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米yamibuy

傲慢与偏见/世界名著典藏(名家全译本 外国文学畅销书)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7.30 送积分 : 0
 加入购物车
 收藏商品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 2015-04-01 品牌属地 : 中国 出版社 : 中央编译出版社 ISBN : 9787511726155 译者 : 罗良功 版次 : 1 印刷时间 : 2015-04-01 包装 : 平装 著者 : [英]简·奥斯丁 用纸 : 胶版纸
编辑推荐


本书看点

简·奥斯丁的代表作《傲慢与偏见》,不仅是英国文苑的奇葩,也是世界文库的珍品,被英国著名小说家和戏剧家毛姆列为世界十大小说经典名著之一。

名家名译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博导,英美文学研究专家、著名翻译家罗良功经典译本。


经典完美呈现

本书用纸高端、印刷环保、装帧精美、版式疏朗字号大,全书搭配国际大师珍贵原版插图,以完美的制作呈现经典,相信会给你带来非常好的阅读体验。


名社打造

中央编译出版社是全国百佳出版社,是一家中央级专业翻译出版社。


名家推荐

本套世界文学名著,选用名家的全译本,并配有精美的国际大师插图,在内容和形式上,将营造很好的阅读体验。这在国内的名著出版工作中,是非常难得的。

——国际翻译界大奖“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得主 许渊冲


内容简介

《世界名著典藏:傲慢与偏见》这是英国著名女作家简·奥斯丁的代表作,是一部描写爱情与婚姻的小说。这部小说以男女主人公达西和伊丽莎白由于傲慢和偏见而产生的爱情纠葛为线索,共写了四起姻缘,小说情节曲折,富有戏剧性,语言清新流畅,充满机智,是奥斯丁受欢迎的一部小说。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简·奥斯丁(1775—1817),英国著名女小说家。她是19世纪初早发表现实主义小说的女作家,在英国小说发展史上,起过承上启下的作用。1811年出版的《理智与情感》是她的处女作,随后又接连发表了《傲慢与偏见》《曼斯菲尔德花园》和《爱玛》。


译者简介:
罗良功,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博导,兼任中国、美国、韩国多家学术机构执行理事、副主编等重要学术职务,主要从事英语文学、文学翻译的教学与研究,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出版专著和译著等20余部,曾应邀赴国外20余家学术机构讲学或做大会主旨发言,并作为主要组织者筹办了一系列具有较大国际影响的国际学术会议。

精彩书评

我相信,广大的读者已经认定《傲慢与偏见》是奥斯丁的杰作,我认为他们的评价是很中肯的。使一部作品成为经典名著的,不是评论家们的交口赞誉、教授们的阐述研究、用作学校里的教科书,而是使一代又一代的众多读者在阅读这部作品中得到的愉悦,受到启迪,深受教益。我个人认为,《傲慢与偏见》总体来说,是所有小说中令人满意的一部作品。

——〔英国〕威廉·萨默塞特·毛姆

一百多年来,英国文学史上出现过几次趣味革命,文学口味的翻新影响了几乎所有作家的声誉,唯独莎士比亚和简·奥斯丁经久不衰。

——埃德蒙·威尔逊

本套世界文学名著,选用名家的全译本,并配有精美的国际大师插图,在内容和形式上,将营造很好的阅读体验。这在国内的名著出版工作中,是非常难得的。
——国际翻译界大奖“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得主许渊冲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精彩书摘

第 一 章

单身男人一旦有了钱财,必定想要寻妻觅偶,这是一个举世公认的真理。

这个真理早已深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所以每当这样一个男子初到某地,左邻右舍即使对他的感受和想法还一无所知,也总会把他视为自己某个女儿应得的一份财产。

一天,贝内特太太对丈夫说:“亲爱的,你听说了吗?泥泽地别墅终于租出去了。”

贝内特先生说自己还没听说过这事儿呢。

“这可是千真万确的。”她接着说,“龙太太刚才来过,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贝内特先生没答理。

他的妻子不耐烦了,叫道:“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租了别墅?”

“既然你想说,我只好洗耳恭听了。”

对贝内特太太来说,有这句话就足够了。

“哎,亲爱的,你要知道,龙太太说,租住泥泽地别墅的是一个年轻人,英格兰北部来的,很有钱。”她说,“那位阔少,星期一乘驷马大车来看地方,对房子非常满意,当即就与莫里斯先生拍板成交,她还说,他准备在米迦勒节之前搬进来,到下个周末就会有一些仆人来收拾呢。”

“他叫什么?”

