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鸟国际大奖童书系列:挡火车(彩插版)
  • 布谷鸟国际大奖童书系列:挡火车(彩插版)

布谷鸟国际大奖童书系列:挡火车(彩插版)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9.60 送积分 : 0
已售完
 收藏商品

送至: 91789 暂时缺货

提醒我

想要第一时间知道到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我要搜:

可送加拿大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你可能感兴趣的商品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语言 : 中文 译者 : 舒恒 页数 : 256 印刷时间 : 2015-05-01 包装 : 平装 出版时间 : 2015-05-01 出版社 : 长江文艺出版社 ISBN : 9787535477958 版次 : 1 著者 : [英]杰拉尔丁·麦考琳 用纸 : 胶版纸
编辑推荐

《布谷鸟国际大奖童书系列》包含国际大奖童书八本,这些作品分别来自英美日西等国,荣获英国惠特布莱德童书奖、聪明豆童书奖、《出版者周刊》图书奖、美国“父母的选择”金奖、纽伯瑞儿童文学金奖、日本野间儿童文学奖、西班牙艾德彼儿童文学奖等权威奖项。作品内容丰富多样,主题新鲜有趣,非常适合亲子共读及自主阅读。

内容简介

《布谷鸟国际大奖童书系列:挡火车(彩插版)》讲述了在西部大开发的浪潮下,西西莉亚跟随爸妈背井离乡,来到荒僻的弗洛伦斯开始新生活。这片土地承载着他们全家及许多新移民的希望,然而铁路公司的老板坚决不在小镇设火车站。这切断了小镇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也使大家的一切希望化为泡影,于是居民们纷纷绞尽脑汁拦截火车。而西西莉亚和朋友们则在一所神奇的自然学校学习有趣的生活技能。最后,当大人们一筹莫展,孩子们挺身而出,和老师一起为拦截火车而努力。他们聪明的小脑瓜能想出什么好主意?火车最后停下了吗?

作者简介

杰拉尔丁·麦考琳,于1951年在英国伯克郡出生。她虽然接受了教育学院的教育,但并没有担任老师,而是在伦敦的一家出版社先后担任秘书、助理编辑,并从事写作。她的得意之作包括儿童分册丛书《短篇小说家》和《小短篇小说家》。直到1998年,她才成为专职作家。
到目前为止,她已创作了130多部儿童和成人文学作品,并成为当今英国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她曾四次蝉联惠特布莱德童书奖。除此之外,她还获得过卡内基儿童文学奖、《卫报》童书奖、聪明豆童书奖等奖项。

目录

第一章 驰骋列车
第二章 蛮荒之地
第三章 全体居民
第四章 绝不离去
第五章 邮购新娘
第六章 丝绸长凳
第七章 文字力量
第八章 雪中挡车
第九章 单程车票
第十章 电报传信
第十一章 每况愈下
第十二章 慈善餐会
第十三章 劫持火车
第十四章 镇博览会
第十五章 决斗时刻
第十六章 摧毁火车
第十七章 搜寻叛徒
第十八章 车站重开
第十九章 更改名字
第二十章 皆大欢喜

