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0 {{sellerTotalView > 1 ? __("sellers") : __("seller") }}, 0 {{numTotalView > 1 ? __("items") : __("item") }}

切换配送区域

不同区域的库存和配送时效可能存在差异.

历史邮编
yamibuy

京东图书

沧月 羽系列全4册(典藏版)

{{buttonTypePin == 3 ? __("Scan to view more PinGo") : __("Scan to stat")}}

沧月 羽系列全4册(典藏版)

{{__(":people-members", {'people': item.limit_people_count})}} {{ itemCurrency }}{{ item.valid_price }} {{ itemCurrency }}{{ item.invalid_price }} {{ itemDiscount }}
后结束
{{ itemCurrency }}{{ item.valid_price }}
{{ itemCurrency }}{{ priceFormat(item.valid_price / item.bundle_specification) }}/{{ item.unit }}
{{ itemDiscount }}
{{ itemCurrency }}{{ item.valid_price }} {{ itemCurrency }}{{ priceFormat(item.valid_price / item.bundle_specification) }}/{{ item.unit }} {{ itemCurrency }}{{ item.invalid_price }} {{itemDiscount}}
{{ itemCurrency }}{{ item.valid_price }}
后结束促销
后开始秒杀 后结束秒杀
{{ getSeckillDesc(item.seckill_data) }}
{{ __( "Pay with Gift Card to get sale price: :itemCurrency:price", { 'itemCurrency' : itemCurrency, 'price' : (item.giftcard_price ? priceFormat(item.giftcard_price) : '0.00') } ) }} ({{ itemCurrency }}{{ priceFormat(item.giftcard_price / item.bundle_specification) }}/{{ item.unit }}) 详情
商品有效期

已下架

当前地址无法配送
已售完
加入收藏 已加入收藏
{{ $isZh ? coupon.coupon_name_sub : coupon.coupon_ename_sub | formatCurrency }}
{{__("Buy Directly")}} {{ itemCurrency }}{{ item.directly_price }}
数量
{{ quantity }}
{{ instockMsg }}
{{ limitText }}
{{buttonTypePin == 3 ? __("Scan to view more PinGo") : __("Scan to stat")}}

商品描述

展开全部描述
编辑推荐

★命轮之下,乱世之中,从《镜》开始的传奇至《羽》终结。沧月打磨十年,全新修订限量典藏版,完整你十年的记忆和等待。

★云荒长卷华彩篇章,沧月所有作品中销量皇冠之作。

★古风画师唐卡历时一年创作配图,国内一流装帧设计师设计封面,双封大开本,带给你至高意境享受。

内容简介

《羽;青空之蓝》

九百年不熄的渴望,九百年不停的呼唤,谁能将你带回我身边,我必赐给他整个云荒!轮回永在,魂兮归来!

世人求爱,刀口舐蜜。初尝滋味,已近割舌。所得甚小,所失甚大。

世人得爱,如入火宅。烦恼自生,清凉不再。其步亦艰,其退亦难。

他以为他的心已成齑粉,再也感觉不到痛苦,然而他低估了灵魂挣扎的时间长度。有时候只需短短一瞬,就足以击溃漫长的一生。


《羽;赤炎之瞳》

野心不灭,爱亦疯长。帝都流血之夜,预言成真,谁为王者?谁为乱者?吾生吾爱,永葬云荒!魂归来兮,且莫彷徨!

龙已陨落,麒麟叛变,凤凰垂死。看哪,赤炎之瞳睁开了!铁幕合围,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他和她两个人,在暴风疾雨中奔向未知的前方。她在黑暗里凝望他,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所爱的人面前,手里握着剑!


《羽;黯月之翼》

黯月就要降临,天国坠落了,若这一刻就是你与我的生离死别,我只求你永不记得,你曾那么地爱过我……

月食之夜,大灾从天而降,神祇于红莲烈焰中呼号。黯月降临之时,她展翅,头也不回。她将在空无一人的九天至高之城,高居王座,手握权杖,俯视众生。她将终生只能凭着这一朵凋谢的花来思念他。


《羽;苍穹之烬》

九百年后,再一次,云荒有王者兴。皇天后土,与你并肩。云荒六合,天下归一。这是一个轮回的开始。这是一个轮回的终结。

皇天后土,终归聚首。云荒六合,天下归一。原来轮回早已注定,只等着各人承受各人的命运。这天,这地,都在眼中;而你,在我身旁——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夜来吾后,我们将共同拥有这个天下,直到百年!”


作者简介

沧月,作家,建筑师,浙大建筑学硕士,长居于西子湖畔。

金牛座。出生于星相学上被成为“织梦者”的那一天。喜欢阅读,写作,睡眠,旅行,观察和独自发呆。

2002年出道,以幻想类小说成名,畅销于世十余载。
时光推移,唯有梦想不灭。

目录

羽 青空之蓝

序章

第一章莲花

第二章长冬梦旅人

第三章孔雀明王

第四章剑圣慕湮

第五章机械师望舒

第六章雪衣明鹤

第七章盗宝者琉璃

第八章冰封金座

第九章紫玉成烟

第十章分飞

第十一章沉睡森林

第十二章凋零之花

第十三章夜来

第十四章麒麟

第十五章伞

第十六章八井坊

第十七章风云变

尾声


羽 赤炎之瞳


序章

第一章海皇祭

第二章叛国者

第三章虹上舞

第四章幽蓝之海

第五章名将之血

第六章君臣之义

第七章涸辙之鲋

第八章别后相思空一水

第九章重来回首已三生

第十章风云际会

第十一章霸王别姬

第十二章因剑而生

第十三章因剑而亡

第十四章劫火之变

第十五章空心之人

尾声


羽 黯月之翼

序章

第一章兄 弟

第二章展 翼

第三章夫 妻

第四章霜之墓园

第五章灰烬之炽

第六章分飞之途

第七章星之大海

第八章夜 莺

第九章旅 途

第十章青木塬

第十一章亡人村

第十二章密林仙踪

第十三章通天之木

第十四章天国坠落

第十五章毁灭之瞳

第十六章隐族之谜

第十七章黯月之翼

尾声


羽 苍穹之烬

序章

第一章剑圣之剑

第二章毕生之敌

第三章雪中之血

第四章分崩离析

第五章迢迢西去

第六章沧流东归

第七章地宫血祭

第八章星陨空寂

第九章溯流而上

第十章烽烟四起

第十一章黑云压城

第十二章钢铁骨骼

第十三章深海诡变

第十四章孤岛惊魂

第十五章轮回永在

第十六章缘起缘灭

第十七章千年之恋

第十八章王者之归

第十九章傀儡之城

第二十章彼岸之光

终曲

后记


精彩书摘

第一章莲花


六十年后,空桑历白帝十八年。

云荒大陆上,万籁俱寂。风从海上来,吹向一座高耸入云的白塔。那座塔位于大陆中心的镜湖之上,从帝都伽蓝城拔地而起,高达六万四千尺,仿佛一道白虹凌驾于九霄之上。

白塔的顶端设有神庙,庙里黑沉沉的,没有丝毫灯火。

神庙下三丈处,设有天象台,有天官日夜守望。

子夜之时,天空里有一颗星不易觉察地移动了一个微妙的角度——从玑衡里的窥管看去,那颗光芒柔和的星正好落在了西北方的分野,和那一颗缺失百年的星位置重叠。那是一颗“幽寰”,预示着亡者归来的不祥之星,正落在北斗中“破军”的位置上。

