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食材和神做法
  • 英雄的食材和神做法
  • 英雄的食材和神做法

英雄的食材和神做法

by 京东图书  |  由 京东图书  亚米商城卖家

积分原则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正品保障所售商品均从正规销售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品牌分支机构,驻美国分公司等正规渠道采购,并签订正品保证协议。

  销售和配送
$11.20 送积分 : 0
 加入购物车
 收藏商品

送至: 91789 有货

品牌 : 京东图书

品牌属地 : 中国

第三方商家

京东图书进入店铺

配送信息

USPS International $11.99(订单满$49包邮)
USPS Canada $11.99(订单满$49包邮)
1. $49以上的订单,提供美国本土平寄免邮费的服务。(只限美国本土48州,不包含夏威夷、阿拉斯加、关岛、波多黎各等地区)。 2. $49以下美国本土USPS平寄, 我们将收取$11.99运费。 3. 通过中国EMS直邮转USPS,配送时间预计为6-13天。

退换政策

因商品破损或者质量问题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请在收到包裹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若因个人原因申请退款,请在3个工作日内联系客服,邮费需顾客承担。图书类商品不支持换货,请见谅!

商品详情

品牌 :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 2016-04-01 品牌属地 : 中国 出版社 : 湖南文艺出版社 ISBN : 9787540475505 版次 : 1 印刷时间 : 2016-04-01 包装 : 平装 著者 : 拳王 用纸 : 轻型纸
编辑推荐

1.作者拳王(新浪微博@MC拳王),微博上超受追捧的美食故事,微博粉丝98269,总阅读400万+,豆瓣被20607人关注,32000+ 喜欢;作者拳技精湛、厨艺传神、文采风流,用英雄的食材和治愈的故事征服你。

2.张嘉佳、马伯庸诚意推荐,微博发文被多位知名作者自发转载,高度称赞。

3.2015年11月出版作品《我有个故事,就要你一碗酒》,即入选2015豆瓣年度读书榜治愈系前十名。

4.配搭拳王定制版美食插画,轻松的阅读体验。


聚光灯外的麻婆豆腐:当我做麻婆豆腐的时候,我觉得这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只有豆腐陪着我。

小刘的流星蹄花:我在每一个哭着醒来的午夜,一想到还可以下楼去吃一碗暖上心头的蹄花汤,就会觉得生活没那么糟糕。

如何才能做出史上 孤独的冒菜:成都是一座适合孤独者生存的城市,它会用美食和潮湿的空气向任何一个孤独的人敞开怀抱。

老余的重庆小面:今晚打拳。练拳之前通常会吃点老余的重庆小面,增强战斗力。


内容简介

在英雄的厨房,有孤独的冒菜、浪漫的鱼汤、暖心的蹄花汤、醉酒的烧鹅……作者以诙谐幽默的创作著称,把生活编成故事、用美食治愈生活。

作者说,“我在每一个哭着醒来的午夜,一想到还可以下楼去吃一碗暖上心头的蹄花汤,就会觉得生活没那么糟糕。”

本书包含15个故事,配搭15道小菜,作者从诙谐幽默的文笔中透出人性的温暖,描述着关于严肃料理、生活、爱情、信仰,以及拳王。


作者简介

拳王


毕业于利物浦大学,金融工作者,业余拳击手,青年作家,微博粉丝98269,总阅读400万+,豆瓣被20607人关注,32000+ 喜欢。

《英雄的食材和神做法》集结了微博上超受热捧的美食故事,获无数网友交口称赞。被网友称为拳技精湛、厨艺传神、文采风流的严肃料理作家。


精彩书评

1、要爬上雪山吃烧烤,要开着渔船追落日,要七老八十写情书,要漂过冰川看极光。愿你能用故事治愈小日子、用美食对抗大孤单,即使天各一方,也能各自安好。

——张嘉佳 诚意推荐

2、始料未及的美食叙事,猝不及防的烹饪风暴,在翻开书之前,你的一切猜测都可能是错的。

——马伯庸 举杯推荐


目录

大鱼挑战

肥肠之神

灵魂烧鹅饭

英雄的松茸鸡饭

浪漫的乱炖鱼汤

老余的重庆小面

聚光灯外的麻婆豆腐

小刘的流星蹄花

如何才能做出史上最孤独的冒菜

怎样才能装作经常吃番茄的样子

如何才能在成都吃到最伟大的羊腰子

草莓榴梿蛋糕,It's not goodbye

守夜人的蛋

很多年前,我是一个拳王

Hasta la vista,西班牙海鲜饭


精彩书摘

灵魂烧鹅饭(节选)