精彩书摘

《布谷鸟国际大奖童书系列:挡火车(彩插版)》:
火车缓缓停下,小西往外看了一眼,之后她有种继续待在行李架上的欲望。但爸妈已经开始把仅有的那点行李往铁轨边扔了。刺眼的阳光从车门外洒进来,小西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她从行李架上跳下来时双眼直冒金星,什么也看不见,不过能走出车厢也算是种解脱。
胖面包夫妇也下来了,他们看上去像新烤的面包般新鲜酥脆。经过一番艰辛的努力,他们的大屁股终于从窄车门里挤了出来。火车顶部的人们都低头看着他们,一脸不解的神情:“他们为什么选择这里?”“我们也该在这里下车吗?”“他们能活下去吗?”
小西走下火车,环顾四周——弗洛伦斯什么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俄克拉荷马州的西北部地区在被政府划出来之前,就是一片空地。所谓弗洛伦斯只是人们心中的梦想而已。 168英亩的农场此时只是未开垦的灌木丛,既没有农舍,也没有畜栏。小镇的面积是农场的两倍,此时同样也是被阳光炙烤的一片空地。它们的地标貌似被涂上了不同的颜色,但地上的草却是一样的。公告牌上写着:弗洛伦斯。
但这里不是弗洛伦斯,只是蛮荒之地,美国的蛮荒之地,有待开发的空地。
其他人纷纷从其他车厢下来,他们都是未来的弗洛伦斯人。一个穿深色西装的男人只带了脚边的一个扁扁的毛毡旅行袋。什么人会穿着上好的西装却只带个半空的旅行袋来开始新生活呢?小西注意到,他的皮鞋几乎没有任何磨损。
一个穿工装裤的中年男人戴着女士的宽沿草帽,带了满满两麻袋行李。一对兄弟带了一箱工具、一个挡风门及一大捆脏衣服。一个黑衣寡妇手腕上挂着个不停摇晃的网兜,带着一个编织袋和一只羊。
还有一家人从车厢顶一拥而下,看起来就像雪崩一样。他们是一对衣衫褴褛的夫妇、八个孩子及一个祖母。他们带着椅子、帐篷还有几个篮子。
黑人警卫吹响了口哨。一声咆哮传来:“还有一个没下来!”小西的爸爸帮一个男人把又黑又大的金属箱卸下车。“那是炉子吗?”小西疑惑地看着。火车开动了,车上的乘客把男人的帽子扔给他,他大声喊着谢谢。
“那是什么东西?”小西的妈妈问道,声音盖过了火车开动的声音。
“一个保险箱。”希斯内先生也感到很疑惑,“奇怪吧?确实是个该死的保险箱!”
“注意你说的话,赫伯特。”太太赶紧说道,“希望你没伤到背部。那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
小西妈妈的目光与阳光一样愤怒而又凶猛。小西感觉自己心跳加速,喉咙也开始哽咽。她知道自己不该哭,这丝毫不能缓解妈妈或太阳的愤怒,但眼泪还是像阿拉伯树胶一样流了下来。
赫伯特·希斯内蹲下来,看着女儿的脸说:“我们到家了,孩子。”
“但家在哪里,爸爸?”她吸了吸鼻子说道,“弗洛伦斯在哪里?”
妈妈哼了一声,小西分辨不出这是出于愤怒还是欢欣。“好啦,告诉孩子吧,赫伯特。告诉她家在哪儿。”
爸爸继续低头看着小西,一只手拄着撑窗杆保持平衡,撑窗杆是他从阿肯色州带来的,是他工作中唯一的(偷来的)纪念品。他那时办公环境很糟糕,工作任务也很繁重。“你没看到吗,孩子?弗洛伦斯就在这儿,看到了吧?”他挥舞着撑窗杆,抓起一包衣服,大步往前走。他迈开虚弱的右腿,数着步子。“这是人行道,也许路旁还有铁匠铺。”他把手伸进布袋,取出一条工作裤扔在这里。“这里是种子批发商店。” 在这里他扔了一双布鞋。“而这里是杂货店。”在这里他扔了一条粉色衬裙。
他快速折回,准备拿年轻男人的毛毡旅行袋来确定理发店的位置,但那人紧紧提着袋子,于是他不得不用婴儿床来定位,而婴儿正在里面熟睡。希斯内先生拉着那对瑞典夫妇的手,催促他们来到虚拟人行道上一处较远的地方。“这里是面包店!”
