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
  • 知道

知道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16.20 送积分 : 0
 加入购物车
 收藏商品

送至: 91789 有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我要搜:

可送加拿大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你可能感兴趣的商品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 2016-05-01 品牌属地 : 中国 出版社 : 百花文艺出版社 ISBN : 9787530669754 版次 : 1 页数 : 341 印刷时间 : 2016-05-01 包装 : 精装 著者 : 吴克敬 用纸 : 纯质纸
编辑推荐

作者吴克敬老师曾获多个文学奖项,写作经验丰富。本书是他的散文随笔集。作者在写作时把自己的人生体验和时代有机结合,通过对人生、对世界的思考,写出了独特的人生感受,反映了人性的本质和对真善美的追求。《知道》比一般散文更具故事性,可读性更强,生活的色彩和跳跃在该书文字中可见一斑。

内容简介

作者本身是一位文化人、媒体人,在文字的运用上驾轻就熟,由于文中内容大多涉及家庭、亲人、朋友,所以该书稿的文字呈现一种柔软、轻松、温暖、随性的风格。心灵的重压,会因手握这样一本图书而得到释放。而书稿中或诙谐或调侃的文字,也会令读者生发出或喟叹或会心一笑的共鸣。

作者简介

吴克敬,1954年生,西安作协主席、文联副主席。历任《西安日报》《西安晚报》副总编,西安市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2010年当选为西安市作协主席。工作之余创作小说、散文、随笔三百余万字。曾荣获庄重文文学奖、冰心散文奖、柳青文学奖等奖项。2010年10月,中篇小说《手铐上的蓝花花》(载《延安文学》2007年第6期)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2007—2009)。
精彩书摘