我小时候常去养鹅厂玩耍,迎来一批又一批的鹅苗,我陪着它们长大,和它们一起嬉戏。我有时和小伙伴闹矛盾了,就跟他们约架,地点选在养鹅厂附近,然后趁父母不注意将我的鹅兵们偷偷放出。我一声令下,幼鹅们全体出动,小伙伴们就像看到了犹他盗龙,吓得连滚带爬,落荒而逃,从此再也不敢招惹我。我那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大将军,率领着千军万“鹅”,在温江无人能敌。我还给手下的得力干将起了名字,有阿备、阿亮、阿羽、阿飞,还有几只北方来的鹅我给它们起名阿操、阿绍和阿布。


可好景不长,每当幼鹅成年后,它们就会无端消失,我知道它们是被卖去饭店和菜市场了,我能够理解,只是希望它们能死得有尊严一些。直到一年春节,我家的大客户请我们去他开的火锅店吃饭,在店里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后厨传来大鹅的惨叫,我听出那是我的阿云、阿超。


我不顾一切地奔向了厨房,看见了惨绝“鹅”寰的场面:阿云被一个一米八几的墩子踩着脖子踏在地上,墩子用剪刀对准鹅的屁股,熟练地插了进去,上下剪开,然后探入手指,抓住直肠就往外拉,一根一米多长的鹅肠就这样被拉了出来,热气腾腾。


阿云已经疼晕了过去,一旁笼子里的阿超发疯般地尖叫着,撕咬着铁笼,鹅嘴在铁丝网上磨得咔咔作响,听上去让人心里直发毛。


我比阿超还要愤怒,我扑向墩子,拼命撕咬着他的大腿。他一把将我按在地上,用剪刀捅向我的屁股,突然又停在半空,把我拎起来端详了半晌,说:“他妈的,哪儿来的小孩子?我还以为是鹅呢,好险。”


我被吓得半死,饶是再怒也不敢逗留了,搞不好自己的肠子也要被掏出来。我冲出门,任父母怎么叫我也不回去,你能想象你朝夕相处的伙伴突然有一天被端上了饭桌供你涮食吗?而且是涮它的肠子。我做不到,所以我跑了。


从那以后,我跟父母的关系闹得很僵,我无法接受我看着长大的大鹅一只只死得那样凄惨。我央求他们不要把鹅销往火锅店,他们哪里肯依?他们教育我说,我的学费都是用鹅肠换来的,火锅店就是我的衣食父母。


我回到自己的卧室,数着书架上的课本,心想这都是用大鹅的肠子换来的。一本书就是一副肠子,等到我读完大学,半个成都的大鹅都会因为我被掏死。这书我没法念了。


从那时起,我就偷偷计划着离家出走。我一开始计划去欧洲勤工俭学,我认为那里是文明社会,人们“尊狗爱猫”,对动物比对自己爹还好。我想带几只鹅苗去欧洲,在那里它们能享受“爹妈”级别的待遇,能死得有尊严一些。结果朋友告诉我,欧洲人是不吃鹅肠子,但他们喜欢吃鹅肝。欧洲有很多大型养鹅厂,把鹅五花大绑关在笼子里,只有脑袋露在外面,然后撑开鹅嘴,常年在鹅喉咙里塞一个漏斗,每天无休止地灌入高热量食物,直到让它们吃成重度脂肪肝,那就是制作鹅肝酱的食材。


白人原来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爹妈”的,我惊出一身冷汗,心想这国不出也罢,可怜天下之大,竟没有鹅的容身之处!正当我绝望的时候,我的朋友给我指了一条明路。


“到广东去!”他告诉我,“那里是动物的天堂。”


到广东去!我立下远志。我“忍辱负重”念完高中,说什么也不肯参加高考。家里人拗不过我,同意我去广东打工。正好那时家里的养鹅厂效益每况愈下,他们也想让我去广东开辟销售渠道。


我自驾去了广东,此前我对该省的唯一印象,就是非典时食用果子狸的传说。对此我有点忐忑,我怕我的运鹅车还没到广州,就被狂野的当地人民连鹅带车一起吃了。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绕道佛山、东莞,一周后到达广州,一路上受到了热情洋溢的接待,让我乐不思蜀。到广州时我饿得头昏眼花,随便找了一家饭馆把车停在路边,想进去大吃一顿补充体力,毕竟这几天都没怎么顾得上吃。


我进店坐定,一眼就看到了菜单上的“鹅比饭”三个字,我想,完了,这下是把羊赶进了狼窝,广东人生抠“鹅比”,这比掏鹅肠可怕多了。我得赶紧撤退,不然我车上那几只母鹅将会死不瞑目。


就在这时,老板端上来一盘香气诱人的盖浇饭,米饭上面铺着一排烧得红艳诱人的鹅肉,还有翠绿的油菜和荷包蛋。老板说这就是“鹅比饭”,让我慢用。


我凝视着那排鹅肉,研究了足足五分钟,把老板看得莫名其妙,还以为我傻掉了。他问我:“没事吧?”我说:“我书是读得少,但我刚从东莞过来,你不要骗我,‘鹅比’怎么会长这样?”


