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米yamibuy

绿野仙踪 世界名著典藏 名家全译本 外国文学畅销书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7.00 送积分 : 0
已售完
 收藏商品
提醒我

想要第一时间知道到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 2015-04-01 品牌属地 : 中国 出版社 : 中央编译出版社 ISBN : 9787511726285 译者 : 张炽恒 版次 : 1 印刷时间 : 2015-04-01 包装 : 平装 著者 : [美]莱曼·弗兰克·鲍姆 用纸 : 胶版纸
编辑推荐

本书看点

美国伟大的儿童文学作品,被称为美国的《西游记》。


名家名译

诗人、著名翻译家张炽恒经典译本。

经典完美呈现

本书用纸高端、印刷环保、装帧精美、版式疏朗字号大,全书搭配国际大师珍贵原版插图,以完美的制作呈现经典,相信会给你带来非常好的阅读体验。

名社打造
中央编译出版社是全国百佳出版社,是一家中央级专业翻译出版社。

名家推荐

本套世界文学名著,选用名家的全译本,并配有精美的国际大师插图,在内容和形式上,将营造很好的阅读体验。这在国内的名著出版工作中,是非常难得的。

——国际翻译界大奖“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得主 许渊冲

内容简介

《世界名著典藏:绿野仙踪》原本生活在堪萨斯州的小姑娘多萝茜和小狗托托,突然被一阵威力无比的龙卷风吹到了异国他乡——奥兹国。她渴望回到家乡,回到疼她爱她的爱姆婶婶和亨利叔叔身边。为此她想尽了办法,遇到种种惊险,经历了无数磨难。她在漫长的旅程中,幸好有一些新的伙伴加入进来:有一心想要“能够思索的脑子”的稻草人;有只想要“一颗活跃的心”的铁皮人;有拼命想要获得“勇气”的胆小狮子……他们组成了一支小小的队伍,彼此成了亲密的旅伴,在历经艰难坎坷的行程中,团结协作,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战胜了千奇百怪的苦难和折磨,最终实现了各自的心愿。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莱曼·弗兰克·鲍姆(1856—1919),美国著名作家、剧作家,美国儿童文学之父。他生于纽约州的一个富庶的企业主家庭,从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童年时代几乎都是在阅读中度过的。成年后曾先后从事过记者、编辑、演员、公司职员等工作。1900年出版的以虚构的奥芝国为背景的《绿野仙踪》是其很著名、很受读者欢迎的一部作品,他还为此创作了13部续集。


译者简介:
张炽恒,诗人,有诗集《苏醒与宁静》出版。著名翻译家,有经典文学译著多种(近50个版本)在大陆和台湾出版,涵括诗歌、小说、戏剧、散文和童话,其中很具代表性的有《布莱克诗集》《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全集》《泰戈尔诗选》《老人与海》和菲兹杰拉德小说选。

精彩书评

★我从来没听见过或者听说过任何一个开始读《绿野仙踪》的美国男人或女人在将整个故事读完之前会舍得放下这本书。

——埃姆斯·瑟伯

★读《绿野仙踪》能够给我创作的灵感。

——诺贝尔奖小说家沙尔曼·拉什迪

目录

原序
1.龙卷风
2.会见芒奇金人
3.多萝茜救下稻草人
4.穿过森林的路
5.解救铁皮伐木人
6.胆小鬼狮子
7.赶路,去见伟大的奥兹
8.致命的罂粟花田
9.田鼠女王
10.城门卫士
11.奇妙的奥兹之城
12.搜寻邪恶女巫
13.起死回生
14.飞猴
15.揭开可怖者奥兹的秘密
16.大骗子的魔术
17.气球怎样升空
18.走,去南方
19.被好斗树袭击
20.雅致的瓷器之乡
21.狮子变成百兽之王
22.阔德林人的地界
23.善女巫格琳达准了多萝茜的愿望
24.回到家