失乳
看过一部电影,是在凤凰卫视播出的,讲的是一个女人切除了乳房的故事。女主人公好像就是出演《新白娘子传奇》里的那个小青。她失去乳房后,一直回避着自己的男人,便是穿泳衣,下到泳池里,也一定做到把她的胸掩进水面以下,极度的忧伤,如惊弓之鸟,怕有人来,怕被人看见她的身体。想不到,电影里的情节,忽然降临到我一位朋友身上。
朋友是位男性,他的身体失去了乳房,似乎还无大碍,手术的那家医院,和他手术的那个科室,像他一样患上乳腺癌的男人,寥寥无几,我到医院去看他,发现病房里、走廊上,清一色几乎都是女性患者。
“那只乳房从我身体上失去的时候,我被吓坏了!”朋友躺在病床上,我们聊着,他没头没脑地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的不是自己,是他的一个女性病友,我来医院看他时,他的那位女性病友已出院了。朋友记下了女病友的话,现在聊给我听了。他说女病友的朋友是医院的一位主刀医生,那天给女病友做过手术后,脱下白色大褂,前来女病友的病床前,安慰她的一句话,就听得她更加发傻,几乎要窒息过去。主刀医生朋友说,他一个上午的手术,从病人的身上切下来的乳房,有满满的一桶。
那是怎样一个桶呢?大还是小?大有多大?小有多小?失去乳房的朋友没说,而我也不好问,这成了我一个疑惑。疑惑就疑惑着吧,但我从医院里出来,却还一直想着那个装满乳房的桶,一位大夫一个上午,就要从病人的身上切下一桶的乳房,那么十天、二十天、三十天……一年、一辈子呢?这位大夫从他人身上切下来的乳房,会有多少桶?累积起来,又将有多么壮观?这个问题纠缠着我,让我心惊肉跳,而我还在想,那么壮观的一堆乳房,都到哪儿去了?是怎么处理的?用土埋了?用火化了?我不得而知,也不想探问,觉得所能采用的方法,无非土埋,无非火化,就像我们的肉身一样,没有了血液的滋润,就都入土为安,火化了之。
也就是说,不是腐朽成灰,就是火焚烟飞。
这太让人难受了!乳房对于一个人,女或者男,都太重要了。想想我们人,谁的嘴巴不是吊在母亲的乳房上成长起来的,乳房是我们人生生不息的营养源,我们没有不珍惜、珍爱、珍重乳房的理由,而且我们也是这么做的,自然界里仿佛乳房一样的山峰,就都特别招人敬奉,譬如贵州省贞丰县的“双乳峰”,譬如安葬着唐高宗李治和女皇武则天的乾陵,向阳的一边耸立着的“奶头山”,就都被人仿佛神衹一样崇拜着。这是对的,非常的对。
可是有那么多的乳房,从人的身体上被切割下来,让身体失去了乳房,这不仅是乳房的不幸,更是身体的不幸。
你们男人知道什么?怜香惜玉?护花使者?朋友叙说着女病友的情况,说她失去了乳房,像是也失去了性别,说起话来是痛惜的,也是无遮无拦的,不像此前的她,很是淑女,稍过点儿性别的笑话,她都不会说出来,别人说了,她就反对,她就脸红,失去了乳房的连累,她啥话都能说出口了。
当然,朋友在述说女病友的情况时,说她强调自己,我是把脸皮撕下来装进裤子口袋里了,我不怕大家笑话,有一些日子,我的脾气特别坏,随便一个事情,就能上火,就要与人吵上一场,特别是与自己的男人,把他吵得烦不胜烦,说我是有病了。他这一说,我和他更是一场大吵,吵过了,却回头一想,觉得自己如男人说的,可能是有病了。不承想,到医院里一检查,还真检查出了问题,乳腺癌!听到这个结论,我傻了,不愿意相信,看着给我结论的医生朋友,我满脸的泪水,尽管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医生朋友,每天要切除一桶的乳房,而我患癌的乳房也将成为他装在桶里的一个。