老板愣了半天,然后哈哈大笑,说:“细路(广东方言,一般指小孩子),这是鹅腿上的肉,也就是鹅髀,简写成‘鹅比’,不是指鹅的那个啦,你果然没读多少书。”


我得知不是生抠“鹅比”,顿时如释重负,毫不介意一个餐馆老板说我没文化,抱着盘子就开始狼吞虎咽。这烧鹅饭是我在成都从未吃过的美味,鹅皮的香脆、鹅肉的鲜美自不必提,连米饭也渗入了烧鹅的肉汁,就是光吃饭我都能大吃一斤。


我旁若无人地吃下了三份烧鹅饭,老板却没有露出讶异之情。他说他已经习惯了,从东莞回来的人都这样。我打着满是“鹅比”味的嗝,问老板怎么店里听不见鹅叫。据我所知,杀鹅时鹅会叫得比打雷还吓人。老板说广东人对鹅进行安乐死,不但给它们吃断头饭,还有送行酒,鹅喝完后酩酊大醉,杀起来就没有任何痛苦。


我感动得久久不能言语,老板不知就里,正准备转身离去,我却扑通一声给他跪下,说:“收下我吧,师父,我想学做烧鹅饭,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我车上就有鹅。”


老板说他听过带艺投师,还是第一次听说带鹅投师,他问我为什么要拜他为师,我原原本本地把我的故事讲给他听,最后告诉他,以后我家的鹅都要卖到广东来,分文不收,白送都行。


老板见我“诚贯金石”,便收我当了学徒。我欣喜若狂地打开货车车厢,招呼阿操、阿权和阿备下车,指着饭馆的厨房告诉它们:“你们自由了!”


阿操、阿权和阿备迈着欢快的矮子步朝厨房奔去,那里没有专掏肛门的墩子,只有笑容可掬的广东男人,它们感觉来到了“天上鹅间”。


老板盯着我说:“我要给你上的第一课,就是教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兴奋地问老板:“要去东莞出差吗?我才从那里回来,有点累,不过一切以工作为重,我这就动身。”


老板说:“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坐下。”他示意厨师将我的“第一课”从厨房端出来,那是两盘烧鹅饭。


我想,原来这是在考验我的食量来着,我卷起袖管,松了皮带,正准备大吃一场,却发现盘子里的两只鹅不是别的:一只鹅眼珠子是绿的,那是阿权,另一只鹅翅膀长得几乎垂地,那是阿备。


我忍不住想拍案而起,却被老板一把按住,他说:“吃了它们!否则你将永远无法成长。”


我含着眼泪吃下了阿权和阿备,吃下了我的兄弟,我的童年。我在一饭之间长大了。


最让我痛苦的是,它俩还挺好吃的。


我通过了这第一课,被老板正式纳为学徒。我从墩子和洗碗工做起,在后厨待了三个月的时间,每天起早贪黑,不辞辛劳。在这里我没有朋友,还好有我带来的最后一只大鹅阿操相伴,让我不至于没事就去东莞思考人生。我想,老板之所以没有杀掉阿操,估计就是为了让我在异乡有个伴吧,老板真是个好人。


三个月后,我从后厨出师,老板准备晋升我为“屠夫”。这三个月来我对“刀光血影”见惯不惊,早已不是那个“爱鹅如爹”的陈朝阳了,我麻木地问老板:“杀哪只您尽管吩咐。”


老板让小工抬出一个笼子,笼子里的大鹅体形瘦小、其貌不扬,但是目光犀利,满脸帝王相。


那是我的阿操。


阿操帮我打过的架数不胜数,和一般大鹅不同的是它擅长智取,专门攻击小男孩的生殖器,为我立下战功无数。所以我在家里一直护着它,不让父母把它卖掉。它今年已经二十岁了,陪伴我从小学走到成人,从内陆走到海边,而我今天要杀了它。


老板说:“杀了它,你就可以出师了。”


我知道我可以拒绝,但阿操终归要死,与其让英雄死于鼠辈之手,还不如被我亲手终结。我默默地磨着刀,不敢注视笼里的阿操,但阿操罕见地安静,不像其他大鹅在知晓自己命运的时候那般上蹿下跳。不愧是阿操!