只一瞬,那颗暗淡已久的星仿佛忽然间重新焕发出了光芒!

“什么?”苍老的观星者从玑衡旁惊呼着站起,“这、这是……”

是的,目下幽寰还没有真正落在北斗第七星的位置上,然而它的光芒已经照射到了那颗破军星上!按照这个轨迹推算,不出一年,这两颗星便能完全重合!

到时候,那就意味着……

“神啊!”须发苍白的值夜天官狂呼着奔去,几度在高高的石阶上跌倒——

“破军!破军再度出现了!”

“亡者复生,天下要大乱了……要大乱了!”

在值夜天官踉跄着离开后,白塔顶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塔顶那一座全云荒最高的神殿里黑沉沉一片,紧闭的门上有着因长年不打开而生出的铜锈和灰尘。许久,只听簌的一声响,一双枯槁的手拂开了帘子。

一线皎洁的月光穿过重重帘幕,照射在帘后苍老的容颜上。那是一个年老的女祭司,头发雪白,眼眸深陷,如两点跳动的幽幽火光。她在这座神庙里静坐修炼已经六十多年,仿佛是听到了天官的惊呼,女祭司从一面水镜前站起身来,拂开重重帷幕,来到窗前,凝望着黑暗里的天和地。

屈指流年,斗转星移。不知不觉,离上次行动已经六十年过去了。如今是第三个三百年到来之期,破军夺日之象又现。

宿命的轮盘,又要开始转动了吗?

看着占星者踉跄远去的背影,空桑的女祭司在黑暗荒凉的神庙内微微苦笑:就算天官把观察到的这个噩兆禀告圣听,空桑皇帝又会有什么反应呢?说不定,还是会如同以前那样斥之为蛊惑人心的妄言吧?

毕竟空桑光明王朝开创已经九百年了,这样不祥的天象出现了不止一次,每次天官都会跑到帝君面前,叩首流血,用恐惧至极的语言描述着上天即将降临的灾祸:


破军复苏,天下大乱,血流漂杵,苍生涂炭。


当第一次出现这种不祥的天象时,正是光明王朝开创后第五十九年,光华皇帝真岚已经去世,在位的是第二任皇帝西恭帝慕容朔望。

当时的天官鉴深甚至不惜用人头担保,血谏帝君必须采取行动,否则,千年前冰族入侵的亡国之难便要重演。听到德高望重的天官鉴深发出那样严厉的警告,空桑上下为之震撼,西恭帝立刻下令六部藩王齐聚帝都伽蓝城,陈兵百万于狷之原的迷墙下,严防沧流冰族从西海上重返大陆,整个云荒大陆开始了新一轮备战。

然而,在预言中“大天灾”到来的那一日,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幽寰在移到破军位置之前忽然消失了,夜幕深沉,那一颗象征着杀戮灾难的破军星依旧暗淡,毫无爆发的迹象。而云荒大地上一切如旧,毫无异常。

枕戈待旦的军士们大哗,朝野舆论也刮起了一阵风暴,所有人都有了被愚弄的感觉。鉴深无法解释自己的谬误,在狂乱和羞愤之中一头撞向玑衡,血溅占星台,在不解和震惊之中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这一场风波过后的第十一年,西恭帝驾崩。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随之而来的九百年里,每隔六十年,这种奇特而不祥的天象都会出现在天宇。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无论天官和占星者多么危言耸听,每次“灾难”最终都是安然度过,并未发生任何令人不安的事。冰族还是被驱逐在西海上,破军依旧暗淡无光,空桑人主宰的云荒依旧繁荣兴旺。

已经九百年了……到了如今,上至皇帝,下至百姓,有谁还会相信这种虚妄的预言呢?就算值夜天官跑到皇帝面前去进言,只怕也得不到什么重视吧?

苍老的女祭司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然而,这片大地上的芸芸众生并不知道,这个耸人听闻的故事被传了九百年后,这一次,狼恐怕真的要来了。

黑夜里更漏迢迢,隐约传来一声叹息:“岁逢破军出,帝都血流红。”

“看吧,如果这次我们六个扛不住,那么,云荒的大灾祸就真的要降临了……”

当星在九天上重影时,天地的尽头也有人叹息了一声。

从极冰渊位于北方苍茫海的尽头。不同于其他六海,这片海是凝固不流动的,大片的冰壳覆盖了海面,只在冰川缝隙之间才可以看到一线深湛的海水,蓝到发黑,隐隐透出一种森冷的静谧,仿佛藏在大地深处的眼眸。

从极冰渊是三界寒冷的中心,和南方碧落海底鬼神渊的地火熔岩正好形成云荒的阴阳两极——水从地心涌出,却比冰更冷,足以冻僵一切生物,甚至连鸟都无法飞渡这片大海,因为一旦在茫茫大海上落下休息,爪子便会被冻结在浮冰上。

这是一片不属于人世的净土,如传说中的“归墟”一样不可踏足。

云破月出,皎洁的光芒洒遍海面的巨大冰川,映照得整个从极冰渊仿佛琉璃世界。无数冰山在风里随着潜流缓缓移动,千奇百怪,好像巨大的鱼类在水面下逡巡时露出的鳍。

然而,在这寸草不生、飞鸟不渡的极寒之地,冰凌中却映照出一个人的脸庞。

“又到时候了吗?”有人抬头仰望天宇,默默算计着什么,眼里露出了隐隐的担忧——那是一个鲛人,白衣蓝发,双瞳湛碧如深海,映照在琉璃般晶莹的冰山里,宛如雪月辉光。在这样寒冷的地方,他开口说话时居然没有一丝热气吐出,仿佛他的呼吸比冰更冷。

他坐在一块巨大的浮冰上,在北海上不知漂浮了多久,半身都被层层冰封。冰海之上有人在弹琴,泠泠彻彻,一声声如天上传来。

六十年前那一场追杀尚在眼前,那些女子死前的眼神、魔愤怒的咆哮、飞溅的鲜血还未曾在他脑海里消失,然而转眼便又是一个轮回。命运之轮重新转动,新的牺牲者又重新出现——他们六个人,又要再度从天涯海角前来聚首了。

只是……自己的手,还要反复地染上多少次鲜血呢?