“宾利。”

“成家了吗?”

“哈!还是单身一人呢,亲爱的。这可是千真万确!他可是家底富足的单身汉呐,一年有四五千镑的收入呢!对咱们女儿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别瞎扯。这和她们有什么关系?”

“我亲爱的贝内特先生,”贝内特太太说,“你怎么这么不开窍?你要知道,我还盘算着他怎么才会娶上我们的一个女儿呢。”

“他搬家到这儿来,就冲着这个目的?”

“冲这个目的?瞎说。别胡扯了。不过,他还是很有可能爱上咱们的一个女儿的,所以呀,等他一搬来,你就得登门拜访。”

“我不知道那有什么必要。你叫女儿们去得了,要么你就和她们一块儿去,这或许会更好。反正你的模样也不比她们差,说不定宾利先生还会相中你呢。”

“亲爱的,别奉承我了。想当年我的确算得上天生丽质,到如今,再修饰也扮不出什么仙女模样。一个女人有了五个都已成人的女儿,她就不必再看重自己的脸蛋了。”

“这么说,女人到了这个时候,值得被看重的地方往往就不多了。”

“亲爱的,不管怎么说,当宾利先生搬来的时候,你务必去登门拜访。”

“我可以肯定地说,无法做到。”

“可是你得为女儿们着想啊!对于咱们任何一个女儿来说,那将是多大的造化啊!威廉爵士和卢卡斯夫人都决定去拜访宾利先生,纯粹就是为着这个目的。你知道,他们对新来的人通常都是不闻不问的。不管怎么说,你必须走一趟,要不然,我们就无法和他接近。”

“你就不必过于拘泥小节了。我敢说,宾利先生会很高兴见到你们的。我会写上几句,请你捎给宾利先生,就说不管选中迎娶我的哪个女儿,我都会打心眼里赞成。不过,信上我会为我的小丽兹多说句好话的。”

“希望你别这样做。丽兹丝毫就不比其他女儿强。我敢说她赶不上简一半俊俏,也没有丽迪亚那样好的性情,亏你总是一味偏向她。”

贝内特先生说道:“她们没有一个值得称道,既愚蠢,又无知,和别的姑娘家没什么两样,可是丽兹却比她的几个姐妹们更伶俐。”

“贝内特先生,你怎么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挖苦自己的女儿呢?你就是以惹怒我为乐,你完全不体谅我本来就有神经衰弱。”

“你误解我了,亲爱的。我对你那神经衰弱症可是敬重有加,它可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听你提到它至少二十个年头了,哪一次我不是肃然起敬,洗耳恭听?”

“唉,你不知道我受的什么罪啊!”

“我倒是希望你能祛病消灾,好好地活下去,看到许许多多年进四五千镑的年轻人搬进来做邻居。”

“如果你不去拜访,就算来了二十位这样的年轻人也无济于事。”

“这要看情况而定,亲爱的,等到有了二十个,我会一一登门造访。”

贝内特先生就是这么性情古怪复杂,既机敏诙谐、喜欢冷嘲热讽,又保守矜持,让人捉摸不定,难怪二十三年的共同生活都不足以让他的妻子真正了解他的性格。而她的心思却不难理解,她是一个悟性平庸、孤陋寡闻、喜怒无常的女人。只要遇事不顺心遂意,就臆想着自己神经衰弱症发作,她平生的大事就是将女儿一一嫁出去,而东走西访四处打探就成了她精神上的慰藉。

第 二 章

贝内特先生是第一批前去拜访宾利先生的人中的一位。虽然自始至终他在妻子面前嘴硬,说不去拜访宾利,可心里老早就有了打算。到了那天晚上,他都还把妻子蒙在鼓里,不想在那时候还是给泄露出来了。事情是这样的:贝内特先生看着二女儿忙着装饰帽子时,冷不丁地对她说道:“丽兹,但愿宾利会喜欢你的帽子。”

“我们压根儿就无法知道宾利先生喜欢什么,反正我们不打算去拜访人家。”她的妈妈忿忿说道。

“可是妈妈,别忘了我们在参加舞会时会见到他的。”伊丽莎白说道,“龙太太答应过我们要引荐一下的呢!”

