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与快乐
  • 文学与快乐

文学与快乐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10.60 送积分 : 0
 加入购物车
 收藏商品

送至: 91789 有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我要搜:

可送加拿大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你可能感兴趣的商品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 2016-01-01 品牌属地 : 中国 出版社 : 人民文学出版社 ISBN : 9787020110889 版次 : 1 印刷时间 : 2016-02-01 包装 : 平装 著者 : 张柠 用纸 : 胶版纸
内容简介

中国文学为何罕见“快乐者”形象?文学能否摆脱“欢愉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的魔咒?张柠教授以活泼的笔调,融叙事学、伦理学、社会学诸学科方法,探寻中国文学何以“不快乐”之原因,并以贾宝玉、西门庆、猪八戒等经典文学形象为例,破解中国文化深层隐秘的快乐密码——

土谷祠里的阿Q:论小人之乐

大观园里的贾宝玉:论贵人之乐

清河县里的西门庆:论恶人之乐

西天路上的猪八戒:论俗人之乐

桃花岛上的周伯通:论逍遥之乐


作者简介

张柠,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有《民国作家的观念与艺术》《感伤时代的文学》《土地的黄昏》《再造文学巴别塔》《白垩纪文学备忘录》《文化的病症》《叙事的智慧》等著作。

目录

引论:诗可以乐?——读钱锺书先生《诗可以怨》

第一章 土谷祠里的阿Q:论小人之乐

一、 快乐的小人阿Q

二、 作为文学形象的阿Q

三、 原始的唯物的快乐

四、 阿Q与快乐的分类学

五、 阿Q的快乐秘诀

六、 小结

第二章 大观园里的贾宝玉:论贵人之乐

一、 快乐:从小圆满走向大圆满

二、 道教的快乐哲学和修炼实践

三、 贵族公子贾宝玉的快乐标准

四、 正邪之道德与清浊之美学

五、 贾宝玉的快乐之途和方法

六、 小结

第三章 清河县里的西门庆:论恶人之乐

一、 情欲标本:《金瓶梅》和《红楼梦》

二、 肉体快乐和西门庆行乐之法

三、 西门庆稳固的“欲望三角形”

四、 家庭与家族:快乐空间分析

五、 宫廷与妓院:欲望空间镜像

六、 小结

第四章 西天路上的猪八戒:论俗人之乐

一、 与猪八戒相关的文学问题

二、 从天而降的“低模仿人物”

三、 猪的快乐:肉体化和俗世化

四、 对八戒享乐心理的精神分析

五、 猪八戒获取快乐的基本方法

六、 小结

第五章 桃花岛上的周伯通:论逍遥之乐

一、 中国文学快乐表达的艰难

二、 儒家的逃避和道家的张扬

三、 金庸的小说和反常的人物

四、 射雕英雄的五种人生模式

五、 周伯通的孩童式逍遥之乐

六、 小结

参考文献

后记

精彩书摘

《金瓶梅》以明代山东清河县市井日常生活为背景,讲述了一个以官商西门庆及其众妻妾为核心的欲望故事。前八十回是因,后二十回是果。开局时尽享繁华,认娼作妻;结局时妻离子散,妻入娼门,可谓是“因果报应丝毫不爽”。《金瓶梅》与《红楼梦》为中国叙事文学之“双璧”,一者写“情”(贾宝玉为“情圣”),一者写“欲”(西门庆乃“欲郎”)。这里的“情”和“欲”,都是中国传统文学中所忌讳、所逃避、要删除的。因此,《红楼梦》和《金瓶梅》如中国文化中的“飞来峰”,都具“史家笔法”,而不强就儒、释、道既定成说,重在“情”和“欲”二字,试图填补中国叙事文学中“情”与“欲”的空白。