那个人听了半晌,不觉又微微叹息了一声。叹息声刚落,只听扑棱棱的一声,有什么从半空飞落,停在他的肩上。定睛看去,却是一只洁白的鹤。奇怪的是那只飞过冰海的鸟儿竟然丝毫不觉得寒冷,在他肩上跳了一下,然后啪的一声掉到他的掌心,再也不动。

那是一只纸折成的飞鸟,居然自行飞过了苍茫海来到了这里!

“到得这样快?”那个人低语,伸手拆开了它。

那张纸展开后大概一尺见方,上面印着淡淡的凤尾罗水印,依稀还带有女子的芬芳气息,正是百年来他所熟悉的。如惯例,纸上密密麻麻写了几行字,分别是不同的姓名、年龄、目前居所等信息。

他默默看了一遍,手指一错,一团幽幽的蓝色火苗从指尖燃起,转瞬将纸化为灰烬。如往日一样,他并没有回信,然而眼里却有些疑惑的神情——

这次信上的名字只有五个,比往年少了一个。

纸鹤飞过后,这片北海又恢复到了只有冰山冷月的沉寂。北极星高高悬挂在海面上,指引着天宇最北的方向,而其下的北斗七星却光芒暗淡。那个人望着七星里那空缺了一处的位置,若有所思,又到了三百年爆发一次的时候了吗?

该走了!他猛地抬手撑住了冰面,一跃而起。只听一声裂响,封住他的冰转瞬层层碎裂。他毫不犹豫地飞身跃下冰川,投向了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缝。

在他跃入冰海中时,那一缕雪里传来的曲声仿佛微微顿了一顿。


厚厚冰层覆盖下的大海,水底酷寒,足以让一切生灵失去温度。

他却仿佛一条银色的鱼,悄无声息地在冰海里游弋,蓝色的长发在凛冽的水里散开,如同一匹优美而诡异无比的绸缎在深海里飘曳。

没有人潜入过从极冰渊的海底,所以,也从未有人见到过如此奇景。

在这个世上最寒冷的深渊里,层层浮冰之下,居然封冻着一列列巨大的骸骨!那些灰白色的骨骼沉没在深海的最底下,大到不可思议,几乎每块都有一百丈长,整整齐齐地排布着,仿佛海底一座森然而庞大的城市,让掉落其中的人显得微小如芥子。

这,便是传说中的“龙冢”。

龙是七海的主宰,也是海国鲛人们供奉的神灵。传说中,龙神和上古传说中“云浮城”里的神族们诞生于同一时代。它万年一换形,遗下巨大的骸骨,每当大限来临,便会悄然离开尘世,去到天尽头一个神秘的处所,静静等待下一轮转生。

那个地方,位于从极冰渊的海底,被称为龙冢。

龙的遗骸是极其珍贵的、不属于人世的宝物。

传说中,龙牙可以制成绝世的利剑,鳞可以制成坚固的金甲,甚至它的每个骨节里都藏有价值连城的明珠,一颗足以买下半个叶城。那样的传说,令成功闯入过帝王谷皇帝寝陵的盗宝者都为之疯狂,几代人远赴北海,想要寻找传说中的龙冢。

然而,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来。

此刻,这个人却在巨大的森然骸骨中潜游,自由自在。他的双足在跃入水中的瞬间悄然合拢,深蓝色的鳍从足尖和双腿两侧悄然展开,薄如蝉翼。宛如一缕轻得没有重量的游魂,他转瞬已经深入水下数百丈,连一口气都没有换过。

鲛人跃入深海,一直穿过那些高大如林的巨龙骨骼,来到了龙冢的中心。每条龙在死时都把头颅朝向了同一个方向,仿佛在守望着什么。

尸骸的中心是一座玉石高台,台基雕刻精美,上有盘龙云海,吞吐着宝珠。高台四角伸出玉石龙首,拱卫着正中的一个神龛,透明的神龛里供奉着一颗青色的琉璃宝珠,正闪着瑰丽无比的光芒——那种光芒映照着海底的墓地,使那些高大的骸骨都染上了一层青色,显得肃穆而诡秘。

鲛人潜游到了神龛前,合起双手微微一礼,碧光在他脸上幽明不定。

那正是传说中的纯青琉璃如意珠,龙神的宝珠。

和天地间那些普通的生灵不同,龙族寿命无尽,并拥有“完全转生”的能力,能够连绵不断地继承生生世世的力量和记忆,每次更换的只是形体。亘古以来,每任的龙神都与如意珠形影不离,只有在濒死换形时才会将它暂时吐出,将自身精魂注入其中保存,等转生后便立即吞回体内,从而继承前一世的一切,将所有的智慧和力量不断累积。

此刻,在高台的下方,有一条巨大的龙静静躺在水底。

那条龙是活着的。金鳞闪烁,躯体逶迤数百里,呼出的气息在水底回旋,仿佛一阵小小的旋风。然而,它的呼吸却是时断时续,接近枯竭。

那是一条垂死的龙,在这里静静等待转生已经一百多年。

这一世的龙神已经存在了九千多年。八千年前,它为了守护海国,曾经和云荒大陆上的星尊大帝血战。九百年前,它又带领着族人逃脱陆上人的奴役,回归碧落海。

然而,即便是这样深受爱戴的神灵,也须面对万年一换形的大限。

那个鲛人礼敬如意珠完毕,便转身走过去,恭谨地将手按在金色的鳞片上,屈膝对那庞然大物禀告:“龙神,原谅我打扰了您的长眠。”

海底忽然出现了一阵悠远的低吟。龙似乎暂时醒了,满身金鳞翕动,水底仿佛有千万星辰浮动。随着龙的呻吟辗转,整片海域都在微微荡漾,隐隐有沸腾的迹象。它的每片金鳞足足有十丈方圆,大得如同一面墙壁,光可鉴人。然而奇怪的是,那面“墙”上却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痕,似在由内而外一寸寸地碎裂,是崩溃的前兆。

“龙神,很痛苦吧?云浮城中的天人尚有五衰,龙族亦无法摆脱。”那个人低声祷告,“不久您就能从这个衰朽的躯壳里解脱,获得新生。但在这个过程里,为了子民,请您尽量忍受。因为您只要一怒便能令七海翻腾,覆灭国家。”

他的声音有奇异的魔力,仿佛可以和神灵沟通。

垂死的蛟龙渐渐恢复了平静,不再挣扎,只有沉重迟缓的呼吸声响彻海底,仿佛旋风来了又去。金鳞破裂,龙血流入海水里,奇怪的是却并不弥散,反而凝结成如同珠子一样的殷红颗粒,铮然掉落在冰冷的海底。

“龙神,”那个人低声,“时辰又到了,同伴们在召唤我——”

他对着龙神抬起左手,掌心里骤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命轮!