朋友的女病友说了,医生朋友很耐心地安慰着她,还问了她一些问题。
医生朋友真好意思,在我将要失去乳房的时候,他问我和我男人还在一个被窝睡吗?我没有回答他,他却又问出一个问题,问我男人还抚摸我的乳房吗?这是两个让人难为情的问题呢。不过,面对医生,我能怎么样?如实回答,才是正确的选择。所以,我略作迟疑,就老实地给他说,早不在一个床上睡了呢,咋还能钻一个被窝,钻不进一个被窝,男人又咋能摸我的乳房。我的回答,让医生朋友料事如神地点了头,他说了,问题大概就出在了这里。
这是个什么道理呢?我茫然地看着他,眼里有股冷冷的光。
他大人不记小人过地看着我,埋怨现在的人,房子住得大了,孩子要得少了,空间一大,分床睡,好像有多么自由,好像有多么自我,其实呢?把夫妻间最该有的节目淡化了下来,你不碰他,他不碰你,这就不好了,而且非常有害。我们要知道,女人长着乳房,不只是为了曲线的曼妙,而更是要让人抚摸的,让自己的男人抚摸,让自己的孩儿吃,这是乳房的基本功能。可是女人,讲究自尊,讲究自爱,把自己的乳房,非常严实地保护起来,保护在扎着花,结着朵,箍着钢圈的内衣里,真真假假地在自己的胸前,玩什么性感!殊不知,这非常糟糕,让乳房像成为判了死刑的囚徒,不能有一点儿的自在……这些,可都是乳房遭罪的结果。
医生朋友说得十分沉痛:“人有错,让乳房受过!”
言语沉痛的医生朋友,说得过了头,最后居然说,自以为廉耻感多么强的女人,好像还不如卖淫的女人。我一桶一桶切割下来的乳房,很少有卖淫女人的!
医生朋友的一番数落,让朋友的女病友还说,她把我坚持的那点儿面子,一下子全都撕去了,他给我检查乳房,让我坐在他的面前,松开我外衣的扣子,解开我贴身的乳罩,把他的手,从我的内衣里,鱼儿一样滑了进去……说实话,不是医生朋友那一通数落,我怎么好意思让他的手,顺着我的肌肤,游到我的胸前,轻轻地托起我的乳房,软软的,左捏捏,右捏捏,上捏捏,下捏捏,反反复复……便是我合法的男人,也不可以这么捏揣我呀!可在这一时,我没有半点不适应,自然也就没有半点儿的反感,甚至巴望他就那么柔柔地、暖暖地捏揣,捏揣……啊啊啊,我敏感的鼻子,都从对方身上嗅到了一种吐气如兰的芳香,我把眼睛闭着,牙和牙咬在一起,后悔自己,那么努力地挣钱,买房子,买大房子,让自己的生活空间大一点儿,再大一点儿,可到头来,我的生活空间是大了,非常大了呢!但悲哀的是,连我身体上的乳房都没地方搁了。
胡思乱想的我,没能使医生朋友的手在我的乳房上多停留一会儿。他是职业的,像他轻轻地滑进我的胸前一样,又轻轻地从我胸前溜出来,用他那只带着我乳房上温度的手,给我开了一个住院的纸笺,这就把我的乳房切割了下来,丢进他说的铝合金桶里。
我的身体失去了乳房……朋友说他的女病友说话的声音好不虚弱,而且说得断断续续。朋友这么给我述说着,让一旁的我竟也感到丝丝的难受,我可以想象得来,所有的风情万种,所有的卿卿我我,所有的男欢女爱,乳房的感受是最真切的,有乳房在,什么都会有,哪怕不多,哪怕还有欠缺。乳房不在了,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把戏,还会有吗?
悲伤的乳房悲伤的人!
2013年2月18日西安曲江
吃太阳
康定送别我的,是一夜的大雪,这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慌乱,首先感到身冷,继而又觉得心寒。才是9月初的日子啊。在我的家乡关中,怎么说都不至于这么冷,天气晴好的话,满街都还是薄裙短袖的红男和绿女呢。