“我想龙太太不会这样做。她自己就有两个侄女,况且她这个女人又自私又虚伪,我还瞧不上她呢。”

“我也是。”贝内特先生接着话茬说道,“看到你们不打算靠她帮忙,我很高兴。”

贝内特太太不屑搭理他,可又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气,于是开始责骂起女儿来。

“看在老天爷的分上,凯蒂,别一个劲儿地咳嗽了。可怜可怜我的神经吧,都快让你给撕裂了。”

“凯蒂咳嗽也不分个场合,”父亲说道,“太不会安排时间了。”

凯蒂恼怒地回敬了一句:“我又不是咳嗽逗乐呢。”

“你所说的下一场舞会是什么时候,丽兹?”

“从明天算起还有两个星期。”

“呵,事情是这样的。”她的妈妈大喊起来,“龙太太要等到舞会的前一天才会回来。看来她自己都来不及认识他,自然就不可能帮我们引荐了。”

“那样的话,亲爱的,你或许就能胜出你的朋友一筹,反过来把宾利先生介绍给她呢。”

“怎么可能呢?我的贝内特先生,不可能!我自己与他还是素昧平生呢!你怎么能这样热一句冷一句的呢?”

“您考虑问题真是细密周到,令人佩服。两个星期的相识的确太短,转瞬即逝,到头来仍然不能真切地了解一个人。但是假如我们不先去尝试,别人就会捷足先登,结果龙太太和她的侄女就会占尽先机。所以说,如果你不担此大任,那我可就自告奋勇了,我想龙太太会理解这其中的良苦用心的。”

女儿们瞪大眼睛望着父亲,贝内特太太只是一个劲地说:“废话!废话!”

“你这么翻来覆去地嚷嚷,到底是什么意思?”贝内特先生大声叫喊起来。“我们说的都是在替别人牵线搭桥,难道都是胡说八道?我对这点不敢苟同。玛丽,你饱读诗书,博闻强记,应该是一位思想深刻的才女了,说说你的看法吧!”

玛丽很想说点富有哲理的话,可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于是,贝内特先生接着往下说:“既然玛丽还在整理自己的思想,那我们还是回到关于宾利先生的话题上吧!”

“我已经对宾利先生感到厌烦了。”他的妻子叫喊道。

“你这么一说,倒让我感到没趣了。可是以前你为什么不这样告诉我呢?假如今天早上我知道这事,就不会去拜访他了。真是不幸。但是,既然我已经登门造访了,我们就免不了要结识人家。”

女士们立时惊诧万分,这正是他所希望的。尤其是贝内特太太比谁都诧异,一阵狂喜之后,她立刻宣称,这种场面她早就预料到了。

“你真是太好啦,我亲爱的贝内特先生!我就知道当机立断的道理,我就知道你那么疼爱几个女儿,绝不会错过这样攀龙附凤的机会,唉,我别提有多高兴了。你也太会开玩笑了,今天早上就去过了,居然还把我们一直蒙到现在。”

“好了,凯蒂,你可以想怎么咳嗽就怎么咳嗽了。”贝内特先生说着,走出了房间,看着妻子那副欢天喜地的模样,不免生出几分厌恶。

“你们的爸爸多么出色呀,姑娘们。”房门一关上,贝内特太太就叫嚷开了,“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样才能报答他的爱呢!不过,在这件事上,我也功不可没。说实在的,到了我们这岁数,就算是天天结识新朋友也不如今天这么让人高兴。但是为了你们,我们做什么都心甘情愿。丽迪亚,我的心肝,虽然你年龄最小,但是我敢肯定,到了舞会上,宾利先生一定会请你跳舞。”

丽迪亚毫不怯场,说:“嗬,我才不担心呢。我年龄最小,可身材最高。”

接下来,这母女几人的话题就没有离开宾利先生,猜测着他何时回访贝内特先生,计划着什么时候邀请他共餐,整个晚上在没完没了的议论中就这么过去了。


第?三?章

贝内特太太在五个女儿的协助下,千方百计想从丈夫口里套出一些有关宾利先生的情况,却始终未能得到令人满意的信息,她们从多方面向贝内特先生发起攻势,正面提问啦,巧妙想象啦,迂回推测啦,真可谓用尽心机,但贝内特先生毕竟道高一丈,没让她们的图谋得逞,她们也就无可奈何,只好从邻居卢卡斯夫人那里去打听一些二手信息。卢卡斯夫人全是赞誉之辞,威廉爵士对宾利先生也满意有加,说他年轻英俊,风流倜傥,和蔼可亲。最重要的是,他还打算率一大批人去参加即将举行的舞会呢。还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令人兴奋的呢?喜欢跳舞是坠入爱河的第一步,姑娘们都满怀希望,渴望着赢得宾利先生的倾心。