那个命轮浮凸在他苍白得几乎透明的手心上,不知道是文上去的还是画上去的,栩栩如生。那个纯金色的命轮共分六格,中心镶嵌着蓝色的宝石,从皮肤下透出四射的光芒,居然在那个人的掌心活了一样缓缓转动!

看到那个光轮,垂死的龙神陡然睁开了眼睛!

“龙,您看,命轮已经重新开始转动了,”那个人低声禀告,“我必须去到那里,和同伴联手遏制破军,否则云荒将会陷入大乱。”

一个声音从神龛上的如意珠里发出,低沉悠远,响彻了整个龙冢。

“尽管去吧……千年之前,云荒之命运便与海国息息相关。九百年大限到来之日,世当有王者兴,更有大难起。沧海横流之时,尔等更需相互守望,共守命轮。”

“多谢龙神准许。”鲛人单膝下跪,将手按在龙鳞上,低声说,“接下来就让暗鳕陪伴您吧,我会在一年后回到这里,一定赶在您尚未开始换形之前归位。”

龙微微颔首,将眼睛闭起,很快又陷入了沉寂。

“告退了。”他低声,足尖一点,从万丈深的海底浮出,宛如一道轻烟般飞速上升。

他无声无息地浮出海面,头顶正是原先静坐的那一块巨大浮冰。从裂缝里仰头看去,在那琉璃一样透明的百尺坚冰中心,居然封冻着一把黑色的剑!


前言/序言

序章


漆黑无月的夜里,星辰分外耀眼,仿佛天穹里有无数只眼睛,在沉默地俯瞰着这片云荒大地。北斗高高悬挂在天宇,指向天地的北方。

然而,斗勺上最末的那颗星,却是暗淡的。

“星主,‘她’来了吗?”夜幕下有个声音轻问。

“快了。”旁边有人回答,望着东方的天际。

“‘他’呢?”

“也快醒了。”那人抬起头来看着北斗,屈指计算着什么,语气肃杀,“大家做好准备吧——六十年一度,双星重影的时刻就要到了!”

所有人都静静吸了一口气,黑暗里,兵刃的冷光如水一闪。

话音未落,有一片淡淡的薄云忽地飘来,笼罩了北斗。那是一颗若有若无的虚幻星,名为幽寰,是亡者的象征。它忽然出现在天宇间,落在了北斗星上,仿佛被一阵风吹着,从第一颗星开始,沿着斗勺下移。

那一刻,奇迹一般地,北斗忽然开始缓缓地旋转起来!

以北极为中轴,斗勺倒转——旋转中的七星在迅速地变暗,从贪狼、巨门到禄存、文曲、廉贞……一颗接着一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来。当武曲也熄灭后,北斗末端空缺的那个位置上,原本消失的第七星,忽然缓缓亮了起来!

“那就是破军吗?”黑暗里,有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问。

“是的,”星主低声,“凤凰,你还是第一次看到这颗暗星的爆发吧?”

北斗第七星破军,是杀破狼星系中变数最大的一颗星,意味着杀戮和毁灭。传说每三百年它便有一次猛烈的爆发,亮度甚至会超过皓月。

而九百年前,一度称霸云荒的沧流冰帝国统帅,也有着同样的称号——破军。当九百年前的神之时代结束后,随着沧流的灭亡、冰族的撤离,那颗象征着汹涌澎湃之杀戮力量的星也变得暗淡无光,仿佛沉睡了一样,任凭世间万物盛开凋零,光阴流转消逝。

然而此刻,隔了九百年,幽寰落在了破军上,宛如一层薄雾,瞬忽消失。

“小心,破军要苏醒了!”星主厉叱了一声。

当双星重影的那一瞬,仿佛有什么被唤醒了。破军星忽然间发出了闪电般耀眼的光华,照彻了天地!大漠发出了低沉的鸣动,雷声在地底由远而近滚滚而来,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奔驰,要从黑暗的地底奔腾而出,扑入阳世。

“破军焕世!”闪电般的光华里,有人低语,“‘他’要醒来了!”

沙风猎猎之中,大地忽然隆起。一座巨山在大漠上拔地而起,高达万仞。那座山在鸣动,轰然裂开了一条缝,一道金色的光从缝隙中射出,仿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光芒。

当那道光照耀到荒原上时,所有的生命在一瞬间枯萎。天地间的邪魔云集而来,簇拥着它们的魔君,俯首帖耳,咆哮如雷,方圆数百里登时笼罩在一片黑雾里,伸手不见五指,充斥着可怖而邪魅的气息。

“小心。”漫天的黑色里,星主低语提醒,“魔眼睁开,‘她’也要来了!”

侧耳细听,在呼啸的沙风里,真的有脚步声由远而近——嗒、嗒、嗒……急促的奔跑声在黑暗里响起,似乎真的有人在这个时刻出现在这片充斥了妖魅的荒原上。

天地间笼罩着一层血红色的薄雾。雾气里隐约可见一个剪影。等渐渐近了,才看出那是一个在奔跑的女子。她从狷之原的东方飞奔而来,素衣白袜,长发及腰,白色的裙裾在血雾和狂风里飞扬,宛如凌波仙子般美丽。

“来了。”黑暗里有人相互低语,声音肃杀。

那个女子在狂风血雾里奔跑,所到之处邪魔纷纷跪地避让,不敢稍加阻拦,竟然让出一条路来——她一路狂奔而来,赤着的脚上满是鲜血,然而脸上却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冥冥中召唤着,让她从天地的另一头跋涉来到这里。

地裂深处,似乎有一个声音发出一声叹息,充满了狂喜和期待。

半空中,幽寰的影子和破军星完全重合了,光芒耀眼。

那一刻,女子已经来到了离那道裂痕不足一百丈的地方。她毫不犹豫地疾奔上前,准备纵身一跃跳入那道裂痕中去!然而就在同一瞬间,数道刺眼的白光从大地的六个方位疾射而来,落地化为一道光之轮,团团将其围住!