《金瓶梅》中的主人公西门庆是一个活得“不亦乐乎”的人,既没有阿Q那种因物质匮乏而产生的困扰,也没有贾宝玉那种因精神问题而生出的不满,西门庆就是一个快乐的大活宝。西门庆的快乐来源与前面两者都有差别。就执着于肉体欲望这一点而言,西门庆与阿Q相似;而不同于阿Q欲望经常不能得到满足,西门庆欲望的满足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肉体欲望能轻而易举满足这一点而言,西门庆与贾宝玉相似,不同在于,贾宝玉的目标在“情”这种超越肉体欲望的东西,西门庆没有这些要求,他只对“欲望”本身感兴趣,因此西门庆没有贾宝玉的大苦大悲。

西门庆的快乐秘诀很简单,就是一个“过”字:过分、过度、过失、过犹不及进而一过再过,一直到过世罢休。其一生就是在这个“过”字的控制下“及时行乐”的一生。他在追求金钱财富和女人上贪多求众,他的快乐就是建立在对贪欲无尽的需求之上。西门庆的快乐,就是肉体的超前支出。为此,他成日需要吃肉饮酒,还要求助于外药之术。由此观之,西门庆实在是一个极端分子,他与中国文化主张节制、中和之美德毫无关系,所以称西门庆为“恶人”一点也不为过。

要满足肉体快乐的不断支出,必须保证财富的不断增长,为了财富的不断增长,就必须要为财富寻找保证,权力就是最好的保证。西门庆通过不断积攒钱财、官位、女人,将“权力—金钱—女人”三个原本不甚相关的东西,联系在一起,仿佛变成了一个“三位一体”的“西门神”,在清河县乃至东平府,呼风唤雨、独霸天下。这位三十岁出头的商人,开着个生药铺和几家绸缎店,搞一些官倒、走私、偷税的伎俩,竟然搅乱了清河县,波及了东平府,惊动了皇帝爷。这个与肉体快乐相关的,由“权力—金钱—女人”所构成的“欲望三角形”,就成为了西门庆满足其恶人之乐的坚固基础。

西门庆之所以能一过再过,没有外在阻力和约束实现他的恶人之乐,是因为他的家庭——他及时行乐的主要场所,实在不是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家庭。在他的家庭中,缺乏嗣承关系、同胞关系,姻亲关系更是混乱不堪。按照常理,传统家庭中人伦礼法的实施过程,应该由家族内部家法和舆论监督,但西门庆的家庭,在纵向上看是个孤岛,在整个清河县城,姓西门的独一无二;在横向上看,它并不通往时间上的祖先,而是通向当下的官府和权力,所以道德对他没有约束力。为了满足做嫖客能偷和嫖的隐秘心理,西门庆便直接把妓女找到家里来,家里天天花天酒地接待各级官员,酒席上要请歌妓作陪,于是来了一群妓女——李桂姐、李桂卿、吴银儿、郑月儿、韩金钏儿、郑爱香儿等。妓女李桂姐成了吴月娘的干女儿,更能名正言顺进出于西门庆的家门。至此,西门庆的家庭成为一个宫廷和妓院的模仿品,同时具备了皇宫的权威性和妓院的淫乱性,或者说是在金钱支配下的畸形的权力和畸形的自由。

西门庆有了“权力—金钱—女人”稳固的“欲望三角形”做基础,又把自己的家庭改造成为宫廷加妓院的模式,终于“功德圆满”地实现了其恶人之乐的理想,足不出户,尽享皇宫和妓院的双重快乐。然而,“次第明月圆,容易彩云散。乐极生悲,否极泰来,自然之理。西门庆但知争名夺利,纵意奢淫,殊不知天道恶盈,鬼录来追,死限临头。”这是第七十八回的话,到第七十九回,西门庆就淫欲过度而死。

西门庆的“女人—金钱—权力”这个“欲望三角形”,和当皇帝与当嫖客合二为一的结合体,呈现了世代流传的欲望故事的潜在构型,代表了中国男人最心仪、最隐秘的梦想。能当上皇帝的人毕竟少,更多的是日常生活中的庸常人,而这些占多数的中国男人,不是阿Q,就是西门庆。或者说,穷则阿Q,达则西门庆。至于“情圣”贾宝玉,实在是个稀罕物儿。