“我要是能看到我的一个女儿在泥泽地别墅幸福地安家,其他几个女儿也能攀上这样好的姻缘,那就终身无憾了。”贝内特太太对丈夫这样说。

不几天,宾利先生前来回访贝内特先生,在书房里坐了约莫十分钟。他对贝内特先生家几个女儿的美貌早有耳闻,实指望这次能一睹芳颜,不想只见到了她们的父亲。而这些小姐们还是要幸运一些,她们利用得天独厚的条件,从上方的窗户里把宾利先生看了个真真切切:他身着蓝色外套,骑的是黑色骏马。

不久,贝内特一家就向宾利先生发出邀请,请他赴宴,贝内特太太还计划好了精心制作什么样的拿手菜。可是宾利先生的回话使这一切得往后推延。他说自己将于次日进城,故而无法抽身赴宴,等等。贝内特太太顿时感到左右为难,不知所措。她怎么也想象不出,这个宾利先生才到赫特福郡不久就进城,到底会有什么事?想着想着,她不由得担心起来,害怕他可能一直这样东奔西走,根本不会在泥泽地别墅长久安顿下来。后来听卢卡斯夫人说,宾利先生这次去伦敦好像为了邀请一大班人马来参加舞会,这才消除了她的一些担心。不久又传来消息说,宾利先生将携十二位佳丽和七位先生前来赴会。一听说要来那么多的女士,这儿的姑娘们不由得黯然伤心。可是等到了舞会的前一天她们又听说宾利先生从伦敦带来的女士没有十二位,仅有六位,而且其中五位是他的亲姊妹,还有一位是他的表妹,这消息让她们大舒了一口气。到了舞会开始,这一行人走进舞厅时,人们发现他们只有五人:宾利先生本人,他的两位姐妹,姐夫以及另外一位年轻男人。

宾利先生仪表堂堂,温文尔雅,举止自然得体,待人和颜悦色。他的姐妹天生丽质,有着高贵不俗的气质。他的姐夫赫斯特先生仅仅只是看上去颇有教养,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而他的朋友达西先生则身材高大,相貌不俗,英俊潇洒,气宇超凡,很快就赢得满堂注目。更有甚者,他入场不足五分钟,关于他年进万镑的话就在人群中传开了。男士们说他真是玉树临风,女士们则称他比宾利先生更英俊。他每到一处都有人们艳羡的目光追随。当舞会进展到一半的时候,他的行为举止终于激起了人们的憎恶之情,致使他的人气急转直下。人们发现这家伙高傲、不合流、难相处,纵然他在德比郡的偌大家产也无法挽回已然在人们心目中形成的恶感,大家觉得他那副神情实在令人憎恶,根本不能和他的朋友宾利先生相媲美。

宾利先生很快就与在场的主要人物们熟识了。他热情奔放,翩翩起舞,场场不漏,只恨这场舞会结束得太早。他甚至放话说他将在泥泽地别墅亲自举行一场舞会。这种可亲可敬的品质本身就说明了一切。他和他的朋友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达西先生只是和赫斯特太太和宾利小姐各跳了一曲,而将其他女士冷落一旁,整个晚上就是在大厅里四处走动,偶尔与同伴们说上几句。他的个性就是那样鲜明,他算得上是世界上最高傲、最可憎的人了,谁都不希望再见到他,对他最为反感的要数贝内特太太了。她对达西先生的言谈举止没有丝毫好感,特别是看到他怠慢了她的一个女儿时,她心中的厌恶之情顿时化作一团憎恨。

由于男宾少于女士,伊丽莎白·贝内特有两场舞被冷落一旁,坐在一边观看。一次,宾利先生从舞池下来,用了几分钟时间来劝说达西先生去跳舞,他的朋友碰巧就站在离伊丽莎白很近的地方,他们之间的谈话被她听了个清清楚楚。

“上场吧,达西,”宾利先生说,“我非得让你跳舞不可。我不喜欢看到你一个人傻乎乎地站着。你最好上场来跳舞。”

“我是决意不跳了,你知道,除非我与舞伴特熟,否则我讨厌跳舞,这样一场舞会简直让人难以忍受。你的姐妹们都在忙活,而要是和在场的其他任何一位女士跳舞,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在经受刑罚。”

“瞧,我可不会像你那样挑剔。”宾利叫出声来,“我敢说,我这一生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今晚这么多可爱的姑娘呢。你看,其中有几位还真是美艳超凡呢!”