精彩书摘

1.龙卷风

多萝茜和叔叔婶婶一起,住在堪萨斯大草原的中部。叔叔亨利是个农夫,婶婶爱姆就是个农夫的妻子。他们的房子很小,因为造房子的木材要用马车从许多英里外的地方运过来。四面墙、一面天花板、一面地板,合起来就成了一间房子。这房子里有一个外表生锈的烧饭炉子,一只放碟子的碗橱,一张桌子,三四把椅子,两张床。叔叔亨利和婶婶爱姆的大床放在一个角上;多萝茜的小床搁在另一个角上。根本就没有阁楼,也没有地窖,只挖了一个地洞,名叫龙卷风避难穴。大龙卷风起来时,所过之处房子都哗啦啦地被摧毁,那种时候,一家人可以躲到里面去。拉开地板中间的活板门,沿着梯子下去,就可以藏身在那个又小又黑的地洞里了。

如果多萝茜站在屋门口,放眼眺望四周,东南西北全是灰蒙蒙的大草原,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没有一棵树、一所房屋阻断视线,四面八方都是一览无余的平坦的旷野,直达天际。太阳把耕种过的原野烤成了灰蒙蒙一大片龟裂的荒地。草也不再是绿的了,因为太阳烧焦了长长的叶片的尖梢,使青草和四周一切的景物一样,变成了灰色。房子曾经漆过,可太阳在油漆上灼起了泡,然后雨水把它们侵蚀冲刷掉了,如今的模样已经变得像草原上的万物一样灰不溜丢。

婶婶爱姆刚嫁过来的时候,是个年轻俊俏的少妇。可太阳和风也把她的模样改变了。它们从她眼睛里夺走了光彩,只留下了黯灰;它们从她脸颊和嘴唇上夺走了红晕,剩下的也是一脸的灰白。她变得又瘦又憔悴,如今已见不到她的笑容。多萝茜是个孤儿,刚来到婶婶爱姆身边时,她被这孩子的笑吓得够呛:每当多萝茜的欢笑声传到她耳朵里时,她总是一声尖叫,用手摁住胸口。她惊讶地看着小女孩儿,很纳闷,怎么什么事儿都能让她发笑?

叔叔亨利从来不笑。他辛辛苦苦每天从早工作到晚,不知道快乐是怎么回事。从长长的胡须到劣质的靴子,他也是一身灰色。他总是神情严肃,沉默寡言。

让多萝茜欢笑,并且使她避免像周围环境一样变成灰色的,是托托。托托不是灰色的,他是一条黑色的小狗,一身长长的毛像丝绸一样,一只有趣的小不点儿鼻子两边,两只黑黑的小眼睛快乐地眨巴着。托托整天玩耍个不停,多萝茜和他一起玩,并且深爱着他。

可是今天他们没在玩。叔叔亨利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忧心忡忡地望着天,今天的天空比平时还要灰。多萝茜把托托抱在臂弯里,站在门口,也在望着天。婶婶爱姆在洗碟子。

他们听见北方很远的地方,有一种低沉的哀号声,那是风的悲鸣。叔叔亨利和多萝茜看见,长长的草在逼近的风暴前起伏着波浪。这时,从南方的空中传来了一种尖锐的呼哨声,他们把目光转过去,看见那个方向的草也起了波澜。

叔叔亨利突然站了起来。

“龙卷风来了,爱姆,”他喊他的妻子,“我去看看牲口。”说完就向关着母牛和马儿的牲口棚跑去。

婶婶爱姆丢下手里的活儿,来到门口。她只看了一眼,便知道危险已近在眼前。

“快,多萝茜!”她尖叫着,“快去避难穴!”

