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陈新宇译】
  • 岛【陈新宇译】
  • 岛【陈新宇译】
  • 岛【陈新宇译】
  • 岛【陈新宇译】
  • 岛【陈新宇译】
  • 岛【陈新宇译】

岛【陈新宇译】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9.00原价: $10.50 送积分 : 0
 加入购物车
 收藏商品

送至: 91789 有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你可能感兴趣的商品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语言 : 中文 译者 : 陈新宇 页数 : 386 印刷时间 : 2009-04-01 包装 : 平装 出版时间 : 2009-04-01 出版社 : 南海出版公司 ISBN : 9787544244077 版次 : 1 著者 : [英]维多利亚·希斯洛普 用纸 : 胶版纸
编辑推荐

《岛》是胜过《达·芬奇密码》《追风筝的人》《哈利·波特6》2006年英国第一畅销书,在大书云集的2006年,新人处女作《岛》凭借作品的实力,一举胜过《达·芬奇密码》《追风筝的人》《哈利·波特6》,荣登英国畅销书排行榜冠军宝座。你多久没有感动过了?


海报:


内容简介

《岛》是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的的长篇小说。多年来,阿丽克西斯发觉母亲总是过分守护着自己的过去,不仅掩埋了自己的根,还把上面的泥土踩得结结实实。阿丽克西斯决定打开母亲尘封的过去。她来到爱琴海的布拉卡,登上一座叫斯皮纳龙格的荒凉小岛。这是一处禁地,一处令布拉卡、爱琴海,甚至整个欧洲都谈虎色变的禁地,更是母亲的禁地。
禁地打开,一个融合爱恨纠葛的凄凉故事怆然铺展,一曲令整个欧洲潸然泪下的生死悲欢徐徐打开……
作者简介

维多利亚·希斯洛普,英国著名作家。《岛》为长篇处女作,一出版便引起巨大轰动,两个月内即力压《达·芬奇密码》、《追风筝的人》、《哈利·波特6》,登上英国各大畅销书排行榜首。其悲凉哀婉的故事和感人肺腑的情节迅速征服了英伦,征服了欧洲、美洲、澳洲、亚洲,全球千百万读者为之唏嘘落泪。 作为一本风靡全球的畅销书,本书故事从一个疑问开始:多年来,阿丽克西斯发觉母亲似乎总是过分守护着自己的过去,不仅掩埋了自己的根,还把上面的泥土踩得结结实实。阿丽克西斯决定去打开母亲尘封的禁地,于是,她来到爱琴海的布拉卡,来到这个令整个欧洲都谈虎色变的禁地,一个融合爱恨纠葛的凄凉故事怆然铺展,一盐令整个欧洲潸然泪下的生死悲欢徐徐打开……
精彩书评

