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米yamibuy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喻世明言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13.10 送积分 : 0
已售完
 收藏商品
提醒我

想要第一时间知道到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 2008-04-01 品牌属地 : 中国 出版社 : 齐鲁书社 语言 : 中文 ISBN : 9787533303976 版次 : 2 页数 : 427 包装 : 平装 著者 : 冯梦龙,梁成
内容简介

《喻世明言》为话本小说集。明末冯梦龙著。与其另两部话本小说集,《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合称“三言”。《喻世明言》所收作品题材广泛,描绘了城市市民生活的真实面貌,体现了市民阶层的思想、愿望和道德标准。其内容大致包括几个部分:一、赞扬忠贞爱情、谴责忘恩负义,如《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二、揭露官场黑暗,如《沈小霞相会出师表》;三、反映敌寇入侵和百姓痛苦,如《杨八老越国奇逢》;此外,还有歌颂舍生为友的《羊角哀舍命全交》,以及描写神仙佛道的《粱武帝累修成佛》等。
目录

前言

第一卷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
第二卷 陈御史巧勘金钗钿
第三卷 新桥市韩五卖春情
第四卷 闲云庵阮三偿冤债
第五卷 穷马周遭际卖追媪
第六卷 葛令公生遣弄珠儿
第七卷 羊角哀舍命全交
第八卷 吴保安弃家赎友
第九卷 裴晋公义还原配
第十卷 滕大尹鬼断家私
第十一卷 赵伯升茶肆遇仁宗
第十二卷 众名姬春风吊柳七
第十三卷 张道陵七试赵升
第十四卷 陈希夷四辞朝命
第十五卷 史弘肇龙虎君臣会
第十六卷 范巨卿鸡黍死生交
第十七卷 单符郎全州佳偶
第十八卷 杨八老越国奇逢
第十九卷 杨谦之客舫遇侠僧
第二十卷 陈从善梅岭失浑家
第二十一卷 临安里钱婆留发迹
第二十二卷 水绵庵郑虎臣报冤
第二十三卷 张舜美灯宵得丽女
第二十四卷 杨思温燕山逢故人
第二十五卷 晏平仲二桃杀三士
第二十六卷 沈小官一鸟害七命
第二十七卷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
第二十八卷 李秀卿义结黄贞女
第二十九卷 月明和尚度柳翠
第三十卷 明悟禅师赶五戒
第三十一卷 闹阴司司马貌断狱
第三十二卷 游酆都胡母迪吟诗
第三十三卷 张古老种瓜娶文女
第三十四卷 李公子救蛇获称心
第三十五卷 简帖僧巧骗皇甫妻
第三十六卷 宋四公大闹禁魂张
第三十七卷 梁武帝累修归极乐
第三十八卷 任孝子烈性为神
第三十九卷 汪信之一死救全家
第四十卷 沈小霞相会出师表
精彩书摘