瑞典男人皱了皱眉头,带着太太往前走了20码。他觉得那儿更适合开面包店。
“这是希斯内商店,永远物美价廉的商店!”赫伯特在远处喊道,“那边是学校!”
“我们商店可真远啊,你想得真周到!”太太抱怨道。但他继续在远处喊:“这里是燃料商店,这里是诊所,这里是法院。”看来他根本没听到太太的咕哝。
“然后在那边,那个有点高的地方,有树的地方,看到没?那里将建立教堂!”他喊道,“外墙上竖着风向标,后墙外设置一个教区会议室,用来举办周四的茶话会!”
新来的移民们盯着他,怀疑弗洛伦斯来了个白痴。有些人并不喜欢他的安排,于是沿着虚拟人行道继续前进,选择自己喜欢的地方定居。
小镇的景象仿佛浮现在小西面前,一座座虚幻的建筑从热浪中显现出来。爸爸爬到距离他们80步的小木屋上,她的视线能从他弯曲的双腿中穿过,清晰地看到整个虚拟教区。
“这里是公共马槽!”爸爸大声宣布,然后找路返回地面。
“不对!”八个孩子的妈妈抗议,“是皮卡德电报馆,你没看到摩尔斯发报机吗?”她一边说一边大笑起来。
小西的妈妈咬住两片嘴唇,紧绷的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消失了。但她目光的杀伤力无法到达赫伯特那边,所以未能把他从木屋顶棚上赶下来。
“我这里是什么,爸爸?”小西兴奋地踮起脚,“我站在哪里?”
“呃,你那儿当然是火车站,宝贝!搬运工推着手推车。马车停在前面,等着人们从梅德福开来的列车上下来。人们在买票。邮箱设在站台末端。为货车准备的板条箱堆得高高的。这是一个铁路镇,看到了吗?就是那种物流发达的小镇。”
尽管火车已开到两英里外,在小西身后,铁轨仍在震动,发出奇怪的声音。穿着闪亮皮鞋的年轻小伙从毛毡旅行袋里翻出纸来,在笔记本上记下现场的人数:大约30个。
幻想结束,弗洛伦斯小镇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那片被太阳炙烤的大草原。小镇未来的居民各自在长满荆棘的土地上宣布自己的主权,有的扎帐篷,有的直接把被褥铺在草地上。夜幕降临,附近丛林里的树被砍得差不多了,用来做木柴、草棚及领地公告牌。
东西两边远处的土地上闪耀着点点火光,那里被农民选定,打算种印第安玉米、养些动物。有朝一日,他们会把多余的产品拿到弗洛伦斯,交换煤油、豆子和白棉布。有朝一日,酒吧传出的音乐会萦绕整个街头。目前,这里只有不知哪里传来的欢快的口琴声及虫子的低鸣,它们仿佛在为人们掉落的面包屑、丢弃的苹果核及熟睡的人们充盈的血液而庆祝——它们又能饱餐一顿了。
小西和爸爸坐在一块儿,盯着篝火上加热的咖啡壶,希斯内太太则站在一旁,焦虑不安地搓着双手,在夜色下审视他们选定的那块土地。
“我们为什么不选一个更靠近火车铁轨的地方呢?”她焦躁地说,“这样我们就能直接在站前做生意,不需要货运马车。我们怎么买得起货运马车呢?”
“我们能买手推车,亲爱的。”赫伯特·希斯内安慰道,“不要自寻烦恼,放心。火车引擎声就像怪兽一样吵闹,火车还会产生大量灰尘,让周围的一切颤动不已。住得太近真的不好,我们根本无法睡觉,燃烧的煤渣会飘来烧坏我们的床单,耳边的震动声时时刻刻都让我们感到世界就要坍塌了。之前我们睡在铁路上不就是这样吗?”说完,他枕着双手躺下,欣赏夜空的繁星。小西也像他那样躺下,凝视布满星光的巨大天空,这会让她感觉好点儿。至少让她感到俄克拉荷马州变小了点儿,而不是一望无际的荒地。就在这时,一个东西从黑暗中出现,吓得小西大叫了一声。
原来是那个带着毛毡旅行袋的帅小伙。“晚上好啊。”他说,洁白的牙齿在火光下闪闪发亮。他在小西身旁坐下。小西闻到他精心梳理的头发上棕榈发油的味道,感到心跳加速。