“啊?!”那个女子看着身周那一道光轮,先是恐惧地后退,然后仿佛被什么力量驱使着,又不顾一切地往前继续闯去。然而那道光竟然活了一样随之移动,随便她左冲右突,竟然不让她逃离分毫!

那个女子无路可去,只能不顾一切地往前硬闯。然而,在撞上那一个光圈时,金色的光蓬然盛放,女子惊呼了一声,受伤般地跌倒在地上。

“不!”裂痕深处忽然响起了一个狂暴的声音。

似乎有股巨大的力量在地底转瞬凝聚,血一样的狂风席卷而来,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旋涡,逼近了那个光圈。血雾里,隐约可以看到无数的邪魔异兽在风中凝聚成形,咆哮扑来。

“是破军!各自小心!”正位上的星主厉声提醒。

当血雾扑来时,那道光圈迅速旋转,蓬然扩大,转瞬化为一个巨大的穹隆,笼罩了方圆十丈的范围——那些光来自六个点,在圈上呈放射状分布。一瞬张开的光之穹隆抵住了血雾的侵蚀,将那些汹涌扑来的邪魔击退!

“做得好!截住了!”风里有人低语,相互庆贺。

光芒熄灭后,可以看到六道影子影影绰绰地站在光圈上。

那是六个人。每人都风尘满面,似乎是万里迢迢赶来,追了很久才在这个荒凉的大漠里拦住了这个女子。这六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衣饰也不一,每个人都沉默着,眼光却锐利如鹰隼,侧脸在血雾里仿佛雕塑。其中在南方正位的那人用黑纱蒙着脸,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剪影,甚至连面目五官都分辨不出。

“好险,差一点就让她跑到破军面前去了。”一个光头的僧侣守在西南位置,松了口气,合掌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这一个可真是难对付,难怪星主都要亲自出马。”

“孔雀,别多话。下一波袭击就要来了。”那个幻影星主开口,声音也是莫辨男女,“龙,动手吧。”

“谨遵星主之命。”旁边的一个同伴扯下了风帽,回答。

那是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五官俊美,眼眸湛碧,一头蓝色的长发在狂风里猎猎而舞,竟然是一个鲛人。他默然吐了口气,缓缓从长袍底下抽出一把长剑来。剑身通体漆黑,凛冽如寒冰,剑上映照出一张俊美无俦却漠然肃杀的脸来。

他往前踏了一步,剑尖指向女子的咽喉。

仿佛知道了危险的逼近,跌倒在光圈里的女子忽然苏醒了。她惊惧地在地上缩了几步,拼命摇着头,似乎在祈求活命。那是一个只有双十年华的女子,白衣白袜,面容美丽如初雪,眉心一点朱砂痣殷红欲滴。

看到那样懵懂而恐惧的目光,仿佛受到了某种触动,鲛人的剑颤了一下。

“龙!”那个幻影短促地提醒。

鲛人一震,没有再犹豫,一步踏出,长剑如雷霆直斩向那一段柔美白皙的脖颈。少女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宿命,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居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冲破了那一道光的禁锢,朝着裂痕狂奔而去。

“小心!”星主提醒。

话音未落,一道蓝色的风掠过,鲛人闪电般追了上去,速度快得匪夷所思。他在空中几个转折,身形变幻如电,转瞬便到了那个少女的身后,一手探出,抓住了在风里飞扬的黑色长发,硬生生将女子扯了回来。另一只手横过了黑色的长剑,便是短促利落地一抹!

一剑断喉,少女连一声惨呼都没有发出,便跌落在沙漠中。

那时,她离裂痕已经只有一丈的距离。她的血飞溅在风里,有几滴悄无声息地落在了裂痕内。

裂痕里的金光发生了一阵异常的涌动,轰然大盛,居然蔓延出了地面。金光里,隐约竟然看到有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那只手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中指戴着一枚银色双翅的戒指,在空气里做了一个想抓住什么的缓慢动作。

看到那一只从大地深处伸出的手,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是破军!那个九百年前就被封印在地底的魔,居然第一次向着另一个世界探出了手!

看到破军手势的召唤,已经受了致命伤的少女仿佛被魔物附身一般,忽然用手臂撑起了身体,垂着流血的脖子,奋力朝着那只手的方向爬了过去!

“拉开她!”星主厉喝,“快!”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少女爬到了裂痕边缘,不顾一切地伸出手去。

女子那苍白的、流着血的指尖,眼看就要接触到地下深处伸出的手。然而,就在即将接触到少女手指的一瞬,那只神秘的手上所戴着的戒指忽然收紧了,勒住了刚刚抬起的左臂,仿佛一个强大无比的禁锢咒术,令那只手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是封印?”诸人惊呼起来,“后土神戒的封印!”

就是这么一阻,鲛人已经抢上前去,再度抓住了少女,将她从那道裂缝前扯开。只听轻微的刺啦一声,鲛人的手从她背部直插而入,竟然毫不留情地捏碎了她的心脏!

黑暗里,血肉在融化般消失,三魂七魄在风里消散。少女眉心那一点殷红的朱砂痣也随之消失,仿佛一滴血融于天地。

“好险,”孔雀合掌喃喃,“幸亏……”

话音未落,随着少女的死去,地底的那道裂缝里忽地爆发出了一声愤怒的狂呼,整个大漠似乎都在战栗和震动,如有雷霆在地底奔驰,滚滚而来。那道裂缝忽然间再度扩大了数倍,仿佛大地之瞳在一瞬间怒睁开来。

“龙!快退!”幻影星主厉叱。

鲛人的手指还停留在少女的心脏里,仿佛想起了什么往事,眼神里流露出了无法捉摸的悲哀。听到这个指令才回过神来,然而已经来不及退避,只感觉戾气迫人而来,光芒耀眼得令他无法视物。

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那只涌动着金光的手从裂痕里掠探而出,直击数十丈,一举刺破了鲛人胸口的衣衫,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咔的一声响。

“龙!”同伴里最年轻的女子脱口惊呼,声音战栗。

“凤凰!”星主厉叱,“守住阵式,不许擅离!”

那个鲛人没有及时退开,也来不及回剑抵御,不得不直面迎接了魔暴怒的一击。只是一击,便冲口吐出一口血来,长剑脱手飞出。然而,在那一瞬间,奇迹出现了——

那把脱手飞出去的剑并没有坠地,反而在空中一个转折,活了一样回过去,仿佛有无形的手操纵着,急斩向那道指向主人的金光!