仕至千钟非贵,年过七十常稀。浮名身后有谁知?万事空花游戏。休
逞少年狂荡,莫贪花酒便宜。脱离烦恼是和非,随分安闲得意。
这首词名为《西江月》,是劝人安分守己,随缘作乐,莫为酒、色、财、气四字,损却精神,亏了行止。求快活时非快活,得便宜处失便宜。说起那四字中,总到不得那“色”字利害。眼是情媒,心为欲种。起手时,牵肠挂肚,过后去,丧魄销魂。假如墙花路柳,偶然适兴,无损于事,若是生心设计,败俗伤风,只图自己一时欢乐,却不顾他人的百年恩义。假如你有娇妻爱妾,别人调戏上了,你心下如何?古人有四句道得好:
人心或可昧,天道不差移。
我不淫人妇,人不淫我妻。
看官,则今日听我说《珍珠衫》这套词话,可见果取不爽,好教少年子弟做个榜样。
话中单表一人,姓蒋名德,小字兴哥,乃湖广襄阳府枣阳县人氏。父亲叫做蒋世泽,从小走熟广东做客买卖。因为丧了妻房罗氏,止遗下这兴哥,年方九岁,别无男女。这蒋世泽割舍不下,又绝不得广东的衣食道路,千思百计,无可奈何,只得带那九岁的孩子同行作伴,就教他学些乖巧。这孩子虽则年小,生得:
眉清目秀,齿自唇红;行步端庄,言辞敏捷,聪明赛过读书家,伶俐
不输长大汉。人人唤做粉孩儿,个个羡他无价宝。
蒋世泽怕人妒忌,一路上不说是嫡亲儿子,只说是内侄罗小官人。原来罗家也是走广东的,蒋家只走得一代,罗家到走过三代了。那边客店牙行,都与罗家世代相识,如自己亲眷一般。这蒋世泽做客,起头也还是丈人罗公领他走起的。因罗家近来屡次遭了屈官司,家道消乏,好几年不曾走动。这些客店牙行见了蒋世泽,那一遍不动问罗家消息,好生牵挂。今番见蒋世泽带个孩子到来,问知是罗家小官人,且是生得十分清秀,应对聪明,想着他祖父三辈交情,如今又是第四辈了,那一个不欢喜。
闲话休题。却说蒋兴哥跟随父亲做客,走了几遍,学得伶俐乖巧,生意行中,百般都会,父亲也喜不自胜。何期到一十七岁上,父亲一病身亡。且喜刚在家中,还不做客途之鬼。兴哥哭了一场,免不得揩干泪眼,整理大事。殡殓之外,做些功德超度,自不必说。
七七四十九日内,内外宗亲都来吊孝。本县有个王公,正是兴哥的新岳丈,也来上门祭奠,少不得蒋门亲戚陪侍叙话。中间说起:“兴哥少年老成,这般大事,亏他独力支持。”因话随话间,就有人撺掇道:“王老亲翁,如今令爱也长成了,何不乘凶完配,教他夫妇作伴,也好过日。”王公未肯应承,当日相别去了。众亲戚等安葬事毕,又去撺掇兴哥。兴哥初时也不肯,却被撺掇了几番,自想孤身无伴,只得应允。央原媒人往王家去说,王公只是推辞,说道:“我家也要备些薄薄妆奁,一时如何来得?况且孝未期年,于礼有碍,便要成亲,且待小祥之后再议。”媒人回话,兴哥见他说得正理,也不相强。
光阴如箭,不觉周年已到。兴哥祭过了父亲灵位。换去粗麻衣服,再央媒人王家去说,方才依允。不隔几日,六礼完备,娶了新妇进门。有《西江月》为证:
孝幕翻成红幕,色衣换去麻衣。画楼结彩烛光辉,合卺花筵齐备。那
羡妆奁富盛,难求丽色娇妻。今宵云雨足欢娱,来日人称恭喜。
说这新妇是王公最幼之女,小名唤做三大儿,因他是七月七日生的,又唤做三巧儿。王公先前嫁过的两个女儿,都是出色标致的。枣阳县中,人人称羡,造出四句口号,道是:
天下妇人多,王家美色寡。
有人娶着他,胜似为驸马。
常言道:“做买卖不着,只一时;讨老婆不着,是一世。”若干官宦大户人家,单拣门户相当,或是贪他嫁资丰厚,不分皂白,定了亲事。后来娶下一房奇丑的媳妇,十亲九眷面前,出来相见,做公婆的好没意思。又且丈夫心下不喜,未免私房走野。偏是丑妇极会管老公,若是一般见识的,便要反目,若使顾惜体面,让他一两遍,他就做大起来。有此数般不妙,所以蒋世泽闻知王公惯生得好女儿,从小便送过财礼,定下他幼女与儿子为婚。今日娶过门来,果然娇姿艳质,说起来,比他两个姐儿加倍标致。正是:
吴宫西子不如,楚国南威难赛。
若比水月观音,一样烧香礼拜。
蒋兴哥人才本自齐整,又娶得这房美色的浑家,分明是一对玉人,良工琢就,男欢女爱,比别个夫妻更胜十分。三朝之后,依先换了些浅色衣服,只推制中不与外事,专在楼上与浑家成双捉对,朝暮取乐,真个行坐不离,梦魂作伴。自古苦日难熬,欢时易过,暑往寒来,早已孝服完满,起灵除孝,不在话下。
兴哥一日间想起父亲存日广东生理,如今担阁三年有余了,那边还放下许多客账,不曾取得,夜间与浑家商议,欲要去走一遭。浑家初时也答应道:“该去。”后来说到许多路程,恩爱夫妻,何忍分离?不觉两泪交流。兴哥也自割舍不得,两下凄惨一场,又丢开了。如此已非一次。
光阴荏苒,不觉又捱过了二年。那时兴哥决意要行,瞒过了浑家,在外面暗暗收拾行李。拣了个上吉的日期,五日前方对浑家说知,道:“常言坐吃山空,我夫妻两口,也要成家立业,终不然抛了这行衣食道路?如今这二月天气,不寒不暖,不上路更待何时?”浑家料是留他不住了,只得问道:“丈夫此去几时可回?”兴哥道:“我这番出外,甚不得已,好歹一年便回,宁可第二遍多去几时罢了。”浑家指着楼前一棵椿树道:“明年此树发芽,便盼着官人回也。”说罢,泪下如雨。兴哥把衣袖替他揩拭,不觉自己眼泪也挂下来。两下里怨离惜别,分外恩情,一言难尽。
到第五日,夫妇两个啼啼哭哭,说了一夜的说话,索性不睡了。五更时分,兴哥便起身收拾,将祖遗下的珍珠细软,都交付与浑家收管,自己只带得本钱银两、账目底本及随身衣服、铺陈之类。又有预备下送礼的人事,都装叠得停当。原有两房家人,只带一个后生些的去;留一个老成的在家,听浑家使唤,买办日用。两个婆娘,专管厨下。又有两个丫头,一个叫晴云,一个叫暖雪,专在楼中伏侍,不许远离。分付停当了,对浑家说道:“娘子耐心度日,地方轻薄子弟不少,你又生得美貌,莫在门前窥瞰,招风揽火。”浑家道:“官人放心,早去早回。”两下掩泪而别。正是:
世上万般哀苦事,无非死别与生离。
前言/序言