“我叫纳撒尼尔·瑞姆。感觉怎么样?我想,这里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天堂吧?且不说天堂,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尘土。”赫伯特·希斯内坐了起来,他太太也只好坐下。“你们这些能干人应该得到更好的地方,我这儿有一个提议!来,吃颗果汁糖。”小伙拿出纸袋,里面的糖已经不多了。他把纸袋依次递给一家三口。相比糖果,小西更为他说话的声音而着迷。
“来点儿咖啡吗,先生?”小西的爸爸问道。
“我受红石头铁路公司委托,代表他们用50美元——是的,50美元——购买您的领地。”
提到钱,他强调了一遍。相比他的糖果和声音,希斯内太太更为他所说的钱而着迷。
赫伯特点着烟斗问道:“你跟其他人谈过这个交易吗?”
瑞姆急忙把身子向前倾:“只跟您一个人说了。”
赫伯特吸了口烟斗。“小西,乖女儿,去问问隔壁,看他是否也跟他们提过50美金的事儿。”
瑞姆伸出手臂挡住小西,满脸堆笑。“他们都同意了!好吧,他们当然会同意。瞧瞧今后的艰险,感受一下这难以抵挡的酷热。您说说看,谁不会从这50美元现金中获益呢!”
希斯内太太紧张起来。“你听到了,赫伯特,其他人都要离开了。不仅是我,其他人在这里也看不到未来!”
“我在这儿适应得还不错,谢谢。”赫伯特说。
“啊哈,但如果您口袋里有50美金,想想您能为家人做多少事呀!比如去一些气候更……更宜人的地方……”
“如果这里这么糟糕,为什么铁路公司还要买这里?”小西问道。
她妈妈这会儿气得冒烟了。她顺手抓了一个锡罐,来到篝火旁的小西身边。妈妈的愤怒震得内衣上的淀粉浆噼啪作响,至少小西仿佛听到了这种声音。“我想我们能处理好,就不需要你的高见了。谢谢你的好意,小姐!劳驾你去河边梳洗一下,准备睡觉。顺便打点水回来,以便明早使用。”
她扔了条洗脸毛巾过来,重重地打在小西脸上。接过锡罐时,小西感到肩膀也被狠狠敲了一下。她跌跌撞撞地走进一片陌生的黑暗之中。但她离开时听到爸爸说:“孩子说得没错,先生。为什么你们要买我们这块地,如果这里这么没有希望?”小西放缓了脚步,她想听听对方怎么回答。
“啊,希斯内先生!车辆调度场!机械车间!燃料堆!机车库!这些东西都感觉不到炎热,也感觉不到寒冷,不会被蛇咬死!红石头公司需要建立轨道旁的附属设施。而您和邻居则需要50美金。看看周围!俄克拉荷马州的大门为您敞开着!更多的选择!整个……”
潺潺的流水声渐渐淹没了瑞姆的滔滔雄辩。小西突然被脚下的树根绊了一跤,摔倒在岸边。空空的锡罐砰的一声打到她的膝盖上。月亮被云遮住了。在干旱的夏季,柏森河成了一条细细的河流。小西侧着锡罐也只能舀到三分之一的水。周围的虫子们在大声鸣叫、大口吸血。这片黑暗令人迷失。
她蹲下想放松一下,但感到有什么东西盯着自己。如果月亮再次出现,在这样一个平坦的地方,也许人人都能看到她在干吗。水边的鹅卵石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她害怕地叫了起来,然后失去平衡摔倒了。有东西在水边移动,也许是美洲狮或印第安人,或者任何妈妈提过的危险的东西。小西试着从裙摆上解下鞋跟套。“谁在那里?”
“哈巴谷·沃博伊斯!”一个低低的声音传来,“你是印第安人?”这是一个男孩的声音,又高又尖,还带着一丝惊恐。
小西气愤地拉直裙子,并在摸索到锡罐后站了起来。男孩说:“你妈妈是做什么的?”尽管她在生气,但在这个大人的世界里,听到另一个孩子的声音还是让她有几分欣喜。“我家是开杂货店的。我们坐火车来的。我叫西西莉亚·希斯内。”