托托从多萝茜臂弯里跳下地,钻到床下面躲了起来,女孩儿便蹦过去捉他。吓坏了的婶婶爱姆猛地掀开地板上的活门,顺着梯子爬下去,躲进了又小又黑的地洞里。多萝茜终于捉住托托,追随婶婶快步穿过房间向洞口走去。她刚走到一半,就听得一声风的狂啸,房子剧烈地摇晃起来,她一个站不住,猛地坐倒在地板上。

接下来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房子旋转了两三圈,然后缓缓地升向空中。多萝茜觉得自己仿佛在乘着气球升上天去。北边和南边来的两股风在房子所在之处汇合,使它正好成了龙卷风的中心。在龙卷风的风眼里,空气通常是静止的,但房子的每一面所受的巨大风压,把它越举越高,直推到龙卷风的最顶端。它就停留在这顶上,被带出去许多许多英里,轻而易举,就像你带走一片羽毛一样。

天地间一片黑暗,风在多萝茜四周可怕地吼叫着,但她发现自己腾云驾雾一样在空中相当舒服。起先房子转了几圈,还有一回倾斜得很厉害,然后她就觉得,自己仿佛在被人轻轻地摇晃着,就像摇篮里的婴儿一样。

托托不喜欢这样。他在房间里到处跑,一会儿这边,一会儿那边,还大声地吠叫。但是多萝茜安静地坐在地板上,等着看下面会发生什么事。

有一回托托离敞开的活板门太近,掉了进去。起先,小女孩以为失去他了,但她很快就发现,他的两只耳朵透过门洞冒了上来。风的压力很强,托住了他,掉不下去。她爬到洞边,抓住托托的耳朵,把他拽回了房间里。然后,她关上活板门,这样就不会再发生意外了。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多萝茜渐渐地克服了恐惧,但是她感到十分孤独,风在周围呼啸得那么响,她几乎成了聋子。起初她心里面没有底,不知道房子下坠的时候自己会不会摔得粉身碎骨;但是几个小时过去了,并没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她就不再担忧,决定安安静静地等着。前面是什么样的境遇,且等着看了。最后,她爬过摇摇晃晃的地板,爬到自己的床上,躺了下来;托托跟过来,躺在了她旁边。

虽然房子在不住地摇晃着,虽然风在不停地哀号着,多萝茜很快就闭上眼睛睡熟了。

2. 会见芒奇金人

她被震醒了。这个震动那么厉害,来得那么突然,如果多萝茜不是躺在柔软的床上,也许就受伤了。刺耳的嘎嘎声蓦然响起,她屏住了呼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托托把冰凉的小鼻子贴在她脸上,呜呜地哀叫着。多萝茜坐起来,注意到房子不再动了,天空也不再是一片昏暗,因为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倾泻在了小小的房间里。她从床上跳起,托托跟在她脚边,她跑过去打开了门。

小女孩看看四周,哇的一声惊叫,她的眼睛越瞪越大,眼前的景象太奇妙了。

龙卷风把房子轻轻地——对于龙卷风来说那是很轻的了——放在了一片奇美的旷野的中央。到处是一小片一小片可爱的绿草地,一棵棵高大的树上结满了甘美芬芳的果子,前后左右都是成片成片的绚丽的花朵。鸟儿长着鲜亮而珍奇的羽毛,在树林和灌木丛中震颤着翅膀,唱着歌。不远处,一条小河在翠绿的河岸间奔流着,闪烁着光亮,发出汨汨的声音;对于一个长久住在干旱灰暗的草原上的小女孩来说,这声音实在太动听了。

她正呆立在那儿,贪婪地看着这一片美丽奇异的景色,突然发现一小群人向她走来。这是她见过的最奇特的人,他们的个子没有她往常见到的成年人那么大,但也不是很小。实际上,他们和多萝茜差不多高,这高度在她的年龄可算是长得不矮了;可是隔着这么远仍然可以看出,他们的年龄要比她大好多。

三男一女,身上的服饰都很奇异。他们戴的圆帽子,帽顶越往上越尖,帽尖高出头顶有一英尺;帽子边沿有一圈小铃铛,走路时叮叮当当响起来很好听。男人们的帽子是蓝的,那小个子女人的帽子却是白的,她身上穿的一件带褶子的白袍子,从肩膀上披挂下来,上面有许多闪烁的小星星,在阳光下像钻石一般璀璨。男人们身上的衣衫也是蓝的,和帽子的颜色深浅一样。他们脚上的靴子擦得锃亮,靴筒边缘有很宽的蓝色翻边。多萝茜心想,那些男人和叔叔亨利年纪差不多,因为其中两位有胡子。但小个子女人无疑老很多。她脸上长满了皱纹,头发已经差不多全白了,走路的样子不太灵便。