★在这个浮华的时代,你有多长时间没有为一个书中故事潸然泪下了?这个风靡欧洲的故事,衣婉悲伤,令人禁不住泪流满目……
——《泰晤士报》

★作品充满了家族传奇、爱恨纠葛,以及令人悲凉不安的秘密……
——《观察家》

★在这部让人无法释手的处女作里,作者用战争、悲情和悬疑述说了一个来自地中海的感人肺腑的故事。
——《You》

★这部哀婉的小说较大的魅力在于:在悲凉的情节里,也始终能看到希望。
——《卫报》

★作者重启那个遥远的、令世界谈虎色变的话题,故事沉重而忧伤。
——《出版家周刊》

★即使在那个“污秽荒凉”的不祥之地,也总能寻找到灿烂的鲜花。
——“理查与茱蒂”电视读书俱乐部

★作者试图从不可预测的冲突和屡屡打碎的片段中,从生活被毁又被重建、爱情被毁又重生希望的揪心纠葛中,让人感受生命的悲伤……
——《旗帜晚报》

精彩书摘

2001年,布拉卡

缆绳解开后,绳索在空中飞起,绳上的水珠溅落在女子赤裸的手臂上。烈日当空,万里无云,不久它们就干了。阿丽克西斯注意到皮肤上盐的结晶闪烁着复杂的图案,好像钻石纹身。她是这艘破旧小船上的唯一乘客,当小船发动马达,突突突地驶离码头,朝着前方那无人的孤独小岛前进时,她想起那些在她之前去到那里的男男女女们,不禁战栗了。
斯皮纳龙格。她玩味着这个词,像含着颗橄榄核似的在嘴里滚动。那座岛就在前面,雄伟的威尼斯要塞迎向大海。小船靠近时,她既感受到要塞过去那强大的吸引力,也深深体会到它现在的无法抗拒。这个地方,她沉思着,它的过去还是温热的,并非如石头般冰凉,那里的居民也曾真实存在过,而非神话。这与过去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来--她参观过的那些古老宫殿、遗址有多大不同啊。
阿丽克西斯本可以再花一天时间登上克诺索斯宫废墟,去看那些厚实的小碎片,在内心里揣摩四千年前的生活情形。可是,近来,她开始觉得这种过去太遥远了,远得超出了她的想象,当然也超出了她的关心。虽然她拥有考古学学位,在博物馆工作,可她觉得对这门学科的兴趣一天天在消退。父亲马库斯?菲尔丁是大学教师,酷爱他的专业,从小到大,阿丽克西斯天真地相信她会追随父亲风尘仆仆的足迹。像马库斯?菲尔丁这样的人来说,古代文明,不管有多久远,总能引发他的兴趣。可是对现年二十五岁的阿丽克西斯而言,与传说中克里特迷宫中心的牛头怪相比,那天稍早时她在路上碰到的小公牛更现实,与她的生活联系更紧密些。
她的职业方向,目前来说,还不是她生活中最紧迫的问题。更为迫切的是她与埃德相处上面临的困境。在希腊岛的假期里,他们一直沐浴在夏末阳光中,那儿天天温暖,但一度充满希望的恋情却慢慢画上了句号。他们的关系在大学这样的象牙塔里绽放盛开,可一到外面的大世界里却枯萎了。三年来,这恋情就如从温室里剪下的枝条,无法在路边花坛里存活。
埃德很英俊。这是事实而非某人的看法。可是有时候正是他的这副好皮囊令她十分烦恼,她深信是它们加剧了他的傲慢自大,加剧了他那令人妒忌的自信。他们走到一起,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异性相吸”的结果,阿丽克西斯肤色苍白、头发眼睛乌黑,而埃德呢,金发碧眼,几乎一副雅利安人面孔。然而,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的不羁性情被埃德对纪律与秩序的要求给漂掉了,她知道这不是她想要的;即使她渴望的最小冲动也让他深恶痛绝。他的其它一些优点,虽然世人都会当作宝贵财富,也开始令她发疯。首先便是那不可动摇的自信。这种自信坚不可摧,来自于打他出生那一刻起就摆在他面前,并将一直摆在他面前确定无疑的生活。埃德在律师事务所有一份终生工作,岁月在他面前铺就了一幅按部就班的晋升路线,今后住在哪里甚至也可以想像得到。阿丽克西斯唯一确定的只是他们越来越不合谐。随着假期一天天过去,她常常在想自己的未来,埃德根本不在其中。甚至日常生活他们也不合拍。总是从错误的一头挤牙膏。而犯错的总是她,而非埃德。他讨厌她的散漫,他要求一切井井有条,这是他一贯的生活态度,而阿丽克西斯却觉得那是种令人讨厌的控制欲。他要求整洁,她尽量注意,可是他对她生活中些微凌乱的无言批评还是让很她烦。