哈巴谷循声向小西走去:“我们家准备开电报馆。但你们要离开了,不是吗?”
“离开?”
“我祖母说你爸一点定力都没有,还不如打滑的木棍上站着的猴子。”
“拜托!”小西反驳道,“我从没见过谁用猴子来嘲讽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
“但你们拿了铁路公司的钱,不是吗?”男孩打断道,“我爸从没见过50美元,但他说他不会第一天就放弃,就算给500美元也不会。”
小西说:“我们没拿,你们才拿了。”
“谁拿了?我妈说她花了三周才收拾好一切,现在就为了铁路公司能建个调度站就又花三周把东西放回去,她才不愿意呢!”
“但瑞姆先生说你们每个人都拿了钱。瑞姆先生说——我们明天再在这里见面。拜!”
小西拎起裙子往回跑。她一路狂奔,忘记了锡罐,忘记了毛巾。她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跌跌撞撞地向前跑。迷失了方向的她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炖苹果味儿,然后她发现自己正站在面包师的领地上——“中心大街”的另一端。
“铁路公司的男人给了你们50美元吗?”她问道。
瑞典夫妇不停地微笑着点头。
“就是那个年轻男人,带毛毡旅行袋的那个,给了你们50美元吗?”小西高声问道,“你们接受了吗?”
“是,是。”面包师的太太回答道。她手里端着一碗炖苹果,微笑着点头。小西知道,他们一个字都没听懂。
在往下一家奔跑的路上,小西撞到了一块插在地上的告示牌(上面写着“弗洛伦斯镇第一州立银行”)。告示牌倒在一顶单人帐篷上。一个男人从里面探出头来,火光照亮了他的脸。“你为什么撞倒告示牌?”
“那个铁路公司的男人!拎着毛毡旅行袋的那个!他给你50美元买你的土地吗?”
“是的,他来过。”那人回答道,“他们拥有铁路还不够,还想得到旁边的小镇。我告诉他们:没门。”
接着,小西沿着篝火间的过道继续跑。她赶回父母身边时,发现瑞姆正把一美元的钞票放在她爸爸摊开的手掌上。
“别人没有!”她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话来,“别人没有!”
爸爸立即合起手掌,握住钞票,向瑞姆伸去,好像准备打他的肩膀似的。接着,他把钞票塞进瑞姆胸前的口袋里。“既然如此,瑞姆先生,我想我也会留下。希尔蒂,麻烦把瑞姆先生的帽子递给他。”
瑞姆看上去并不太生气。他拍拍夹克边上的灰,迅速拽起旅行袋。“不用立刻做决定。我过一阵会再回来的,当你们更熟悉俄克拉荷马时。晚安,先生,女士。”
希尔蒂依旧充满渴望地盯着瑞姆胸前的口袋,她始终没能看到那叠钞票。
那天晚上,小西裹着毯子躺在地上,她第一次意识到一件重要的事,那件事就像肚子里的石头一样压着自己。她知道妈妈一路都不高兴,所以现在做什么都很不情愿。但小西之前并不知道,原来妈妈是对弗洛伦斯完全没信心。她妈妈不相信这些虚幻的店铺和买卖,不相信他们能在这片光秃秃的土地上生存下去。小西想到父母正在对抗,就像人的双腿正往不同的方向走,感到十分恐惧。而问题是:谁是对的呢?
……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布谷鸟国际大奖童书系列:挡火车(彩插版)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7AM-12:30AM

美东时间: 10AM-3:30A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