多萝茜站在门口,那些人走到房子近前就停下脚步,低声地互相交谈,好像不敢再走上前来。然后小个子老妇人走到多萝茜面前,深深地一鞠躬,用悦耳的声音说道:

“最高贵的女魔法师,欢迎你来到芒奇金人的土地上。我们非常感激,多谢你杀死了东方的邪恶女巫,感谢你使我们的人民摆脱奴役,获得了自由。”

多萝茜听到这番欢迎词,非常惊讶。小个子女人称她为女魔法师,说她杀死了东方的邪恶女巫,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多萝茜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被一阵龙卷风从家乡刮起来,经过许多英里来到这儿,她一生中从未杀死过任何生灵。

可是很显然,小个子女人正期待着她的回应,于是多萝茜犹犹豫豫地答道:“感谢你一番好意,但你可能弄错了。我从来没有杀死过任何生灵。”

“无论如何,你的房子杀了人,”小个子老妇人笑着答道,“这没什么两样。你看!”她指着房子的一角,接着说道:“那是她的两只脚,仍然从木板下面向外支棱着呢。”

多萝茜望过去,吓得轻轻地叫了一声。就在架起房子的那根大横木所在的屋角下面,有两只脚向外支棱着,穿着尖头银鞋。

“哦,天哪!哦,天哪!”多萝茜叫道,沮丧地双手握在一起,“一定是房子掉下来压在她身上了。我们该怎么办?”

“什么也不必办。”小个子女人平静地说。

“她是谁呀?”多萝茜问。

“她就是我说过的,邪恶的东方女巫,”小个子女人答道,“她把所有的芒奇金人奴役了许多年,日日夜夜拿他们当她的奴隶。现在他们全都得到了解放,非常感激你的恩惠。”

“芒奇金人是谁?”多萝茜询问道。

“是住在这片东方的大地上,被邪恶女巫统治的人。”

“你是芒奇金人吗?”多萝茜问。

“不是,我是他们的朋友,不过我住在北方的大地上。他们看到东方的女巫死了之后,就派了个快腿信使去找我,我立刻就过来了。我是北方女巫。”

“哦,太好了!”多萝茜嚷道,“你是一个真正的女巫吗?”

“是,我确实是女巫,”小个子女人答道,“但我是一个善女巫,人们爱我。我的法力不如曾经统治这儿的邪恶女巫,不然,我早就自己动手,把这儿的人解放了。”

“我还以为所有的女巫都是坏的呢。”女孩儿说,面对一个真的女巫,她还是有点儿惊恐。

“哦,不。这种看法是一个大错误。奥兹国全境只有四个女巫,其中两个,住在北方和南方的,是善女巫。我知道这是实情,因为我本人就是两个中的一个,这不会错。住在东方和西方的两个,确实是邪恶女巫。不过,其中的一个现在已经被你杀死,奥兹国全境就只剩下一个邪恶女巫了——住在西方的那个。”

“可是,”多萝茜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婶婶爱姆告诉我说,所有的女巫全都已经死了——很多很多年以前就死了。”

“婶婶爱姆是谁?”小个子老妇人询问道。

“是我的亲婶婶,住在堪萨斯,我就是从那儿来的。”

北方女巫低下头,眼睛瞅着地上,好像在思考。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说道:“我不知道堪萨斯是什么地方,因为我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那个国家。不过请告诉我,它是不是一个文明的地方?”