太阳!温暖的太阳啊……我想起前日下午,在宾馆与康定地区的文学爱好者的相聚。我给大家讲了几个故事,其中就有一个“吃太阳”的故事。
这是我眼见的一个故事。
那一年,我到宁夏出差,借道游览西夏王陵,从银川城出来,不多会儿,就能看见横亘千里的贺兰山。不知是洪荒年代就有的产物,还是后来自然的变化,贺兰山下全是无边无际的戈壁滩,那些风化成拳头般,或是碎成脚板般的各色石头,像是凝固了的大海,让人看着眼晕。可我发现,就在这不见一点儿绿色的地方,偏偏放牧着一群一群的绵羊,这让我睁大了眼睛,惊奇不已。
那一群群的绵羊在戈壁滩上吃什么呢?
带着疑问,我让汽车停下来,走着去看那云彩一般白嫩的绵羊群。对于宁夏的滩羊,我生活的关中,有着许多美好的说教,一说滩羊的肉嫩好吃,二说滩羊的皮毛柔软保暖……宁夏的客商,知道关中人对滩羊的喜爱,每年入冬时节,就会驮着滩羊肉,背着滩羊皮,到关中来做生意。我不敢说别的地方如何,但我可以说我出生的小堡子,上了岁数的人,无论男,无论女,家里情况好一点儿的,都会毫不吝啬地拿出积蓄来,为自己操办一件九道弯的羊皮袄。有了这一层原因,我更有了一探滩羊秘密的好奇。
探看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那一群一群的滩羊,在戈壁滩上放牧着,绝少吃得到绿色的牧草,它们一个一个,吐出红红的舌头,在被太阳晒得焦灼的石块上,贪婪地舔吮着!我不知究竟,去问放牧的汉子,身心有点儿慵懒的放牧汉子,轻描淡写地告诉我:
吃太阳。
牧羊汉子说得很不经意,而我却听得如雷贯耳。我在想,原来太阳是可以吃的。这个道理是如此的浅显,地球上的动物和植物,千千万万,哪一种哪一类,不像贺兰山下的滩羊,吃着太阳。
太阳是万事万物的第一等营养。
舔食着石块上太阳的滩羊,从它们的嘴巴上会发出一种香甜的声音来,在那一时,我呆呆地站在滩羊群里,充耳都是滩羊吃太阳的声音。我感到了心热,我抬起了手,在眼睛上抹了一把,我知道,我有两行热辣辣的眼泪,珠串一般挂在我热辣辣的脸上。
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了康定的文学爱好者,我发现他们像我当时一样,眼里都闪烁着热辣辣的泪花。
对于我的讲座,有学员递上了纸条,他们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一片一片,让我几乎应接不暇,我对其中的几个问题,做了自己的回答。其中一个问:“自古文人多骚客!从您的言语里,透出浓浓的人性,您是我们膜拜的神。请问您,文人的骚能到何境界?”说实话,这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我借着“吃太阳”的故事回答了他。我说我不知道骚客文人可以怎样“骚”,但我知道“太阳”的骚,文人怎么骚,都比不上太阳。接着我还说,我不是神,也反对别人成神,一切装神弄鬼的人都值得怀疑。但我以为文学可以为神,神圣的文学像太阳一样,是能够温暖我们,给我们营养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我想借用古人的这句话说:“问世间文学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神圣的文学啊!是该拥有太阳的质地才好呢。
2011年10月2日西安曲江
……