她常常觉得只有在父亲昏暗凌乱的书房里,才感觉自在,而父母的卧室,母亲挑选的灰色墙漆、整洁的外观,却让她颤栗。一切总依着埃德。他是生活的宠儿:年复一年,他不费吹灰之力,在班级排名中总是名列前矛,是无人挑战的冠军。完美的尖子生。如果他的泡沫破灭,人人会痛心。他从小就认为世界是他的舞台,可阿丽克西斯逐渐明白她并没在其中。难道她真要放弃自己的独立去跟他生活在一起?尽管答案显而易见,理所当然。是住蹲尾区租来的破旧小平房还是住肯辛顿漂亮的公寓套间--难道她疯了吗,竟然拒绝后者?尽管埃德要她秋天时搬过来和他一起住,她还是有很多问题要问自己:如果他们不打算结婚,那跟他同居有什么意义?不管怎样,她想跟他结婚生子吗?这些不确定因素在她头脑里盘旋好几周,甚至好几个月了。迟早她得大胆地为此做点什么。埃德还在不停地说,这次度假的各种事宜由他一手打理,他似乎没有注意到阿丽克西斯的沉默一天长过一天。这次旅行与以前她学生时代的希腊岛内环游完全不同。那时她和一大帮无拘无束的朋友们一起,从不会提前安排什么,全靠一时兴起来决定如何打发阳光灿烂的漫长日子:去哪家酒吧,在哪个海滩晒太阳,不管去哪座岛屿,呆上多长时间,这一切全靠掷一个二十德拉克马的硬币来决定。很难相信生活曾是那般无忧无虑。而这次旅行却充满争吵、冲突、自我怀疑;早在她踏上克里特之前争斗就已开始了。我怎么会二十五岁了,未来还是这样无望而不定呢?她边收拾行囊边问自己。我在这里,住在一间不属于我的公寓里,有一份我不喜欢的工作,正要与一个我几乎一点也不在乎的男人去度假。我这是怎么啦?阿丽克西斯的母亲,索菲娅,在她这个年纪时,早已结婚几年,有两个孩子了。是什么环境让她在这般年轻时就如此成熟呢?在阿丽克西斯还觉得是个孩子时,她怎么就这样安顿好了呢?如果她对母亲如何处理自己的生活了解更多些,也许能帮她做出自己的决定。
但是索菲娅总是非常过分地守着她的来历,这么多年来,她的秘密已成为她自己和女儿之间的一道屏障。阿丽克西斯觉得,家里积极鼓励她研究和了解过去的事情,却禁止她一窥自己来历的究竟,实在是种讽刺;索菲娅在孩子们面前瞒着什么东西,投下了一丝不信任的阴影。看上去索菲娅?菲尔丁不仅掩埋了自己的根,还把上面的泥土踩得严严实实。关于母亲的过去,阿丽克西斯只有一条线索:自从阿丽克西斯记事起,一张褪了色的结婚照就一直立在索菲娅的床头柜上,装饰用的银质相框在多次擦拭后变得很细了。很小的时候,当阿丽克西斯把父母凸凹不平的大床当作蹦蹦床时,照片中那对姿势有点僵硬的夫妇微笑着在她面前上下晃荡。有时候她会问母亲一些关于这位身穿蕾丝长裙的美丽夫人和五官清晰、灰白头发的男人的问题。他们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他的头发是灰白的?他们现在哪里?索菲娅的答案异常简洁:他们是她的姨妈玛丽娅和姨父尼可拉斯,他们曾住在克里特岛,现在都已过世。这些信息那时能让阿丽克西斯满意--可现在她想要了解更多。主要是这幅照片的地位--整个家里除了她和弟弟尼克的照片外就只有这一幅照片--这更大大激起她的兴趣。这对夫妇显然在母亲孩提时代意义重大,然而索菲娅似乎总是很勉强,不想谈论他们。实际上,岂止是勉强,简直是顽固地拒绝。阿丽克西斯进入青春期后,她懂得了尊重母亲保持隐私的愿望--这有点像她十几岁时想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愿与人交流的本能,一样热切,可她现在过了那个阶段。在她出门度假前的那个晚上,她回到父母家。这是位于宁静的巴特西街上的一幢维多利亚式排房。每逢阿丽克西斯和尼克大学开学或出国度假,家人总要外出去当地希腊餐馆嘬上一顿。可这次,阿丽克西斯回来另有目的。在埃德这个问题上她想听听母亲的建议,同样重要的还有,她打算问母亲几个关于她过去的问题。阿丽克西斯早到了一个多小时,她决定试试,让母亲敞开心扉,哪怕透出一丝光亮也行。阿丽克西斯走进家门,脱下重重的帆布背包,往磁砖地上一扔,把钥匙抛到厅架上没有光泽的铜盘里。钥匙掉进盘里发出好大的哐当声。阿丽克西斯知道母亲最讨厌的就是给吓一大跳。“嗨,妈!”她朝寂静的过道里叫道。想到母亲可能在楼上,阿丽克西斯一步两级跨上楼梯,走进父母房间,房间里过份的整洁还是像往常一样令她吃惊。一小串珠子挂在镜子一角,三瓶香水整齐地竖在索菲娅的梳妆台上。此外,房间里没有一丝零乱。这里没有关于索菲娅性格或过去的任何线索,墙上没有一幅画,床边没有一本书。只有那相框紧挨着床边。即使马库斯与索菲娅共有这间房,但这里就是她的天地,索菲娅对整洁的要求统制着这里。这个家庭的每位成员都有各自的天地,而且彼此迥异。