我磨好了刀,然后让伙计给我拿一瓶白酒,我要隆重地给阿操送行。伙计递过来一瓶我没见过的白酒,打开后有玫瑰的芬芳。我问他这是什么酒,他说这是玫瑰露酒,广东人喜欢用这种酒来腌制肉类、去腥除膻,是制作烧鹅和叉烧的必备腌料。


我恍然大悟:“原来你们的送行酒其实是用来腌它的,就好比杀人前先给人喝福尔马林,你们这安乐死没有诚意。”


也罢,喝什么我都陪你,阿操。我接过玫瑰露酒,倒在两个大碗里,将其中一碗放到阿操的笼子跟前,只见它埋头低酌,一吸而尽。


阿操生性多疑,这么多年来我无数次喂它,它总是慢吞吞地挑来拣去,有时还让它手下的大鹅替它品尝后才肯进食。而今天它如此干脆,仿佛通晓人性,知道这碗酒的性质。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再也不忍看它,昂起头将我的酒干了下去。一股混着玫瑰香甜和白酒浓郁味道的液体从我的食道滑过,胃里一阵抽搐,我瞬间有了醉意。酒壮人胆,我提着杀鹅刀,从笼里抓起阿操就是一刀,锋利的刀刃抹过它纤细的脖颈,鲜血喷得我满脸都是。


阿操就这样死了。而我因为喝了酒,属于激情杀鹅,内疚感减轻了许多。阿操你放心,我会给你的父母养老送终的,等过完年就把它们接到广州来杀了。


当晚,饭店里一位中年顾客吃掉了阿操,他说他马上要去东莞,需要吃点滋补的食物,烧鹅正合他意。想到阿操死后还能去一趟东莞,我欣慰地醉倒在饭桌上。


当晚我做了很多梦,但梦的主角只有一个—阿操。在梦里它提着一把尖刀,而我被关在笼子里,我大叫着“放我出去,还我自由”,它冷酷地提起我,指着油锅告诉我:This is your freedom(这就是你的自由)。


我哭着醒来,分不清被窝里是冷汗还是尿,这个梦是如此真实而可怕,而更为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渐渐地,我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只要我喝了玫瑰露酒,在喝醉后就会梦见自己变成大鹅,有时还会变成乳猪和仔鸭。我不是在和村民打架,就是在被厨师追杀。


我认为是广东这地方的风水不好,或者是由于当地人民太贪吃,被吃掉的动物怨气凝聚,导致我噩梦不断。我决定还是回到成都去,反正我已经学艺有成,完全可以回到家乡开一家烧鹅馆。


没承想我回到成都后仍会做同样的噩梦,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但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只得上网求助。后来我在一本历史书里找到了答案:古埃及人是最早用玫瑰酿酒的民族,他们笃信人在逝去之前喝一点玫瑰酒,死后就可以和活着的人交换灵魂。也就是说玫瑰酒成了死者和生者的沟通媒介,就像一根跨越时空的电话线。而两千多年后的广东人由于贪吃,误打误撞地发明了用玫瑰露酒腌制动物尸体以去腥的方法,当厨师喝下玫瑰露酒的时候,就能和当晚酒后死去的大鹅或者乳猪交换灵魂,把自己变成一只动物,感受它们的痛苦、恐惧和哀伤。


前言/序言

我第一次写美食故事,是在2012年。那时我在英国念书,之所以从事这行业,大概是基于如下两个原因:一是身处黑暗料理的发祥地,不自己下厨,就只能出门吃草;二是我住在利物浦著名的大都会教堂旁边,每天听着晨钟暮鼓,不由得心生肃穆。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他所供职过的伯尔尼专利局就是他的“世俗修道院”,“在地球上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他在那里写出了不朽的《论动体的电动力学》(狭义相对论)。而对我来说,厨房就是我的天堂,我在那里清修、冥想,通过烤箱、锅铲和菜刀同上帝交流。