前言/序言

知道(代跋)
早知三天事,富贵一千年。
起小灌进我耳朵里的这句乡谚,时不时会像一记重锤砸在铜钟上,嗡的一声又响一遍。我思考这句乡谚,也揣摩这句乡谚,并把这句乡谚与我的生活经历相对照,使我不禁愧悔而懊恼,我愧悔我的幼稚,更懊恼我的浅薄,没能很好地认识这句乡谚的深意,而只是把她看作一句普通的俗言俚语。
我检讨我的幼稚和浅薄,那是因为我太容易轻信了,看到别人说是真理的东西,我即盲目地以为那就是真理;看到别人说天道地,我即以为那就是天就是地……跟风扬碌碡,结果受骗的是自己,受伤的也是自己。幸好有我起小听说的这句乡谚,提醒着我,使我从盲目的伤害中,有个转身的机会,可以冷静下来,对他人所谓的真理,以及无边无沿的天地,有点儿自己的分辨和认识。
我们谁都不能早知三天事,我们甚至谁都不能早知一分一秒的事。
观看世界杯足球赛,一场零比零的平局在巴西队或者法国队、德国队、意大利队之间进行着,打满了上半时四十五分钟,又打满了下半时四十五分钟,进入最后一分钟的补时阶段,无论巴西队、法国队、德国队、意大利队的哪位球员,轻轻的头顶,或是不经意的一脚,球进了球门,进球的球队赢取了比赛,赢取了荣誉。而未能进球的球队输了,输得让人垂头丧气,让人唏嘘不已,但却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而且,还不能说输球的一方踢得就不好。可能他们整场比赛,打得很勇敢,很有章法,完全能够进入加时赛,进入点球决战,然而一切可能都在补时的一分钟里,那一粒进球决定了胜负。
这所有的结果,一分钟前,谁又能知道呢?
没有谁能知道。而且还别说一分钟,长长的六十秒时间,我们无法知道结果,便是短短的一秒钟时间,我们也是无法知道的。
譬如美国的NBA篮球赛,到了最后那一秒时间,甚至不足一秒的时间,比赛的一方比另一方手握一分两分的优势,可以说他们是胜券在握,可是对方还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这个机会容不得他们有半点儿的迟疑,边界发球的球员,把球发给进攻的球员,进攻的球员把球就得往篮筐里扔,扔得不准就是输,扔准了就是胜利,非常刺激,非常吸引人的眼球。激情勃发的现场解说员,会为当时的结果狂呼不已,大声地呼号,称其为“绝杀”!著名的篮球运动员乔丹、麦克格雷迪、科比等,都干过“绝杀”的活儿,所以他们被热爱他们的球迷所追捧,所念念不忘。
如此,却也证明了人的有限,我们是连一秒钟的事都无法提前知道呢。
我就见识过一件事,很是蹊跷,很是无奈,甚至可说莫名其妙,我远房的一个叔叔,在他壮得如牛的时候,因为吞食一口干炒面,被炒面呛住了,仅仅是瞬间的一呛,意外地把人呛得咽了气。
类似的、相同的悲惨事情,还经常地上演着,好好的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看风景,他看得可是开心哩!突然地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撞倒在血泊里,连一声痛苦的呻吟都没有,就一命呜呼!
这样的事情,都发生在瞬间的那一秒钟里,我们谁又知道呢?知道了,我们就不会去吃那一口炒面,就不会那时候走在大街上看风景。
为此我要说了:“得到容易知道难!”
我们活着的人,最是念念不忘,最是纠缠不清的,往往是“得到”两个字。如果我们的欲望不是太难满足,如果我们的欲望不是太难填充,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是比较容易得到的。譬如我们想要得到一个心爱的女人,或者是想要嫁给一个心仪的男子,我们只要有心,差不多都能很好地实现。再譬如我们想要得到一个很好的职业,我们只要用心,差不多都能最终获得……可是我们想要知道什么,特别是想要提前知道,却往往不能够。
这教人非常气短。
便是我们尊奉的圣哲老子,好像也不能知道一分钟一秒钟以后的事情。所以他在总结自己认识的时候,只能是一部五千言的《道德经》。是的,我们如今印行的《道德经》,有可能是后人的篡改,湖南长沙的马王堆汉墓,出土的竹简该是一个有力的证明,其中就很明白地写着,并非《道德经》而是《得到经》,我的书柜里,就有台湾、香港出版的《得到经》各一册。这不奇怪,老子李聃生活的那个时代,不像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今天的人们,日思夜想的都是得到,得到了再得到,那个时候,物质是贫乏的,人们日思夜想,不会超越今人,他们所思所想,应该还是得到,得到吃,得到穿,得到他们想要得到、能够得到的东西。老子总结自己,也总结那时的生活,他写出“得到”来,会更切合实际,因此也会更被人们所接受,“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哪里有我们为“道德”定义的东西呢?我承认我的学识浅陋,读老子读得不通不透,所说亦非正宗,更非真理,但我希望我说的还有一点儿道理,甚或一点儿歪理。
我胆子小,怕的东西很多,但只要讲理,正理歪理,互相挑明了,说一说不会死人。所以我这么说了,到最后,还是想说“知道”的。
我们不能早知三天事,不能早知一分一秒的事,但我们对于经历过的事,还能说自己不知道吗?糊涂的我,正像我所问的那样,对我们经历过的事,还不能,或者是还不敢说我就知道,我就只有持续地糊涂着,甚至是明白装着糊涂的糊涂着。糊涂是福,扬州八怪的郑板桥是这么说的,他说得好,说得对,我们糊糊涂涂地幸福,糊糊涂涂地快乐,但有一些东西,却怎么都不会糊涂,他们是我们的生活,还有时间和心跳。我们的生活不会糊涂,我们的生活知道;我们的时间不会糊涂,我们的时间知道;我们的心跳不会糊涂,我们的心跳知道。
近些年,我半路出家,从新闻媒体那热闹纷繁的大山里走出来,走上人称独木桥的文学写作之路,一路走来,把精力几乎都倾注给了小说创作,但我没有忘却散文随笔的记述,有一点儿体会,就见缝插针地挤一点儿时间,写了几十篇的小文章,编辑出来,起了一个《知道》的名字,想要与我的读者,分享知道的困难,和知道后的愉快。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知道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7AM-12:30AM

美东时间: 10AM-3:30A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