如果说主人房的稀疏简约让它成为索菲娅的天地,那马库斯的天地则是书房,在那里书从地板上一摞摞往上码,有时这些超重的塔会倒掉,书册散满房间;只有用精装皮面的大部头书当垫脚石才能走到书桌前。马库斯在这间坍塌的书的殿堂里工作觉得十分享受;这让他想起考古挖掘的半道中,每一块石头都被小心地做好标记,即使在外行人的眼里它们不过与无数丢弃的碎石一样。这间房里总是那么温暖,甚至在阿丽克西斯还是孩子时,她就经常溜进来读书,蜷缩在柔软的皮椅上,尽管皮椅的填充料一直往外冒,不知为何它仍是整个家里最安逸、最舒服的椅子。阿丽克西斯和弟弟离家很久了,不过他们的房间还是原封未动。阿丽克西斯的房间还是相当压抑的紫色,是她阴郁的十五岁年纪时自己挑的。床单、小地毯、衣柜都是配套的紫红色,那种颜色让人头疼、容易发火--虽然阿丽克西斯现在这样认为,但当时她可是执意如此。也许有一天父母能腾出时间来重刷一次,可是在一户不太重视室内设计、软装饰物的家庭里,这可能要再等上十年才有可能。尼克房间墙壁的色彩早已无关痛痒--墙上贴满了阿森纳球员、重金属乐队和胸脯大得不可能的金发妹的海报,看不到一寸墙壁。起居室是阿丽克西斯和尼克共同的空间,他们这二十年来一定花了101万个小时在半昏暗中默默地看电视。可厨房却是大家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松木圆桌--索菲娅和马库斯一起购买的第一件家具--是全家的核心,大家围坐在那里,聊天、玩游戏、吃饭,还有,激烈的争论与不和也常常席卷这里,可这里才是家。“嗨,”索菲娅说,冲着镜子里的女儿打招呼。她一边梳着挑染成金黄色的头发,一边在小小首饰盒里翻腾着。“我差不多准备好了,”她加上一句,把与上衣相配的珊瑚耳环固定好。阿丽克西斯从来不知道,索菲娅准备这类家庭聚会时有多紧张多恐惧。这一刻让她想起女儿大学开学前的那些夜晚,她假装高兴,实际上女儿的离去让她痛苦不已。似乎需要压抑的情感越强烈,反而她越能掩饰。索菲娅望着镜中的女儿以及女儿身旁自己的脸,悚然一惊。那不是她心目中少女的脸庞,那是一张成人的脸,充满疑问的眼睛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她的眼睛。“你好,妈,”阿丽克西斯平静地说。“爸什么时候回来?”“快了,我相信。他知道你明天要早起,答应过不迟到的。”阿丽克西斯拿起那张熟悉的照片,深深吸口气。即使二十多岁了,她仍觉得自己要鼓足勇气,才能强迫自己踏入母亲过去经历的禁区,仿佛她正弯下腰,要从犯罪现场的警戒线下钻过似的。她需要知道母亲的想法。索菲娅不到二十岁就结婚了,所以,她,阿丽克西斯,难道愚蠢到要放弃与埃德这样的人结婚的机会吗?或者母亲可能与她想的一样,如果现在脑子里就有这样考虑,那便说明他确实不是合适人选呢?她在内心里演练着她的问题。母亲怎么能在那么年轻时就那样肯定,她要嫁的人就会是“合适的”呢?她怎么能知道她会在以后的五十年、六十年,甚至七十年里都会幸福呢?或者她根本没有这样想过?就在所有问题
都要脱口而出时,她犹豫了,突然害怕拒绝。然而,还是有一个问题她得问。“我能……”阿丽克西斯问,“我能去看看你长大的地方吗?”除了教名能说明她的希腊血统以外,阿丽克西斯继承了母亲的黑色眼睛,那是她的外在标志。那晚,她的眼睛充分发挥了作用,一直锁定母亲,长久地注视着她。“我们打算在假期结束时去克里特,大老远地去一次希腊,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真是可惜。”索菲娅是个很难开口一笑的女人,极少流露自己的情感,更难与人拥抱。沉默寡言是她的自然状态,此刻她的第一反应便是想找个借口拒绝。然而,有什么阻止了她,是马库斯时常对她重复的话:阿丽克西斯永远是他们的女儿,不过不会永远是她记忆中的孩子。