在中国,作为一种文类的小说艺术虽然晚出,可是,如果和欧洲文学史上的小说相比,则又是早产儿。在欧洲文学史上,十四世纪的卜伽丘的《十日谈》是划时代之作,开始了小说的新纪元;而同样作为市民文艺式样的“宋元话本”,则早于《十日谈》两个半世纪。事实是:自从平凡而富有生气的市民进入小说界,小说王国的版图便从根本上改观了。作为市民文艺的宋元话本在中国小说史上承前启后,独树一帜,自成一个新阶段。它的兴起是中国小说文学从内容到形式向生活突进的一大解放;同时又是中国小说文学走向群众、走向艺术高峰的一道桥梁,它为中国小说开辟了一个崭新的天地,从而使小说这个文学上的“私生子”在文坛上争得了不容忽视的地位。
历史进入明代,我国的小说已蔚为大国。明代初年横空出世的两部杰作——《三国演义》和《水浒传》标志着一种时代风尚。它们几乎都是气势磅礴、恢宏雄健,给人以力的感召。明代中后期,小说又有了新的发展,神魔小说《西游记》俏比幽托,揶揄百态,折射出当时社会上的种种弊端和丑恶现象。世情小说《金瓶梅》把现实的丑引进了小说世界,从而引发了小说观念的又一次变革。这些被鲁迅称之为“时代精神所居的大宫阙”的长篇小说,充分显示了它们的作者百科全书式的知识和对历史与生活的特殊的人生感悟。
与此同时,另一个引人瞩目的小说现象是:一些有远见的通俗文学的爱好者,不仅将原来流传的话本加以改写和润色,汇集刊刻;有的人还运用话本形式创作新的白话短篇小说,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一书中把这些作品称为“拟话本”。话本和拟话本都是白话小说,不同的是,后者已经不是艺人讲说用的底本,而是供阅读的案头文学了。拟话本的创作高潮,正是出现于明代中后期。其中代表人物冯梦龙和凌濛初就将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创作推到了另一个峰顶。