“你的舞伴是这大厅里唯一漂亮的姑娘。”达西说着,眼睛瞅着贝内特家的大小姐。

“噢,她可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姑娘。不过,她们姐妹中就有一位还坐在你身后,我敢说,也是非常美丽可人。我来让我的舞伴把你介绍给她,好吗?”

“你说的是哪一位?”达西转过身,往伊丽莎白身上打量了一会儿,正巧碰到对方的目光。四目相对,达西赶紧避开,冲着朋友淡淡地说道:“她的长相倒也还过得去,可是还没有美得让我一见倾心。况且此时此刻,我也没有兴趣去抬举那些被别的男人冷落的年轻姑娘。你还是回到你的舞伴的身旁,去欣赏她的微笑吧!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听了这话,宾利先生回到了舞场,达西先生也走开了。伊丽莎白仍坐在那里,她原先对达西尚心存亲切和热情,此刻荡然无存。可是她生性活泼顽皮,对一切滑稽可笑的事情都能怡然处之,于是她把刚才的事兴致勃勃地告诉了朋友们。

对贝内特一家来说,这是一个愉快的晚上。贝内特太太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大女儿大受泥泽地别墅那一行人的青睐:宾利先生还请她跳了两曲,他的姐妹们对她也是另眼相待。简和她妈妈一样对此十分得意,只是她没有那样显露而已。伊丽莎白也感觉到了简的喜悦。玛丽听到有人向宾利小姐提起过自己,说自己是这一带最有才华的女子。凯瑟琳和丽迪亚也非常幸运,整个舞会中她们从未缺少过舞伴,这可是在舞会上她们最为关心的事情。就这样,她们兴高采烈地回到了龙博恩村(她们在这村上算得上大户)。回到家里,贝内特先生还没有睡觉。他只要翻开书就会把时间忘到脑后;而此刻,他满脑子翻涌的是对这场曾激起美妙憧憬的舞会的好奇。他本认为妻子对那位初识的年轻人会大失所望,可是很快就发现自己所听到的事情却正好相反。

“哎呀,我亲爱的贝内特先生,”妻子一进屋就嚷嚷起来,“这个夜晚多么愉快,这场舞会多么精彩!你要是在场就好了。咱们的简可是最受青睐的了,那情景简直无法形容。人人都夸她容颜出众,宾利先生也认为她是国色天香,竟然请她跳了两曲舞呢!你想想,亲爱的,他请她跳了两曲,这可是半点不假的呀!整个舞厅得到宾利先生第二次邀请的只有你女儿一人。起先,他邀请的是卢卡斯小姐,看到他俩站在一起,我着实恼怒了一阵子,不过还好,他并不欣赏她。事实上,你知道,没有人会的。简走进舞池的时候,他似乎一下子着迷了,赶忙打听她的姓名,请人引荐,请她跳了一曲双人舞。接下来,他与金小姐跳了第三曲,与玛丽亚·卢卡斯跳了第四曲,第五曲又是与简一起跳的,然后就是丽兹、包兰格……”

“要是他对我有点怜悯之心的话,就不会那么跳个不停,跳那一半都已经够多的了。”她的丈夫不耐烦地嚷了起来,“看在上帝的分上,别再提他的什么舞伴了。嗨,真希望他跳第一场舞就扭伤了脚踝骨。”

“哎呀,亲爱的,我对他十分满意。”贝内特太太接上话茬说道,“他那么英俊,他的姐妹们那样迷人,我这辈子还真没见过有什么比她们的礼服更精美的了。我敢说,赫斯特太太长裙上的花边……”

她的话又一次被打断。贝内特先生最讨厌别人谈论服饰。无奈之中,她只好换了一个相关的话题,以尖酸刻薄略带夸张的话语,谈起了达西先生那惊人的无礼。

末了,她补充说道:“不过我敢肯定,丽兹没有得到他的欢心,也没什么可惜的,他根本就不配让人去取悦。那家伙是个十足的讨厌鬼,高傲、自负,实在让人受不了。他一会儿走到这里,一会儿踱到那里,寻思着自己多么了不起呢!长得也不够英俊,谁愿意和他跳舞?亲爱的,我真希望你能在场,给他一顿呵斥。那家伙实在可恶。”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暂无浏览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9AM - 6P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