……

前言/序言

后记

讨论文学中的“快乐者”形象,这一想法早就有了,只是一直没有付诸实施而已。几年前,读初中的儿子迷上了捷克作家哈谢克的《好兵帅克历险记》。在读这部小说的时候,他的房间里传来阵阵笑声。他不时地拿着书跑到我身边念给我听,一边念,一边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他还邀我一起欣赏捷克著名画家拉达笔下的帅克之尊荣:婴儿肥的笑脸、滑稽的小翘鼻子、若隐若现的麻子点般的胡须茬。上等兵帅克,的确是文学形象史上一位罕见的快乐形象。这位整天泡酒馆逗乐子的胖子,这位专门给杂种狗伪造纯血统证明的狗贩子,面对战争他无所畏惧,勇敢地介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他拄着拐杖、拖着患风湿性关节炎的双腿,坐上由保姆推着的轮椅,高喊“打到贝尔格莱德去!”面对被密探揭发的危险,面对被扔进监狱的遭遇,他温柔顺从、不卑不亢,总在杞人忧天。他无论出现在哪里,哪里就快乐不已、笑点迭出。在疯人院里,他严谨的逻辑推论,让所有的医生都怀疑自己有病。他让战争的逻辑、法理的逻辑,在他无辜的笑脸面前,在他发傻的天真面前,统统变成了笑话。

我当时就想,这样一部优秀的、篇幅不小的世界名著,竟然能够让一位初中生爱不释手、乐不可支,实在是很奇妙的事情。当时我就萌发了要写一写那些文学史上著名的“快乐者”形象的念头,比如好兵帅克,堂吉诃德和桑丘·潘萨,庞大固埃(拉伯雷小说《巨人传》中的人物),等等。

当我动笔写《文学与快乐》的时候,我想把上述西方文学中的“快乐者”形象暂时搁置一下,将目光聚焦于中国文学。我随即检讨中国文学史上的名篇巨著,发现似乎很难找到像好兵帅克那样的“快乐者”形象,也很难找到能够将阅读快感与文学性有机结合在一起的作品。尽管如此,但也不能说“快乐者”形象完全找不到。我首先就想到了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这是一位令人发笑的喜剧人物。猪八戒也算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快乐者”形象。但接下来我就犯难了,很难找到与此论题相关的合适的研究对象。我一度认为,中国文化中最快乐者,应该是农人,遗憾的是,农人不仅没有变成快乐的文学形象,反而成了悲惨的、哀伤的、痛苦的代名词。女性就更不用提了,除非她变成了精怪、鬼魂或者狐狸。至于其他文学名著中的人物,也不能说他们不快乐,只是快乐得不利索,他们要么苦中作乐,要么苦乐参半,要么乐极生悲,快乐的螳螂后面总是跟随着黄雀,甚至还不止一只,这令人沮丧。

如果硬要在这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人群中寻找“快乐者”形象,我也只能说,费尽心机找到的不过是一些“快乐的碎片”。那么好吧,将这些“快乐的碎片”拼贴在一起,也是一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于是,我便开始了整整一年的艰难的寻找和拼贴,结果就这样,拼成了这本小书。最大的遗憾是,这本书和写作本身,似乎有悖于写作的初衷,它的写作过程本身并不快乐,甚至伴随着诸多苦恼。是不是因为寻找的难度太大,拼贴的工艺太复杂,发掘的工具太沉重,以至于将快乐压抑住了呢?我猜想,“快乐者”形象塑造,属于美学范畴;“快乐”主题本身,则属于伦理学范畴。美学与伦理学之间的转换关系的理论,是有迹可循的,但在“快乐”层面上进行转换,则会遇到很多障碍,正如本书“引论”中所讨论的那样。我将这两者扯在一起,可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这部小书终于要出版了。感谢所有给予我支持的亲人、朋友和学生。感谢人民文学出版社给这部小书以出版的机会。感谢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对我的研究工作的大力支持。感谢那些能给我们带来快乐的文学。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文学与快乐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7AM-12:30AM

美东时间: 10AM-3:30A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