明末天启年间(1621-1627)被人称之为“全能”通俗文学作家冯梦龙“因贾人之请”,先后纂辑了《喻世明言》(即《古今小说》、《警世通言》、《醒世恒言》)(见绿天馆主人《喻世明言·序》)。小说史家一向把这三部集子合称为“三言”。《警世通言》刊行于天启四年(1624),《醒世恒言》刊行于天启七年(1627),而《喻世明言》的出版,又早于两书。“三言”虽非同时刊刻,但是它们的编印,却无疑是一个有计划的工作。传本《古今小说》扉页上有书铺天许斋的三行题识,中云:“本斋购得古今名人演义一百二十种,先以三分之一为初刻云。”而在《古今小说》目录之前,也题有《古今小说一刻》。这说明《古今小说》本来是编者给自己纂辑的几部通俗小说选集所拟定的一个总名。当《古今小说一刻》增订再版时,书名已改为《喻世明言》。而二刻和三刻正式出版的时候都各自标明了自己的书名,即《警世通言》和《醒世恒言》。结果,《古今小说》反而成了《喻世明言》的一个异名了。
冯梦龙不是一个普通艺匠,而是个心底有生活的独具只眼的文史大家。他对于这一百二十篇小说,并不是单纯的收藏和交付书商刻印,而是进行了一次矜慎的去芜取菁的遴选工作。人们只要拿早于冯氏的洪梗编选的《清平山堂话本》和“三言”比较一下,就不难看出,除独具艺术魅力的优秀之作《快嘴李翠莲记》未被收进“三言”中以外,其他冯氏书中没有入选的,大多是一些平庸之作。因此,我们不妨这样看:尽管“三言”还不是宋、元、明三代话本小说的全集,但它几乎把当时广泛流行的脍炙人口的作品网罗无遗了。正因为如此,冯梦龙的同代人、另一位著名的小说家凌漾初在他的《拍案惊奇·序》中说:
独龙子犹所辑《喻世》等诸言,颇存雅道,时著良规,一破今时陋习。而宋元旧种,亦被搜括殆尽,肆中人见其行世颇捷,意余当别有秘本,图出而衡之,不知一二遗者,皆其沟中之断芜,略不足陈已。
事实上,“三言”一出,就不胫而走,其流传之广,读者之多,以及影响之深远,在古代短篇小说中几无与其相颉颃者,也是明证。
冯梦龙生于明万历二年(1574),正当明代盛极而衰的时候。他的生平,在《苏州府志》卷八十一“人物”中,有简明的记载:
冯梦龙,字犹龙,才情跌宕,诗文丽藻,尤明经学。崇祯时,以贡选寿宁知县。
他约卒于南明隆武二年(1646)。他的一生只有那短促的四年游宦生活,而主要精力都用在编辑、创作方面。已知著述不下六七十种,堪称宏富,所涉猎的范围极为宽广,经、史、子、集,无所不治。尤精于戏曲、小说、俗曲等通俗文学,规模宏伟的“三言”,更使他获得了不朽的声誉。今人魏同贤先生经多年搜集,选择海内外最佳版本,审慎整理,影印出版的《冯梦龙全集》共二十七种,约两万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版)。这说明冯梦龙绝非轻材小慧的作家所能比拟。他把自己编选的小说分别题名为《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是同他本人长期形成的小说观念特别是对小说功能的理解有着密切的关系。许自昌《樗斋漫录》卷六说他“酷爱李氏(卓吾)之学,奉为蓍蔡”。李卓吾文学思想上一个重要特点是敢于突破封建正统文人鄙视通俗小说戏曲的偏见,把通俗小说中的《水浒传》等和《史记》、杜诗并列,并认为至文无分古今。冯梦龙也是如此。在“三言”的各篇能体现冯氏小说观的序中,都一致强调了小说的社会教化功能。他把小说当做严肃的“经国之大业”,治世的手段。在署名“绿天馆主人”的《喻世明言·序》中说,好的小说能使“怯者勇,淫者贞,薄者敦,顽钝者汗下。虽日诵《孝经》、《论语》,其感人未必如是之捷且深”。他重视小说所以能吸引人的原因,是它的艺术感染力和它激励人、影响人精神的作用。一在《醒世恒言》的序中,除了反复强调小说的教化作用以外,甚至还把小说的意义提高到了以为有国者借鉴。同那些把小说当做雨窗寂寞、长夜无聊的消闲解闷的传统观念相悖,他公开为自己的小说选集命名为《喻世》、《警世》、《醒世》。用冯氏的话说:“明者,取其可以导愚也。通者,取其可以适俗也。恒,则习之而不厌,传之而可久。三刻殊名,其义一耳。”(可一居士《醒世恒言·序》)很明显,冯氏是想通过小说来劝谕世人、警戒世人、唤醒世人的。当然,今天看来,这些提法是过分夸大了小说的社会功能和社会效果,不免有失之偏颇之处,但他提出的却是属于具有反封建正统观念的为人生而艺术的理论。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暂无浏览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9AM - 6P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