这就是我写美食故事的初衷——我喜欢称其为美食故事,而不是“菜谱”,因为我向来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吃货”,我只是喜欢藏在“吃”背后的故事。我在成都生活了三十年,酒肆饭馆间的故事传说在这里,就和麻将、三国、袍哥文化一样,是植入城市染色体的DNA。蜀地最早的美食故事是诸葛亮的“馒头”,相传诸葛亮在南征孟获的时候遭遇了灵异事件,当地群众建言需用人头祭拜,方能化解怨灵的执念。诸葛亮重视人权、不重视“面权”,于是他心生一计,用面粉做成人头的形状,摆平了忠厚老实的当地怨灵,这就是国民主食馒头的由来。曾经有人考证,晚清名臣左宗棠之所以自称“今亮”,就是因为他擅长蒸馒头。同时,在海内外还流传着“左宗棠鸡”的传说,其实纯属强行同名人拉关系,可见这种“山不在高,有仙则灵”的传统,在厨房里同样适用。所以,我喜欢在万籁俱寂的深夜待在厨房,打开一瓶酒,慢条斯理地循着传说中的故事做出故事中的料理,在这个过程中我建立起了版权意识:例如我做荞麦馒头时就会饶舌《梁甫吟》致敬孔明,做川菜名肴水煮白菜时恨不得把自己阉了以彰师道(相传水煮白菜乃李莲英为了孝敬胃口不好的慈禧太后所创)。这样一来,除了培养版权意识,我不用去到庙堂也能神交古人,可谓一举多得。


中国人里有这种觉悟的不在少数,比如我的哥们老陈。他在英国的时候特别热衷于参加当地教会组织的聚会。按照固定流程,教友们需要泪流满面地祷告、募捐、忏悔,最后才是冷餐会。老陈却总是掐准餐点,绝不早至。神父批评他不遵守程序正义,他说他这个人患有自闭症,前序环节参与了也是形式主义,只有在自助餐时,他才能真切感受到上帝的温暖。上帝给人类创造了嘴,又给人类创造了自闭症,所以自闭症患者必须吃,也只能吃——这是上帝的旨意,不然上帝为何不收回自闭症患者的嘴?


神父无言以对,他最后总结道:“陈,你是孤独的。”他表示想拯救老陈孤独的灵魂,可惜被老陈拒绝了。


我们谁又不是孤独的呢,神父你拯救得过来吗?


近几年网络上掀起了在线直播的风潮,甚至有一些美女主播向全世界现场直播吃,她们每天吃下好几斤的拉面、牛肉、比萨,然后再花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在跑步机上,以维持姣好身材。如你我所知,吃和运动是人类排孤解寂的最优方案,所以老陈总是一看到这类直播就热泪盈眶,觉得自己有义务去拯救那些正在胡吃海喝的美女孤独的灵魂,被我及时制止了。我说:“她们就和你当年一样,低碳信神,不劳民伤财,还能向万千世人传递神谕,你又何必自作多情?”


而我上一次感受神谕,是在两年前。我在下班途中遇到了一个售卖成都名小吃蛋烘糕的流动摊贩,那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女性,我花两元钱买了一个青椒肉丝馅的蛋烘糕,看她烤得慢条斯理,于是就把钱给了她,说我先去街对面的银行办事,然后再回来取糕。没承想当我办完事回到原地时,那个胖阿姨已经人去车空。我四处张望,看见不远处有一辆印着“综合执法”的卡车,胖阿姨估计连人带车在卡车上兜风呢。我正垂头丧气准备离去,只见胖阿姨从一条小巷斜刺里杀出,她推着三轮车,风尘仆仆地冲我而来。她扔给我一个塑料袋裹着的油纸包,里面是一张热气腾腾的青椒肉丝馅蛋烘糕,说:“小伙子,我收了你的钱,一定不会差了你的糕,我‘蛋烘糕冯’绝不欺你。”


原来胖阿姨为了避免被综合执法,不得不战略转移,但她为了等我回来,决定不停地在巷子里兜圈——只要不是固定摊贩,就不属于综合执法对象。她就这样在他们眼皮底下一遍遍打转,为了那个装满青椒肉丝的承诺。


“谢谢你,胖阿姨。”我哽咽了。


“Life sucks,不是吗?” 她挥挥手同我告别。


那一瞬间我觉得世上就只剩下我和蛋烘糕两个实体了,天地间的我们是如此孤独。我悲愤地咀嚼着蛋烘糕,感受着青椒肉丝的热度,那大概就是如老陈所言,来自上帝的温暖。


时至今日我已完全不记得那一份蛋烘糕的滋味,但那温暖我永生难忘,并且决定写进这篇自序里,让它成为传说,就像诸葛亮的馒头、左宗棠的鸡和李莲英的白菜一样代代流传下去。我想,这就是我写美食故事的全部意义吧。Food come and go, but heroes are forever(美食穿肠而过,英雄永存于心)。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详细条款请参阅我们的Terms of Use.

商品评价

英雄的食材和神做法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快来抢占沙发了! 写评论

浏览过的商品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周一至周日,美西时间: 6AM - 1:30AM

美东时间: 9AM - 4:30AM

help@yamibuy.com

1(800)407-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