即使索菲娅努力抵制这个念头,她知道这是事实,尤其是看到面前这个独立的年轻女子,更深信不疑。因此,索菲娅不像以前每次谈到从前这个话题时总是拒不开口,这次她的反应意想不到地温暖,第一次承认女儿想更多地了解她的过去,这种好奇心不仅很自然,甚至是种权利。“是的……”她犹豫了一下。“我想你可以。”阿丽克西斯想掩藏自己的惊喜,大气也不敢出,唯恐母亲改变主意。接着,索菲娅更肯定地说:“是的,这是次好机会。我会写封信给你,带给佛提妮?达瓦拉斯。她熟悉我家,现在岁数一定很大了。她一辈子都生活在我出生的村庄里,嫁给了一家当地餐馆的主人--所以你甚至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阿丽克西斯兴奋得容光满面。“谢谢,妈……那个村子到底在哪儿?”她加上一句。“靠近哈里阿吗?”“它在伊拉克里翁东边,距离伊拉克里翁有两小时车程,”索菲娅说。“所以,从哈里阿出发的话,可能要四到五个小时--对于一天的行程来说相当远。你爸爸随时就会回来了,等晚饭回后来我会写封信给佛提妮,在地图上指给你看布拉卡的位置。”前门传来粗心的巨响,宣告马库斯从大学图书馆回来了。他破旧的真皮公文包立在门道中间,胀鼓鼓的,纸片从各个裂缝处伸出来。他像一头带眼睛的熊,银灰色头发,体重可能和妻子女儿加在一起差不多。阿丽克西斯从母亲房间里跑下来,三岁开始就是这样,她从最后一级楼梯上直扑进马库斯的怀里,马库斯大笑着。“爸爸!”阿丽克西斯简单说了声,即使这样也属多余。
“我的漂亮姑娘,”他说着把她拥进怀里,只有这样大块头的父亲才有这样温暖舒适的怀抱。不久他们动身去餐馆,步行不过五分钟距离。餐馆坐落在一排华丽的酒吧、高价法式面包店、时髦的融合式餐馆之间,卢卡基斯餐馆多年恒久如一。在菲尔丁一家买下这所房子后不久它就开业了,之后它目睹了一百多家店铺和餐饮业的开张关门。餐馆主人,格雷高里奥把他们三人像老朋友一样迎了进来。他们是老主顾了,甚至人还没坐下,他就知道他们会点些什么菜。与以往一样,他们礼貌地听着当天的特别推荐,接着格雷高里奥指着他们仨,依次背诵道:“当天的餐前开胃小菜,茄子千层卷,洋葱番茄炖肉、油炸章鱼、一瓶松香酒和一大瓶有汽泡的水。”他们点点头,格雷高里奥转身离开时,装出一付讨厌他们竟然拒绝了厨师最新菜式的样子,惹得他们都笑了。阿丽克西斯(点了茄子千层卷)话最多。她详细说了这次与埃德一起去的旅行,马库斯(点了油炸章鱼)偶尔插上几句,就他们可以参观的考古遗址提了些建议。“可是,爸爸,”阿丽克西斯绝望地咕噜一声,“你知道埃德对那些遗迹一点也不感兴趣。”“我知道,我知道,”他耐心回答说。“可只有腓力斯人才会去克里特而不参观克诺索斯宫。就像去巴黎而不去骚扰一下卢浮宫一样。就是埃德也应该明白这点。”他们都很清楚,对任何哪怕只有一丝高雅文化的东西,埃德总有本事视而不见。像往常一样,每当谈话中出现埃德,马库斯的语气里总会有一丝不屑。倒不是他不喜欢他,更不是不同意他与女儿的交往。埃德正是父亲想要的那种女婿,可马库斯一想到这个出身优秀的男孩将成为自己女儿的未来,不禁有点失望。索菲娅呢,正好相反,她非常喜欢埃德。他正是那种她想为女儿寻找的对象:受人尊敬、为人肯定,家族关系让他拥有那种只有与英国贵族有关的人才有的自信(尽管那种关系已隔了十万八千里)。这是个轻松的夜晚。他们三人已有几个月没聚首了。阿丽克西斯有很多东西要问,不止是尼克的爱情生活。阿丽克西斯的弟弟在曼彻斯特读研究生,一点也不急着长大,他复杂的情感生活总是令家人吃惊。
阿丽克西斯开始和父亲交换他们工作中的轶事,索菲娅发现自己的思绪回到了他们第一次来这家餐馆时的情形,那时要格雷高里奥加一叠坐垫,阿丽克西斯才够得着餐桌。到尼克出生后,餐馆出资添购了高脚椅,后来孩子们爱上侍者用小碟给他们端上来的希腊鱼子泥沙拉和酸奶黄瓜的浓烈风味。大约二十年来,他们生活中的每件大事几乎都是在这里庆祝的,背景音乐还是那一盘希腊流行音乐磁带,一直在室内循环播放。阿丽克西斯不再是个孩子了,这让索菲娅深受触动,她开始想布拉卡和那封待会儿要写的信。多年来,她与佛提妮通信频繁,二十五年前她写信告诉佛提妮她第一个孩子的出生;几周后,一件绣得极精致的小衣服寄来了,在孩子的洗礼仪式上,索菲娅给她穿上了这件衣服,只缺根传统的绳子。不久前两个女人停止了书信往来,可是索菲娅相信如果佛提妮出了什么事,她丈夫肯定会告诉她的。索菲娅想,现在的布拉卡会是什么样呢,小村庄里到处是卖英国啤酒的喧闹酒吧?她竭力不去想像这付模样。她真希望阿丽克西斯看到的还是她离开时的布拉卡。