只听一声巨大的轰鸣,金光竟然被一剑拦腰斩断。

鲛人捂住胸口踉跄而退,一直退到同伴组成的光之阵里才停住。

“你……没事吧?”凤凰急切地问。

鲛人摇了摇头,被撕裂的外袍下露出隐隐的金光——那是非金非布的奇异软甲,护住了他的心口。若非如此,他如今的下场必将和那个惨死的女子一样,被剖心裂肺横尸于地。他站回了同伴中,抬起手一招,那把黑色的长剑御风而来,有灵性一样地回转,自动跃入了他的掌心,被默默握紧。

“多谢了,紫烟。”他的手指轻抚过明珠,低低吐出一句。

剑柄上那颗紫色的明珠发出幽幽莹润的光。

星主抬头望天,手指在宽大的袍袖下迅速移动,计算着什么。头顶星的位置已经开始移动,显示着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尽管地底尚有怒声如雷,但那一道裂痕却在缓缓地闭合,光芒也渐渐暗淡。云集而来的邪魔们仿佛知道它们的主人此次依旧无法出世,开始骚动不安,纷纷散去。

“诸位,准备,”黑暗里,星主的声音再度响起,“诛魔!”

“是!”六人齐齐往外踏出一步,抬起了手,默默念动咒术。那一瞬,光之穹隆从六个人的掌心重新升起,首尾相连,变成了一个明亮的圆,渐渐无限地往外扩张,将那些涌来的邪气都包了进来!

白光。黑暗。白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汹涌的邪气被渐渐净化,抬头看去,天上那一颗幽寰已经悄无声息地从破军的位置上移开,头顶破军光芒渐暗,那一道裂痕缓缓闭合,魔消失在了狷之原上。

“阿弥陀佛……”黑暗里,孔雀低沉地宣佛号,“累死老子了。”

破军熄灭,又度一劫。

六十年前那场大难后,组织里六个成员一下子牺牲了四个,几乎是全军覆没,所以这次来的差不多都是新人。第一次参加命轮的行动,能全数诛灭七分身,的确非常不容易。连平日不露面的神秘星主都亲自参与了最后的追杀,以防万一。

仿佛是某种仪式一般,六个人团团围住了那个女子的尸体,默默合掌。僧侣的祝颂声在黑暗的大漠上响起,肃穆虔诚,如浪涛一般绵延扩散。

待大漠上完全平静下来后,星主开口了,言简意赅:“诸位,虽然有些波折,但此次的七分身终于全数诛灭。龙、凤凰、麒麟、孔雀、明鹤,辛苦你们了。此次事情已毕,那么,我们六十年后再见吧。”

话音才落,影子便消解了,一粒一粒,仿佛黑色的沙,分解、消失在风里。剩下的五人站在原地,看着星主就这样消失。数百年来,他们的首领从来不曾真正地出现过。每次来到云荒的只不过是一个幻影而已,谁也不知道星主的真身位于天地间的何处,是男是女,哪怕是并肩战斗的同伴。

“啧啧,不愧是老大,每次都走得那么帅!”孔雀赞叹,转过身,招呼剩下的四位同伴,“难得碰到一次,各位,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我知道附近有个……”

然而他还没说完,剩下的几个同伴沉默无语地看了一眼彼此,抬起右手手指横向按在左腕上,用奇特的姿势相互微微一礼,便飘然远去,在苍茫的夜色里背向而驰,竟是去往完全不同的方向。

只有最年轻的凤凰微微迟疑了一下,临走时回眸一顾,却终究没有说什么。

“喂!”僧侣大喊了一声,“六十年才碰一次头,不用那么急着走吧?”发现叫不住同伴们,他只能颓然回头,问最后一个还在的人,“龙,你要不要留下来喝一杯?哦,你在干吗?”

鲛人俯身看着那个死去的少女,默默地抚过对方的双眸,将怒睁的眼睛合起,动作温柔得犹如看着恋人睡去的情人。他在黑夜里凝望着这个新的牺牲者,眼神里有种奇特的哀伤,似乎神游物外。

“真是的……”孔雀嘀咕着,有些不安。自从恋人在上次行动里死后,这个家伙就变成了这样无趣的人,做什么都像是在梦游,仿佛失了魂魄。

人世爱恨如潮,昔年那个意气风发的海国翩翩少年,转瞬已经枯萎了。

这世间,有一种人能够清楚地听到来自自己内心的真正声音,并毕生以此为准则去做事,无怨无悔。这样的人,不是成了传说,就是成了疯子。

龙,就是这样的家伙吧?

“好了好了,别在这里凭吊了,”孔雀粗鲁地打断了同伴,“喝一杯去吧!”

“不,不喝了。”鲛人终于直起身来,重新拉上了风帽,淡漠地应了一句,转身在大漠中远去,一抹珠灰色的人影消失在滚滚黄沙里,只有一句话随风远远而来,“留到六十年后再喝吧,孔雀。”

“他娘的,一干完活儿,个个都跑得比兔子还快!”孔雀嘀咕着,俯身背起了女子的尸身,拖着伤腿一瘸一拐地远去,“啧啧,这个女人死得惨,回去还是替她做一场法事吧。”

黎明到来的时候,朝阳如旧升起,云荒大地光彩重生,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黑夜里那些流下的血,早已悄然消失。

黎明前,空寂之山的山脚下掠来了一抹淡淡的人影。

空寂之山位于云荒大陆的西端,高达万仞,飞鸟不渡,和东部的慕士塔格雪山遥遥相对,是传说中那些不肯转生的亡灵的住所。在千年前冰族和空桑人争夺这一片大陆的战争里,无数的空桑贵族在这里被屠杀,尸体堆满了山腹的九重地宫。虽然后来经过了光华皇帝的祭祀仪式,但千年来山上依旧草木不生,岩石多为赤红色,殷红如血。

昨夜那一场血腥的杀戮过后,黎明时分,连夜赶来的鲛人在一座坟墓前停下。

那座荒凉的墓被沙尘半掩,显得零落而寂寥。坟前的那块石碑半埋在厚厚的飞沙里,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字,下面盖着朱红色的玉玺。看落款,书写碑文的,竟然是开创当今空桑光明王朝的光华皇帝——真岚。

根据碑文的记载,在九百年前的那场决战里,墓中的空桑女剑圣慕湮为了天下苍生,亲自出手封印了冰族统帅——那个号称是破坏神转世的破军少帅云焕。那一战后,失去了魔一样强大的统帅,冰族大军溃败,终于被空桑和海国联手逐出了云荒。