“哦,是的。”多萝茜答道。

“那就对了,原因就在这里。我相信,在文明的地方,已经没有女巫遗留了,也没有男巫,也没有女魔法师或男魔法师。可是你瞧,奥兹国从来不曾开化过,因为我们和世界的其他部分之间是分割开的。所以,我们中间仍然有女巫和男巫。”

“男巫是什么人?”多萝茜问。

“奥兹本人就是,他是个大法师,”女巫答道,声音压得低低的,几乎听不见,“他一个人的法术,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还要高。他住在翡翠城。”

多萝茜正要再提问,不料那几个一直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芒奇金人,指着刚才躺着邪恶女巫的房子一角,发出一阵喊叫。

“怎么回事?”小个子老妇人一边问,一边望过去,接着就大笑起来。死去的女巫的双脚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了两只银鞋。

“她太老了,”北方女巫解释说,“太阳一晒,很快就化掉。她就这样完蛋了。银鞋归你了,你把这鞋穿上吧。”她跑过去,把鞋捡起来,掸掉灰尘,递给多萝茜。

“这双银鞋一向是东方女巫引以为自豪的,”一个芒奇金人说,“它们有魔力,但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魔力。”

多萝茜拿着鞋走进房子,放在桌上。然后她又走出来,对芒奇金人说道:

“我急着要回到婶婶和叔叔身边去,因为他们肯定很担心我。你们能帮助我找到回去的路吗?”

芒奇金人和女巫面面相觑,然后又望望多萝茜,最后摇了摇头。

“在东方,离这儿不远,”其中一个芒奇金人说,“有一大片沙漠,谁也无法活着穿过去。”

“南方也一样,”另一个芒奇金人说,“我到过南边,看见过那儿的情形。南方是阔德林人的地界。”

“我听说,”第三个芒奇金人说道,“西方也一样。那地界住着温基人,被邪恶的西方女巫统治着,如果你从她旁边经过,她会把你变成她的奴隶。”

“北方是我的家,”老夫人说,“它的边缘和我们这奥兹国的周边一样,都是大沙漠。亲爱的,你恐怕得和我们一起生活了。”

听了这番话,多萝茜开始抽泣,因为在这些陌生人中间她感到孤独。看见她流泪,心肠很软的芒奇金人好像也伤心了,他们立刻掏出手绢,开始哭鼻子抹眼泪。小个子老妇人却脱下帽子,用鼻子尖顶着帽子尖,声音很严肃地数着:“一、二、三。”帽子立刻变成了一块石板,上面写着很大的白色粉笔字:

“让多萝茜去翡翠城。”

小个子老妇人把石板从鼻子上拿下来,看过上面写的话,问道:“你的名字叫多萝茜么,亲爱的?”

“是的。”孩子说,抬起眼睛,擦干了泪水。

“那你必须去翡翠城。也许奥兹会帮助你。”

“翡翠城在哪儿?”多萝茜问。

“在这个国家的正中央,城主是奥兹,就是我对你说过的那位大法师。”

“他是好人吗?”女孩儿忧心忡忡地询问道。

“他是个好男巫。但他是不是一个男人我说不清楚,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我怎样去呢?”多萝茜问。

“你得步行去那儿。路途很漫长哦,要经过一个有时很快乐、有时黑暗可怕的地界。无论如何,我会运用我懂得的各种法术,保护你不受伤害。”

“你不和我一起去吗?”女孩儿恳求道,她已经开始把小个子老妇人看作自己唯一的朋友。

“不,那不行,”她答道,“但我会吻你,被北方女巫吻过的人,谁也不敢伤害她的。”

她走近多萝茜,温柔地吻了她的前额。被她的嘴唇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圆圆的、闪亮的印记,这一点多萝茜不久之后就发现了。

“通往翡翠城的路是黄砖铺的,”女巫说,“所以你不会迷路。见到奥兹后,你不要怕他,只管把你的故事讲给他听,请求他帮助你。再见了,亲爱的。”

三个芒奇金人向她深深地鞠躬,祝愿她旅途愉快,然后穿过树林离去了。女巫向多萝茜亲切地点了点头,左脚跟支着地旋转了三圈,立刻就消失了。这情景让小托托大为惊讶,她已经不见了,他还冲着她先前所在的地方大声吠叫个不停。刚才她站在这儿的时候,他因为怕她,一直连低低地咆哮一声都不敢。

