汤姆开了口:

“滚开!”

“自个儿滚开。”

“我不。”

“我也不。”

两人就这么站着,双腿叉开,像只支架,撑在地上,双方怒目而视,推推搡搡,可谁也占不了上风,结果两个人斗得汗流浃背,满脸通红,这才小心翼翼慢慢地松了劲儿,汤姆说:

“你是个胆小鬼,是条小狗。我要叫我大哥哥来对付你。他只要动动小指头儿就能收拾你。我会让他这么做的。”

“谁怕你的大哥哥?我也有哥哥,他比你的哥哥还要厉害。他能把你的哥哥扔过栅栏去。”(这两个哥哥都是瞎编出来的。)

“你尽说大话。”

“你说的也是大话,不算数。”

汤姆拿大脚趾在泥地上画了一条线,说:

“你要是敢跨过这条线,我就要揍得你趴在地上爬不起来。看谁敢试试,都要落到同样下场。”

新来的孩子听罢立即跨过了线,还说:

“你不是说要揍我吗,动手吧。”

“别来逼我,给我当心点。”

“你不是说要揍我吗,怎么不动手?”

“好哇!拿两分钱来,我准揍扁你。”

新来的孩子从口袋里掏出两枚大铜子儿,伸出手,带着嘲弄的神色,递了过去。汤姆一巴掌把铜子儿打落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孩子,像两只小猫,立即在泥地上扭成了一团,翻来滚去,又是揪头发,又是扯衣衫,又是抓鼻子,落得个个成了泥猴子,还挺得意哩。很快成败就有了结果。汤姆从战尘中露出身子,只见他直挺挺地骑在那新来孩子身上,双拳狠擂着对方。

“快求饶吧!”他说。

那孩子竭力挣扎着要脱身,嘴里一个劲儿哭哭嚷嚷——主要是被气的。

“求不求饶?”说着,拳头一个劲儿落下去。

最后那陌生的孩子喘着粗气,说了声“饶”,汤姆才放开他,让他站了起来,并说:“这下你可知道厉害了吧,下次最好看清楚了,你这是在耍哪个。”

新来的孩子拍着身上的尘土,抽抽嗒嗒,晃着脑袋,不时回过头来,威胁汤姆说“下次被他撞见,准要收拾他”。汤姆只嘲弄地报之一笑,得意扬扬地转身离去。他刚转过身,那陌生的孩子捡起一块石子儿,扔了过来,击中了汤姆的后背,接着便转身,像只羚羊,逃之夭夭。汤姆拔腿就追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直追到了他家门口,这样就知道他住在哪里了。汤姆在他家门口守了老半天,就是不见冤家出来,那冤家只是在窗口朝他做鬼脸,拒绝出战。后来冤家的妈妈出现了,她骂汤姆是邪恶的小坏蛋,没教养,呵斥他滚开。汤姆只好离开,临走时说他是不会放过那孩子的。

晚上汤姆很迟才回到家。他小心翼翼翻窗进家时,不料中了姨妈的埋伏。姨妈一见他衣服的惨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星期六非要让他干重活不可了。


第二章 刷栅栏挣外快

星期六早晨就要到了。夏天,大千世界一片明朗清新,处处生机勃勃。人人心里都唱着歌儿,倘若你有一颗年轻的心,这歌声就会从嘴唇上流露出来。人人脸上都喜气洋洋,每一个步子都轻盈矫健。洋槐树花满枝头,芳香扑鼻。

村子远处,高耸着的是卡迪夫山,山上草木青葱,远望恰如怡人的绿洲,朦胧、静谧而引人入胜。

汤姆拎着石灰桶,拿着长柄刷子,来到路边小道上。他打量一番栅栏,满心的欢喜一扫而光,不禁涌起一股深深的悲伤。那可是一排长三十码、高九英尺的栅栏!他只觉得人生变得一片空虚,像是身上压上累累重担。他唉声叹气,刷子蘸了蘸石灰水,从栅栏顶层刷了起来。他来来回回刷了一遍又一遍,可剩下那一大片未刷的地方一眼望不到边,相比之下,刷过的部分实在微不足道了。想到这里他心灰意冷,不由得一屁股坐到护木箱上。就在这时候,吉姆一手提着洋铁桶,一蹦一跳从大门跑了出来,嘴里还哼着《布法罗的姑娘》哩。过去,在汤姆心目中,从镇上泵站拎水是件十分讨厌的活儿,可这会儿他便不这么想了。他不由得想到,泵站里聚着许许多多小伙伴,男男女女,有白人的孩子,有混血儿,还有黑人的孩子。他们排着队等着,有休息的,有交换玩具的,有吵架的,有打闹的,有嬉戏的,不一而足。他记得,那泵站离家虽说只有150码,可吉姆拎一桶水来回得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有时甚至还得有人去催他。想到这里,汤姆便说:

“我说,吉姆,你来刷栅栏,我去提水吧。”

吉姆摇了摇头,说:

“哪能呢,汤姆少爷。老太太吩咐过了,让我快点把水拎回来,不可半路上跟别人玩。老太太还说,她料到汤姆少爷会要我替他刷栅栏,所以吩咐我路上别耽搁,管好自己的事——她说,刷栅栏的事儿她会亲自过问的。”

“千万别听她说的,吉姆。她就爱这么说。把水桶给我,我要不了一分钟就回来。她发觉不了。”

“噢,汤姆少爷,不行。老太太会揪下我的脑瓜子的。她说到做到。”

“她吗?她从不揍人——大不了只是拿着顶针在人家头顶上比画比画。你说,谁怕这个呢?别听她话说得厉害,这伤害得了谁?只要她不哭哭闹闹就万事大吉了,吉姆。我送你一件意想不到的玩意儿。一只白色弹珠子。”

吉姆犹豫起来了。

“白弹珠,吉姆!那可是顶呱呱的弹珠子。”

“老天爷!我说,这果真是天大的好东西!可汤姆少爷,我真的怕老太太哩。”

“还有,要是你愿意,我可以把自己发了炎的脚指头让你看看。”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暂无浏览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9AM - 6P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