夜越来越深,阿丽克西斯越来越兴奋,她终于要深入挖掘家庭历史了。她知道,尽管在度假中将面临种种紧张关系,至少拜访母亲的出生地令她期待。阿丽克西斯和索菲娅相视而笑,马库斯想,他在母女之间充当和事佬的日子结束了吗。一想到有世界上他最爱的两个女人相伴左右,他觉得非常温暖。
吃完饭,他们礼貌性地喝了半瓶免费赠送的梅酒,然后回家。阿丽克西斯今晚想睡在以前自己的房间里,在一大早起床、搭地铁去希思罗机场前,她渴望在儿时的床上躺几个小时。尽管没有按预想的那样去征求母亲的意见,她还是异常满足。她在母亲的帮助下,即将去拜访母亲的出生地,此刻这似乎更重要。有那么一刻,阿丽克西斯把对更遥远的未来的焦虑,放到了一边。
从餐馆回来后,阿丽克西斯给母亲冲咖啡,索菲娅坐在厨房桌前写信给佛提妮,扔掉三封后,信终于装进了信封。她把信推过桌子,摆到阿丽克西斯面前。整个过程很安静,索菲娅完全沉浸其中。阿丽克西斯想,如果她现在开口说话,可能会惊扰这气氛,母亲也许会改变主意。
两周半了,索菲娅的信一直在阿丽克西斯背包的安全内口袋里,她把这封信看得如同护照一样珍贵。实际上,它本身就是一本护照,是她通往母亲过去的护照。它跟着她从雅典坐渡船到了帕罗斯岛、圣托里尼,一路上渡船烟雾缭绕,不时在风雨中颠簸。现在到了克里特。阿丽克西斯和埃德提前几天到了这个岛,在哈里阿租了一间面朝大海的房子--这个季节,大部分游客已经离开,租房十分容易。
这是假期的最后几天,埃德很勉强地参观了克诺索斯宫以及伊拉克里翁的其他考古博物馆,现在只想在沙滩上好好过完这最后几天,然后再回比埃雷夫斯,那要坐好长时间的船。可是,阿丽克西斯另有计划。“我打算明天去看我妈的一位老朋友,”当他们坐在港口边的餐馆等着他们点的食物时,她宣布道。“她住在伊拉克里翁的另一边,所以我会离开大半天。”这是阿丽克西斯第一次向埃德提到她的圣地,她做好准备应付他的反应。“那可好极了!”他脱口而出,然后又恨恨地说:“你大概会开车去吧?”“是的,如果没问题,我会开车走。那儿离这里大约一百五十多英里呢,如果我搭当地公共汽车去的话,我得花上几天时间。”“好吧,我想我别无选择,是不是?当然我也不想跟你一起去。”埃德蓝宝石般眼睛愤怒地朝她闪烁着,他把头埋在餐牌后。这晚剩下的时间里他一直闷闷不乐。鉴于这是她惹起来的,阿丽克西斯忍下了。可更难接受的是,他对她的计划全无兴趣。他甚至不问问她要去看的人叫什么名字,其实他差不多从来如此。第二天清晨,太阳升起来,照到小山上没多久,她就爬出被窝,离开酒店。当她在旅游手册上查找布拉卡时,有件事让她非常震惊。母亲居然从未提起过。在这个村庄对面,有个小岛与它隔岸相望。虽然手册上这个条目非常小、容易被人遗漏,它还是令她充满想像:斯皮纳龙格岛:威尼斯人曾在该岛建立坚固要塞,十八世纪该岛被土耳其人占领。1898年克里特岛宣布自治,大部份土耳其人离开了克里特,但斯皮纳龙格的居民拒绝离开他们的家,不愿放弃有利可图的走私交易。直到1903年该岛成为麻风病隔离区后,他们才离开。1941年,德国人入侵克里特岛,占领到1945年,斯皮纳龙格因麻风病人的存在而幸免。1957年该岛被废弃。看起来,布拉卡主要是作为麻风病隔离区的补给中心而存在的,这让阿丽克西斯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她母亲竟压根没提过。她坐上租来的菲亚特500(Cinquecento),希望自己有时间可以去参观一下这座小岛。阿丽克西斯在旁边无人的乘客坐位上铺开克里特地图,第一次发现,这座小岛的形状像一只仰面而卧的倦怠动物。旅程中她一路向东经过伊拉克里翁,沿着平坦笔直的滨海公路,穿过开发过度的赫索尼索斯和马利亚地带。偶尔,她会看到褐色的指示牌,显示某座古老遗迹不协调地侧身于那些零乱的酒店当中。阿丽克西斯没有理会任何这种指示牌。今天,她的目的地不是公元前二十世纪繁荣兴旺的定居点,而是公元二十世纪之后的某座村庄。
……

