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那种愿意花四五十块喝一杯咖啡☕️的小资人士哈哈,自嘲点说,购物习惯有点像精打细算的老阿姨。 自费来咖啡厅喝咖啡的次数可能一个手就数的过来。 眼睛瞄进取景器的一刻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爱常驻咖啡厅,随便按下即成画。 点了“花魁”,埃塞俄比亚的罕贝拉日晒咖啡豆。 没有我第一次喝瑰夏给我的冲击感强烈但确实也好喝。 比起花香,更像是现开百香果时鼻翼感受到的微酸,不像吃起来那么酸的凛冽,柔柔的带点果皮的香。 瑰夏在日语里和艺妓同音,花魁是艺妓中的头牌。 想想有点不甘又合乎情理?花魁若是比作端庄顺从又妩媚的软玉温香,瑰夏便形同明眸皓齿的稚齿婑媠。 对我来说,花魁可常饮,瑰夏偶尔可以用来调剂口味,酸酸的调性倒不是那么合我口味。 店里有点拥簇,周末去未必有位子。# 这些饮品好喝到飞起 # # 三食三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