不过多萝茜知道她是个女巫,那种消失方式正是她意料之中的,所以她一丁点儿也不感到惊讶。

3. 多萝茜救下稻草人

都走了,只剩下多萝茜一个人。她觉得肚子饿了,就走到碗橱边,给自己切了几片面包,又在上面涂了些黄油。她分一些给托托,从搁板上拿了一个桶,来到小河边,提了一桶闪烁着阳光的清澈河水。托托跑到树林跟前,冲着栖息在树上的鸟儿吠叫起来。多萝茜去捉他,却看见树枝上挂着美味的果子,便摘下一些,正好解决了早餐没有水果的难题。

然后她回到房子里,和托托一起很过瘾地喝了一通清凉、清澈的水,开始为翡翠城之行作准备。

多萝茜只有一件换洗衣服,不过很巧,衣服是干净的,就挂在床边的一个衣架上。这是一件蓝格子和白格子相间的方格花布衣服,虽然洗过多次以后,蓝格子已经有些褪色,它仍然算得上是一件漂亮的罩衫。女孩儿仔细地漱洗了一番,穿上干净罩衫,戴上粉红色的遮阳帽,系好帽带。然后她拿过一个小篮子,从碗橱里取了些面包装在里面,又在篮子上盖上一块白布。这时,她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脚,注意到脚上的鞋很旧很破。

“穿着这样的鞋走很长的路是不行的,托托。”她说。托托抬起头来,圆睁着黑黑的小眼睛,望着她的脸摇摇尾巴,表示明白她的意思。

就在这一刻,多萝茜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那双原本属于东方女巫的银鞋。

“不知道是不是合脚,”她对托托说,“走远路穿这样一双鞋正合适,因为这种鞋穿不破。”

她脱下旧皮鞋,试穿银鞋,不料非常合脚,仿佛原本就是为她定做的一样。

最后她拿起了篮子。

“走啦,托托,”她说,“我们去翡翠城,向伟大的奥兹请教怎样回堪萨斯。”

她关上门,上了锁,仔细地把钥匙塞到衣服口袋里放好。就这样,她开始了远行,托托跟在她身后,很严肃地小跑着。

附近有好几条路,但是没用多久,她就找到了那条黄砖铺的路。只用了一会儿,她就轻快地踏上了去翡翠城的旅途。她的银鞋在坚硬的黄色路面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欢快声响。你们也许会认为,一个小女孩突然被狂风从自己的家乡卷走,丢在一片陌生的大地中央,心里面一定很不好受;可此刻阳光那么明媚,鸟儿的歌声那么甜美,多萝茜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坏呢。

一路走过去,看见周围的景物那么秀丽,她很惊讶。路的两旁有整齐的栅栏,它们漆成了优雅的蓝色。栅栏后面是种满了谷物和蔬菜的田野。很显然,芒奇金人是好农夫,能种出很好的庄稼。她偶尔经过一所房屋时,人们会从家里跑出来看她,向她深深地鞠躬,目送她走过,因为人人都知道,正是她消灭了邪恶女巫,使他们摆脱了奴役。芒奇金人的房子是样子很奇特的住所,一幢幢全是圆的,屋顶是一个大圆穹。所有的房子都漆成蓝色,因为在东方的这个地界,蓝色是人们最喜爱的颜色。

将近黄昏的时候,多萝茜已经走了很长的路,累了,她开始琢磨在哪儿过夜,就来到了一所比别的房子大一些的宅子跟前。宅子前面翠绿的草坪上,有许多男人和女人在跳舞。五位小个子小提琴手在尽可能响亮地演奏,人们欢笑着,歌唱着,旁边一张大桌子上摆满了水果和坚果,饼和糕,还有许多别的好吃的东西。

人们很热情地欢迎多萝茜,邀请她和大家共进晚餐,留下来过夜。这一户,是这一片土地上最富有的芒奇金人家,主人的朋友们今天过来聚会,庆祝他们摆脱邪恶女巫的奴役,获得自由。

多萝茜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那位名叫博克的芒奇金富人,亲自招待她。晚餐后,她坐在一张靠背长椅上,看大家跳舞。

博克看见了她脚上的银鞋,说道:“你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女魔法师。”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暂无浏览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9AM - 6P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