前言/序言

1953,布拉卡

寒风扫过布拉卡狭窄的街道,秋日的凉意裹挟着这个女人,令她四肢瘫痪、头脑麻痹,几乎失去知觉,可仍然无法减轻她的哀伤。她重重地倚在父亲身上,跌跌撞撞走过防波堤的最后几米,步态有如老妪,每走一步仿佛都给她带来刺痛。可痛苦并非来自肉体。她的身体和那些终生呼吸着克里特纯净空气的年轻姑娘一样强壮,她的肌肤和岛上任何一位年轻姑娘的一样年轻,眼睛一如她们的黑亮。
有只小船,在海上颠簸摇晃,船上货物用细绳捆起,奇形怪状。有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慢慢猫腰下船,一只手尽量稳住小船,另一只手伸出去帮他的女儿。待她安全上船后,他用毯子将她裹住,佑护她不受风吹雨打。她与货物唯一可辨的区别,是在风中恣意飘飞的一缕缕乌黑长发。他小心地解开缆绳——无话可说亦无事可做——他们的旅程开始了。这不是运送物资的短暂旅程的出发,而是新生活的开始,是在麻风病隔离区的生活、在斯皮纳龙格岛的生活的开始。是一去不回的旅程的开始。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岛【陈新宇译】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8AM - 1:30AM

美东时间: 11AM - 4:30A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