那是扭转乾坤的一战,辉煌夺目,载入了史册。

石碑的正面刻着光华皇帝御笔书写的铭文,背后却用浅浮雕刻了一幅《剑圣诛魔图》,描绘着那辉煌的一瞬:九百年前,云荒大地上的战争已经进入最后关头,暗夜中百万雄师对峙。在一片血和火之中,空桑女剑圣白衣执剑,御风而来,一剑刺入了冰族统帅的心口。

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凝固成传说。

雕刻师将那宏大的场景描绘得栩栩如生,那一瞬间所有的细节都凝固了,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历历在目:剑圣慕湮在一剑得手后却殊无喜悦,面容宁静而苍白。破军少帅坐在座驾迦楼罗金翅鸟上,被一连五剑刺穿心口。那五剑首尾相连,在心脏上刻下了一个五芒星的符号,他心口的血顺着光剑滴落,一滴滴落在剑圣的手上,殷红刺目。

所有的表情和细节都栩栩如生。那样凝固的一瞬,包含着无数无法言说的剧烈的感情,漫长得仿佛是永恒。每次他看到这幅图画,便不由得被其中蕴涵的强烈情绪所冲击,微微窒息。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没有人知道这座坟墓里究竟埋葬了怎样的传奇。几个轮回以来,这座古墓又是怎样牵引着宿命的线,让无数人的命运在百年后还被深深地羁绊。

自从那场旷世之战后,神的时代已经结束。

冰族沧流帝国被推翻,鲛人回归碧落海国,空桑人重新统治了云荒。九百多年光阴荏苒,世人或许还记得空桑的开国皇帝真岚,记得一年一度化为海潮来到云荒的海皇苏摩,记得后来封疆列土的六位王者。

然而,又有谁还记得那个曾在乱世力挽狂澜的空桑女剑圣?她的一生默默无闻,在九天之上魂飞魄散、化为尘土洒落大地时,甚至连一座衣冠冢都不曾留下。

鲛人抬起手轻抚古碑,眼神复杂地变幻着。

一夜恶战方休,剑上的血还没有干,方才最后一个死去的女子的模样在眼前晃动——眉心那一点朱砂痣是如此殷红刺目,仿佛是从颅脑里透出的血痕。六十年前,当紫烟的心脏在自己手里 被捏碎时,流在自己手上的血,也是这样滚热吧?即便经历了漫长的极地冰封岁月,也无法减缓他心里那种烈火灼烧般的痛楚。

转眼已经是一个轮回过去了。紫烟,紫烟……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侧看着我,昨夜生死一线的时候,一定也是你从魔的手里将我救出。

可是,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你从来不肯出来见我呢?

他手指轻抚身边黑色的长剑,那一颗镶嵌其中的淡紫色明珠温润而晶莹,在晨曦里和他默默对视。沉默许久,仿佛再也无法承受,他忽然间跪倒在墓前,深深弯下腰去,用额头抵住了石碑,双肩微微颤抖。

数百年来,命轮不曾停止地旋转着,每转过一格,便有更多的血和牺牲者出现。他们这些人在做的一切,究竟是墓中女剑圣所希望的抑或是她不愿见到的?

六十年前,他亲手杀了紫烟;六十年后,牺牲者却还是层出不穷!

这六合之间,又有什么可以斩断那一条血的锁链呢?

年轻的鲛人跪倒在黎明的晨曦里,久久不起。

黑暗远去,黎明降临。正如六十年来的每一日一样,太阳照旧升起,淡薄的绯红色晨曦照在古墓上,映着这座记载着风云历史的石碑,温暖而冰冷。这种温暖,那些死去的灵魂和活着的死灵魂,能够感受到吗?


规格参数

品牌 京东图书
出版时间 2015-08-01
品牌属地 中国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语言 中文
ISBN 9787550241046
版次 1
页数 1632
印刷时间 2015-08-01
包装 平装
著者 沧月
用纸 轻型纸

免责声明

产品价格、包装、规格等信息如有调整,恕不另行通知。我们尽量做到及时更新产品信息,但请以收到实物为准。使用产品前,请始终阅读产品随附的标签、警告及说明。

查看详情
由 京东图书 销售
{{ __("Ship to :shippingDist", {shippingDist: shippingDist}) }}
{{ __("Ship to United States only") }}
满$69免运费
正品保证

已加入购物车

继续逛逛

为你推荐

{{ item.brand_name }}

{{ item.item_name }}

{{ item.currency }}{{ item.market_price }}

{{ item.currency }}{{ item.unit_price }}

{{ item.currency }}{{ item.unit_price }}

优惠券

{{ coupon.coupon_name_new | formatCurrency }}
领取 已领取 已领完
{{ getCouponDescStr(coupon) }}
{{ coupon.use_time_desc }}
即将过期: {{ formatTime(coupon.use_end_time) }}

分享给好友

取消

亚米礼卡专享价

使用礼卡支付即可获得礼卡专享价

规则说明

礼卡专享价是部分商品拥有的特殊优惠价格;

购买礼卡专享价商品时,若在结算时使用电子礼卡抵扣支付,且礼卡余额足够支付订单中所有礼卡专享价商品的专享价总和,则可以启用礼卡专享价;

不使用礼卡支付,或礼卡余额不满足上一条所述要求时,将无法启用礼卡专享价,按照普通售价计算,但您仍然可以购买这些商品;

在购买礼卡专享价商品时,若余额不足,可以在购物车或结算页中点击“充值”按钮对礼卡进行购买和充值;

商品若拥有礼卡专享价,会显示“专享”的特殊价格标记;

如有疑问,请随时联系客服;

礼卡专享价相关规则最终解释权归亚米所有。

由 亚米 销售

服务保障

yamibuy 满$49免运费
yamibuy 无忧退换
yamibuy 从美国发货

配送信息

  • 美国48个州

    1.标准配送 $5.99,最终价满$49免运费

    2. 本地配送 $5.99 (加州洛杉矶、圣迭戈、橙县的大部分区域),最终价满$49免运费

  • 阿拉斯加/夏威夷

    UALASKA/HAWAII $19.99 (10磅以下)

退换政策

亚米网希望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最优秀的售后服务,让所有人都能放心在亚米购物。亚米自营商品在满足退换货条件的情况下,可在收到包裹的30天之内退换商品(食品因商品质量问题7天内可退换,其他特殊商品需联系客服咨询)。

查看详情

由 亚米 销售

亚米电子礼品卡使用规则

若购买时选择自动充值,订单完成后礼卡将自动充值到您的账户中;

若购买时选择发送邮件,订单完成后系统将自动发送卡号和密码到您填写的邮箱;

发送邮件时,任何用户均可使用邮件中的卡号密码进行礼卡充值,请妥善保管邮件信息。

如接收邮件遇到问题,请联系客服处理;

发送邮件时,若礼卡没有被兑换,可以补发邮件。若已经被其他用户兑换,则无法补偿;

亚米网电子礼卡可用于购买自营或第三方商品;

亚米网电子礼卡没有有效期限制,长期有效;

亚米网电子礼卡的金额,可分多次使用;

亚米网电子礼卡业务规则,最终解释权归亚米网所有。

退换政策

已消费的电子礼卡不支持退款。

由 京东图书 销售

服务保障

yamibuy 满$49免运费
yamibuy 最优售后
yamibuy 美国本土发货

配送信息

  • 美国48个州

    1.标准配送 $5.99,最终价满$49免运费

    2.本地配送 $5.99 (加州洛杉矶、圣迭戈、橙县的大部分区域),最终价满$49免运费

  • 阿拉斯加/夏威夷

    ALASKA/HAWAII $19.99 (10磅以下)

退换政策

提供30天内退还保障。产品需全新未使用原包装内,并附有购买凭据。产品质量问题、或错发漏发等,由商家造成的失误,将进行补发,或退款处理。其它原因需退货费用由客户自行承担。

由 京东图书 销售

服务保障

yamibuy 跨店满$69免运费
yamibuy 30天退换保障

亚米-中国集运仓

由亚米从中国精选并集合各大优秀店铺的商品至亚米中国整合中心,合并包裹后将一次合包跨国邮寄至您的地址。跨店铺包邮门槛低至$69。您将在多商家集合提供的广泛选品中选购商品,轻松享受跨店铺包邮后的低邮费。

退换政策

提供30天内退换保障。产品需在全新未使用的原包装内,并附有购买凭据。产品质量问题、错发、或漏发等由商家造成的失误,将进行退款处理。其它原因造成的退换货邮费客户将需要自行承担。由于所有商品均长途跋涉,偶有简易外包压磨等但不涉及内部质量问题者,不予退换。

配送信息

亚米中国集运 Consolidated Shipping 运费$9.99(订单满$69 包邮)

下单后2个工作日中国商家发货,所有包裹抵达亚米中国整合中心(除特别情况及中国境内个别法定节假日外)会合并包裹后通过UPS发往美国。UPS从中国发货后到美国境内的平均时间为10个工作日左右,根据直发单号可随时跟踪查询。受疫情影响,目前物流可能延迟5天左右。包裹需要客人签收。如未签收,客人须承担包裹丢失风险。

由 京东图书 销售

服务保障

满$69免运费
正品保证

配送信息

Yami Consolidated Shipping 运费$9.99(订单满$69包邮)


下单后1-2个工作日内发货。 物流时效预计7-15个工作日。 如遇清关,交货时间将延长3-7天。 最终收货日期以邮政公司信息为准。

积分规则

不参加任何折扣活动以及亚米会员积分制度。

退换政策

提供30天内退还保障。产品需全新未使用原包装内,并附有购买凭据。产品质量问题、或错发漏发等,由商家造成的失误,将进行补发,或退款处理。其它原因需退货费用由客户自行承担。

Yamibuy

下载亚米应用

返回顶部

为你推荐

品牌故事

京东图书

评论{{'('+ commentList.posts_count + ')'}}

分享你的感受,帮助更多用户做出选择。

写评论
{{ totalRating }} 写评论
  • {{i}}星 {{i}}星 {{ parseInt(commentRatingList[i]) }}%
查看全部
全部 已购买 照片
Yamibuy Yamibuy
{{ comment.user_name }}

{{ showTranslate(comment) }}收起

{{ strLimit(comment,800) }}查看全部

Show Original

{{ comment.content }}

Yamibuy
查看更多

{{ formatTime(comment.in_dtm) }} 已购买 {{groupData}}

{{ comment.likes_count }} {{ comment.likes_count }} {{ comment.reply_count }} {{comment.in_user==uid ? __('Delete') : __('Report')}}
Yamibuy Yamibuy
{{ comment.user_name }}

{{ showTranslate(comment) }}收起

{{ strLimit(comment,800) }}查看全部

Show Original

{{ comment.content }}

Yamibuy
查看更多

{{ formatTime(comment.in_dtm) }} 已购买 {{groupData}}

{{ comment.likes_count }} {{ comment.likes_count }} {{ comment.reply_count }} {{comment.in_user==uid ? __('Delete') : __('Report')}}

暂无符合条件的评论

评论详情

Yamibuy Yamibuy

{{ showTranslate(commentDetails) }}收起

{{ strLimit(commentDetails,800) }}查看全部

Show Original

{{ commentDetails.content }}

Yamibuy
查看更多

{{ formatTime(commentDetails.in_dtm) }} 已购买 {{groupData}}

{{ commentDetails.likes_count }} {{ commentDetails.likes_count }} {{ commentDetails.reply_count }} {{commentDetails.in_user==uid ? __('Delete') : __('Report')}}

请输入内容

回复{{'(' + replyList.length + ')'}}

Yamibuy Yamibuy

{{ showTranslate(reply) }}收起

{{ strLimit(reply,800) }}查看全部

Show Original

{{ reply.reply_content }}

{{ formatTime(reply.reply_in_dtm) }}

{{ reply.reply_likes_count }} {{ reply.reply_likes_count }} {{ reply.reply_reply_count }} {{reply.reply_in_user==uid ? __('Delete') : __('Report')}}

请输入内容

取消

End

发表评论
商品评分

请输入评论

  • 一个好的昵称,会让你的评论更受欢迎!
  • 修改了这里的昵称,个人资料中的昵称也将被修改。
感谢你的评论
你的好评可以帮助我们的社区发现更好的亚洲商品。

举报

取消

确认删除该评论吗?

取消

京东图书

查看全部
京东图书

人间失格

1
$18.07
京东图书 销售
京东图书

小婴孩:早识300字

2
$15.59
京东图书 销售
京东图书

IDA Pro权威指南(第2版)

$38.96
京东图书 销售
京东图书

沙丘

$38.06
京东图书 销售
京东图书

人与自然·水乡篇

$30.75
京东图书 销售
京东图书

山海经(全译插图典藏版)

$34.02
京东图书 销售

为你推荐

历史浏览

品牌故事

京东图书

{{email ? __('Got it!') : __('Restock Alert')}}

我们将在商品到货后第一时间通知你。

取消